【人人都能写电影】哦!开普勒星人(别传)

摘要: 你是不是喜欢上某个女孩了?你这个剧本是为她而写的?

 

(正在钛媒体上连载大热的科幻小说《开普勒星人》,也引发了不少科幻迷的改写热情,这不就来了一篇改写的别传,喜欢看科幻的同学们快上钛媒体“钛妹科幻”频道来守候吧)

 

主角:

陈翼:男,京都人,现为京都体育学院体育传媒专业三年级学生。喜欢玩游戏和踢足球。吃货一枚。和魏文、魏武曾经是市重点中学京都一中初中同班同学并且是他俩的死党。聪明,因沉迷游戏误了学业。文学功底不错,曾在市作文比赛中获奖。

配角:

1.       魏文:男,京都人,京都大学生物系大三学生。

2.       魏武: 京都大学物理系大三学生。魏文的孪生弟弟。喜欢踢足球。

3.       柳穿鱼:魏武女朋友,是魏武的大学同班同学。

4.       章子涵:柳穿鱼闺蜜,京都大学中文系大二学生。留一头长发,喜欢穿白色连衣裙,性格文静。

5.       陈彬:陈翼之父,九万里通信公司总工。戴一副深度近视眼镜,书呆子气十足。业余爱好练气功。

6.       邹小萌:陈翼之母,《人人都能写电影》栏目组编辑。很孩子气。喜欢看科幻小说和侦探小说。

2015年7月27日傍晚。我拧开家中的门。看到戴着厚厚眼镜片的老爸像往常一样坐在客厅一角辟出的吧台前目不转睛地看电脑。当初装修毛坯房时,梳辫子的帅哥设计师站在宽敞的客厅里比划着:“这儿!在这儿建一个吧台怎么样?”他倡议道,“想象一下一边端着红酒浅斟慢饮一边在电脑面前工作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吧!”老妈听了,两眼放光:“哇!好浪漫!就这么定了!” 男人管大事,女人管小事。通常来讲,一个家庭也发生不了什么大事。所以,我们家的事统统由老妈做主,哈哈。我家总共有两个写字台,一个在我卧室里,另一个在我老妈老爸卧室里,平常这两个写字台被我和老妈占着。身为九万里通信公司总工的老爸只能拿客厅里的吧台当写字台,他好像并未觉得委屈。不过,老爸滴酒不沾,所以这张吧台也就名不副实了。

我问老爸:“我妈呢?”

老爸没反应。

我提高嗓门又问了一遍。

老爸抬起头,朝厨房努努嘴。

我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老妈头也不回地问:“又上哪儿疯去了?”

我上去搂住老妈的肩:“邹小萌,你难道是杨戬第二,后脑勺上长眼睛不成?”

老妈把我推开:“去去去!身上臭烘烘都是汗,快去冲个澡!

“老妈,你今天给我做了啥好吃的?”

“我做了可乐鸡翅,还蒸了海蟹。”

“耶!老妈万岁!”

翌日。日上三竿时,我被老妈喊醒:“太阳都晒到屁股上了!快起来!”我嘟囔道:“别搅了我的春梦!”“偏要搅!”老妈坏笑道,“你知道吗?你小时候和其他绝大多数孩子一样,死活不愿意上幼儿园。每回我把你从被窝里拽出来押解到幼儿园,你都哭得昏天黑地。我一直干媒体,虽然这个职业不用坐班,但经常要熬夜赶稿子,周末就需要补补觉。你这个臭小子发现了这一点,礼拜六、礼拜天起床后就赶紧跑来掀我的被子,掀完后咯咯笑着逃开。搞得我哭笑不得。”“原来你是要报复我啊!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耿耿于怀,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老妈作势打我,我闪了一下。她替我带上卧室的门。我翻个身,继续睡我的大头觉。

我美美地睡了个够。然后爬起来玩游戏。也不知玩了多久,我的肚子开始咕咕叫。这时,我才发现天色已擦黑。我走出自己的房间,看到老爸已回来了,坐在老位置上盯着电脑,嘴里还自言自语:“有意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问他:“我妈呢?”老爸答:“她给我打过电话了,说晚上临时加班。吃饭问题让我们自己解决。”

我到厨房拉开冰箱,空空如也。只好给自己和老爸各泡了一包康师傅方便面。这是我家的常备食品。老妈不在的日子,我俩的胃遭受到的待遇和万恶的旧社会童养媳的待遇毫无二致。我把方便面递给老爸,我俩面对面坐着吃。不晓得为什么,我觉得方便面吃得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期间,我俩一句话也没说。

吃完后,我又一头扎进自己的屋子继续酣战。老妈回来了。她对又让我和老爸吃方便面表示歉意,还说最近他们《人人都能写电影》栏目组要征集一部科幻剧。我嘴里嗯嗯嗯地应着,听得不甚分明,始终没有停下手中的鼠标。“陈翼!”我冷不丁被吓一跳。老妈平素很少用如此严肃的口吻和我说话。我退出了游戏。老妈叹了口气,“你原来成绩和魏文、魏武不相上下,就是沉溺在游戏中不能自拔,成绩才一落千丈。结果他俩进了全国最好的大学,而你只考上二本,而且是对文化课要求不高的体育学院。我不是不允许你娱乐,但你早就是个成年人了,不能总是这么缺乏自制力。”我低下了头。片刻后,我不敢看老妈,依旧低着头问她:“我明天下午可以和魏武去他们京都大学踢足球吗?我前两天已经跟他约好了。”“既然答应人家了就不要食言。再说了,总比你从早到晚一动不动地坐着玩游戏强。但有一点你要注意,最近天气特别闷热,不要踢得太久,免得中暑。”“知道了,老妈。”我老老实实回答,还咬了咬下嘴唇,心想,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一定让老妈和老爸倍感失望吧。

我和魏武等人踢完足球时,浑身都湿透了。大家陆续散了,我和魏武走在最后。“最近京都的天气有些反常,怎么像我们老家杭州的梅雨天?闷死人了!”我撩起背心擦着脸,突然眼前一阵眩晕,失去了意识。

我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颗大树底下,额头上敷着一块湿毛巾。

“醒了醒了!他醒了!”我的眼前隐约晃动着三张脸,一张显然是魏武的,一张似乎是他女朋友、也是他大学同班同学柳穿鱼的,还有一张脸我应该没见过,是一个女孩的,他们的声音中掩藏不住惊喜。

魏武扶着我坐起来:“你中暑了!在这儿休息一会儿。”他扭头对女朋友说,“把你俩刚才买来的藿香正气丸递给我。”魏武又替我旋开矿泉水瓶盖,让我把药吃下去。

“我刚才担心坏了!我还从没遇到过别人中暑,一时不知所措,所以立马给柳穿鱼打电话。她正和她闺蜜章子涵在学校边上逛街,她这方面也没经验,一听也慌了。好在章子涵很镇静,接过柳穿鱼的电话对我实施遥控指挥,让我一是把你架到阴凉的地方;二是打电话找人送一桶水和一块毛巾过来,给你冷敷;三是掐你的人中。章子涵说解暑药里藿香正气丸效果较好,买药的任务交给他们。”

此时我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听了魏武的话,便打量起眼前这位名叫章子涵的陌生女孩:她身着一袭看上去质地薄软的白色短袖连衣裙,连衣裙的前片下方印着一朵粉色的莲花;一头乌黑的长发瀑布般披散着;脸上长着一对干净的眸子,宛如一眼能望到底的清澈的湖水。我觉得她是那种在芸芸众生中一眼瞥见就再也无法把目光移开的人。不不不!她和我们不同,她不是人而是神。我笃信,她是从敦煌壁画上走下来的衣袂飘飘的飞天女神,她是观音娘娘在人世间最美的化身。

我正在那儿胡思乱想,魏武捅捅我说:“哥们,你怎么也不感谢你的救命恩人!”

我如梦初醒,轻声对她说了声谢谢。她莞尔一笑:“不客气!”

“他是我男朋友的死党,初中同班同学,叫陈翼,不过和中共元老陈毅不重名,他的翼是比翼双飞的翼。” 柳穿鱼先把我介绍给她闺蜜,然后挽着章子涵的胳膊对我说道,“这是我闺蜜,叫章子涵,前面两个字和章子怡一样,最后一个字是涵养的涵。”

我和章子涵就这么认识了。

回家的路上我有些犯迷糊,地铁坐过好几站才发觉。

章子涵的形象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回到家后,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给魏武发了条微信,让他侧面打听一下章子涵有无男朋友并且再三叮嘱此事不能让章子涵知道,我请他尽快回复我。魏武真够哥们,他很快就回了,说人家还名花无主呢,并补充分析对方可能是要求高吧。我听了,喜忧参半。

吃晚饭时,我扒着米饭,突然想起一句歌词:“老婆老婆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章子涵于我,恰似夏天的哈根达斯冰激凌,秋天的阳澄湖大闸蟹,冬天的海底捞火锅,春天的油焖春笋。我真希冀能独自品味她一辈子。“可是,她对我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一念至此,悲从中来。

老妈见我神情恍惚,关切地问我怎么了。我不想让她担心,就跟她说没什么。“那我就到房间里去看《开普勒星人》的稿子了。尽管我们的征集活动才开始,投稿的人十分踊跃。”老妈说。“等一等!”我猛地清了清嗓子说,“老妈,你跟我讲讲和你们这次征稿相关的所有的事。”我这句话出乎老妈的预料,她问:“你也想加入写剧本的行列?”我说:“你先讲讲吧。”老妈告诉我,最近,美国宇航局发现了一颗类地球,名为开普勒星,钛媒体影视与华谊兄弟合作的《人人都能写电影》栏目想以此为契机征稿,拍摄我们自己的科幻巨制,填补国内空白。我的心动了一下。如果我的作品能够从众多的稿件中胜出并最终搬上屏幕,我的才华或许就能得到章子涵的认可,我就能俘获她的芳心。

“老妈,我打算试一试。”

“你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

“你说我整天只知道玩,我就务一回正业给你看呀。”我狡黠地回答。

“你有信心?”老妈心存疑虑。

“你忘了?我高中时在全市作文比赛上拿过奖,有一定的文字功底。”

“儿子,你中学学的是文科。科幻剧不比别的剧本,不可以瞎编,写起来恐怕没你想象得那么容易。”

“我知道。”

“知道就好。老妈鼓励你大胆尝试。我认为作品只要做到既不犯常识性错误,又未被证伪的,一律可以写。”

“嗯。我会上网查;必要时也会向老爸、魏文、魏武请教。”

“Duang!”说准备就准备。

我首先问度娘开普勒星的基本情况。度娘告诉我,NASA、即美国宇航局称,开普勒452b(以下简称开普勒星)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与地球最相似的一颗系外行星”,与地球相似指数达到0.98。它的直径约比地球大60%;它到其恒星的距离以及它围绕其恒星的公转周期也酷似地球,公转周期是385天;人类预测到它的表面环境(岩石构成)等等都与地球十分相近。甚至连它围绕的那颗恒星,也和咱们太阳系的太阳差不多大小和温度。开普勒星距离地球1400光年。

针对开普勒星的基本情况,我开始绞尽脑汁进行构思。为此,好几个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总算有了大致的设想。

我逮住老妈的空隙,对她说:“我想和你谈谈我的剧本。”

老妈不无忧虑地看着我:“你这几天晚上是不是没睡好?眼圈都黑了。你呀!也别太拼命!“

我知道,虽然老妈恨铁不成钢,其实很心疼我。我的鼻子有些发酸,点点头,讲起来:“……“

老妈仔细听完我的讲述,提了不少良好的建议:“……“

我嬉皮笑脸地对老妈说:“老妈,军功章中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老妈白了我一眼:“少来!“

我又花了许多时间上网查了大量资料,重点涉及无线通信,DNA和基因,能量等。感觉这些内容太高大上,令我有些云里雾里。我使劲揉揉太阳穴:“看来的确得向周围人请教。“

我首先向老爸求助。老爸坚持练空劲气功已经有数十年了,我很佩服他的毅力。他说他之所以练空劲气功,是因为它无需意念,不容易走火入魔。老爸做事很稳健。我耐心地在一旁等老爸做完最后一个动作——收势,对他说:“老爸,我有一些问题想向你请教。”

老爸显得很高兴:“你尽管问,只要是我能回答的。”

“网上说无线通信的原理是用基站发射无线电波,经过传播,用手机接收无线电波并取出信号将之放大,使手机消费者能够听到。对吗?”

老爸扶了扶眼镜:“对。”

“魏文、魏武他们这对双胞胎经常会产生心灵感应,道理是不是相仿?”

“没错。我觉得他俩就是两个频率几乎相等的生物场。一个人可以看做是基站,另一个人可以看做是手机。”

“中学物理老师说,能量在传播过程中会有所损失。我想这就是基站有一定的覆盖范围的原因,是吧?”

老爸赞许地看了我一眼:“儿子还真有点钻研精神!”

“老爸,那一个基站能覆盖多远呢?”

“基站传播距离和频率有关。频率越低,传播越远。现在的科学技术呈指数级发展,我相信以后无线通信的传输距离之遥远绝非我们目前能想象。”

我还从来没有一次和老爸说上那么多话呢!我首度发现,谈论起专业知识,老爸竟然也口若悬河。

紧接着,一个名为开普勒星创作组的微信群应运而生。我自封为组长,组员包括老爸陈彬、老妈邹小萌、京都大学生物系三年级学生魏文、京都大学物理系三年级学生魏武。

我和双胞胎在群里展开了积极的互动,老爸和老妈主要当倾听者。

我@魏武:“何种能量体积小,威力大?”

魏武@我:“核能。”

我重新回到网上去查。了解到核能分两种,一种是核裂变,一种是核聚变。就当前的应用来讲,常用的裂变有铀,钚等的裂变,常用的聚变一般是指氘和氚聚变成氦的过程。从控制的角度来讲,区别是,裂变容易控制和引发,而聚变不容易控制,需要上亿度的高温。 从环境的角度来讲,区别是,裂变产生大量辐射,更加污染环境,而聚变相比较就要好很多。   

我@魏武:“你认为哪种核能更可行?”

魏武@我:“我现在读的专业就是磁约束受控核聚变,目的是让核聚变反应可控。”我听了,有种天助我的感觉。

魏武还说,目前世界上最有希望实现的核聚变装置叫托卡马克,体积很大。我联想到图灵在二战时发明的计算机雏形,体积庞大,运算速度慢。从那时到现在只过去了区区几十年,计算机技术却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人类的科技真是日新月异。

我同样缠上了魏文,问这问那。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回答。

虽然做了那么多功课,我觉得要完成这部科幻剧本,还有不少地方需要深入探讨。微信平台还是欠缺一些。我就把4个组员召集起来到巫山烤鱼店聚餐,边吃边聊,一直吃到餐馆打烊。至于买单嘛,当然是老爸啰!

离《开普勒星人》的截稿日期只剩下两天了。我心急如焚。从巫山烤鱼店回来,就开始挑灯夜战。为了避免犯困,我给自己泡了杯雀巢速溶咖啡。

故事的情节徐徐展开:开普勒星是一颗比人类古老得多得多的类地球。开普勒星人的智商远高于地球人,接近于神。因为开普勒星球已进入暮年,行将毁灭,该星球上的人一直在苦苦寻找出路。公元615年,开普勒星人攻克了一系列难题,拟派一对科学家夫妇造访他们早已发现的预计可供他们迁移的对象——地球,评估迁徙的可能性。当时,这对夫妇的女儿很小,才半岁左右。夫妇俩舍不得离开幼女,决定让女儿同行。由于开普勒星和地球极为类似,至少从外表看,开普勒星人和地球人如出一辙,所以,他们光顾地球不会被识破是外星人。他们仨被冷冻后,放入光子船。光子船中还放入了大量核物质“乒”和“乓”以及核聚变装置,以便驱动光子船。机器人驾驶着该船经过1400年的飞行,逼近地球。科学家和他们的女儿在机器人的操作下复苏。然而,就在飞船即将着陆在地球上的莲花市时,不幸发生了,飞船因故障起火。爆炸前一刹那,科学家夫妇奋力把女儿抛到地球上,自己却没来得及从飞船上逃生……

老妈推开我的卧室门:“我起来上厕所,发现你屋里的灯还亮着。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多了!你必须睡一会儿!”她把我的电脑暂时没收了。这时,我感到自己的眼皮有些沉重,懒得洗漱,倒头就睡了。

早晨7点零一点,我从床上跳将起来。看见老妈在写字台上给我留了一张纸条:“今天单位要开一天会,我走了。冰箱里的酸奶和面包可以当早餐。中餐我为你准备了凉拌黄瓜,红烧豆腐和香肠蒸蛋。凉拌黄瓜吃前把汁滤掉一些;后面两个菜和昨天的冷饭记得在微波炉里热一热再吃。”我的心一阵温暖。

吃完早餐,我继续码字,内容大致是:这个不幸又幸运的来自外星球的女婴不久被该市许清夫妇拾到并收养。赵灵儿有严重的心脏病,怀孕生产有生命危险,故而夫妻商量好不冒险。许清夫妇替女婴取名许天赐,感谢上苍的恩赐。他们视许天赐如己出。为了不让孩子的心灵受到伤害,他们一直向许天赐隐瞒她的身世。18年后,这位聪慧过人的女孩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龙华大学。20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闺蜜王无隅的男友罗克胜的哥们陈震。陈震对许天赐一见钟情……

“陈翼!你怎么连中饭都没吃!”老妈大吼一声,吓得我一激灵。可不?下午6点多了,她都下班了。奇怪,一整天,我居然没感到饿。

“老妈是过来人,你是不是喜欢上某个女孩了?你这个剧本是为她而写的,对吧?”老妈目光犀利地看着我。

我不吭声。这就算是默认了。

“不管你写的剧本能否脱颖而出,不管你能否赢得女孩的青睐,只要你尽力了,在老妈老爸的眼里,你永远是最棒的!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身体垮了,什么都没有了。先吃饭去吧。”

我乖乖地跟着老妈去餐厅吃饭。

吃完饭,我决定挤出一点时间到小区的健身房去活动一下身体。因为我发现,长时间持续写作使得我的大脑运转速度下降。文武之道,一张一弛。

夜阑人静。我浓墨重彩地描写陈震和许天赐邂逅的一幕。我把自己和章子涵代入剧本,写了陈震克服重重困难完成了剧本,并且获得了《来吧!写电影》栏目组的好评,与栏目组顺利签下合约,不久,剧本将被搬上屏幕。我写啊写,一直写到第二天。我在剧本最后这样写道:为了庆祝胜利,陈震叫上哥们——双胞胎兄弟罗克奇、罗克胜,王无隅和许天赐在一家卡拉OK厅里唱歌。许天赐举起一杯啤酒对陈震说:“祝贺你!”陈震回答:“谢谢!”王无隅对陈震挤挤眼说:“你今天面子真大!天赐从来不喝酒的。”也许是酒精起作用了,陈震感觉有点醉。他问许天赐:“可以加你微信吗?”许天赐嘴角往上一扬:“可以。”此时此刻,奇迹诞生了!陈震感到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吸力牵引着,瞬间被拉扯到许天赐身边,嘴唇牢牢地贴在许天赐的唇上。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许天赐本人。

全剧终。我长长地舒了口气。我终于赶在最后时刻完成了剧本。我没有让老妈打招呼,我要凭自己的实力参与竞争。我把剧本发了出去。邮件刚发送成功,我颓然倒在写字台上,不省人事。

我醒来时,见自己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床边坐着老妈和老爸。看到我醒了,他俩喜出望外。我从老妈嘴里得知,我昏迷了整整24个小时。送进医院时发着高烧,神志不清。她和老爸简直吓死了!但医生听她讲了我的近况,安慰她说十有八九是我劳累过度,免疫力下降导致的,给我输了液。幸亏老天保佑!

“魏文、魏武、柳穿鱼和章子涵现在在监护室门外候着。因为监护室里不允许太多人陪。柳穿鱼把你写的剧本给她看了。你想不想让她进来说几句话?”哦!章——子——涵!老妈真是善解人意。

我吃力地颔首。

“不过要少说几句。你的身体还十分虚弱。”

章子涵进来了,她仿佛憔悴了许多,眼里闪着泪光。她把她柔软的手覆盖在我的手上,轻言细语:“什么也别说了!好好休息!”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杂乱无章的梦。一会儿梦见老妈老爸把我从一个恐龙蛋壳里捡回家。一会儿梦见两个人在对话。甲说:我们这儿“神马”快消耗殆尽了,离开它,我们寸步难行。当初我们派里居先生和里居夫人去地球考察,就是想看看地球上有无这种物质。有的话,可以设法搬运一些过来。遗憾的是他俩出了意外。不过,现在地球上有无“神马”这么重要的物质对我们来讲都无所谓了。事实证明我们完全能够在地球生存。乙说:但两个星球的人合住一个星球,人口密度太大,地球根本承受不起。甲说:既然如此,我们只有消灭地球人!乙说:你好残忍!甲说:这是无奈之举。当初我们不大肆挥霍“神马”该多好啊!一会儿,我又梦见有人给我动手术,往我的右大腿植入一块小小的芯片。

醒来后,我产生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突然,我摸着左手臂上的一个小疤,脑中电闪雷鸣!这个疤打我有记忆开始就有。

出院后,老妈老爸照例都上班去了。我从家中溜出来直奔医院。

“医生,我最近这儿有些痛。小时候我摔过一跤,把皮磕破了,是不是不小心有金属片扎进肉里了?麻烦您替我拍个片看看。”我指着左手臂那个疤对医生说。

医生痛快地给我开了单子。

在等待结果的半个小时里,我如坐针毡。

“的确有一个长方形金属片嵌在里面。”

我的脑袋“轰”地一声!

“因为嵌入时间长了,嵌得比较深。本来,如果没有不适感的话,估计问题也不大。但现在这样子,可能金属片受感染,建议你动手术。”

我拖着沉重的腿回到家。我迫不及待地要解开所有的谜底!我分别给正在上班的老妈和老爸打电话,让他们火速回家,说我有要事找他们。因为刚刚发生的晕厥事件,他俩放下手头的一切,马不停蹄地回家。

我把我做的梦以及我拍片的结果和老妈老爸和盘托出。他们瞪大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

“请告诉我,我究竟是不是你们亲生的?我有权知道真相。”

老爸沉吟半晌:“你的确是我们领养的。”

“那你们为什么自己不生呢?”

“你妈生第一个孩子前,孩子脐带绕脖死了。从此,她无法怀孕。是你,给我们带来无穷的快乐。没想到,你竟然是外星人!”

直到此时,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地傻!其实,这件事早就露出了端倪,只是被我忽略掉了。我从未见过自己的满月照和百日照。我问过老妈,她说不小心搞丢了。她和老爸含在嘴里怕我化了,捧在手上怕我冻了,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随便乱放呢?

我要感谢章子涵。这一次,是爱情的力量激发了我的生物场,使我明了一切。

我走上去,分别和老妈老爸紧紧地拥抱了一下。我郑重地告诉他俩:我爱开普勒星人,也爱地球人。我会和开普勒星球上的人沟通,充当两个星球间的和平使者。考虑到事关重大,我叮嘱他们守口如瓶,他们一口答应了。

入夜。我思忖着如何与开普勒星人建立正式的联系方式,因为之前的梦境只是潜意识里的东西,偶尔才会冒出来。我想起马云和他的领导团队经常倒立着看世界,就觉得我这个外星人也许倒立着就能给开普勒星人发信号。我试了试,压根不灵。我又在床上盘腿而坐,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学着老爸练气功的样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肚脐眼上。仍旧不管用。我突然想到,既然他们在我的身体里植入了芯片,它肯定会在信息传递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我找出家里的针线包,选了一根最细的缝衣针,忍痛在左臂疤痕处扎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一股凉丝丝的气体从身体里跑出来,往开普勒星飞逝。这股气体抵达那儿,并且顺利地寻觅到我之前梦见的开普勒星人甲和开普勒星人乙的踪迹。

我凑上去主动和他们说话:“二位好!我就是留在地球上的你们的同类,我叫陈翼。”

俩人均有些难以置信:“当初在你身体里植入的芯片只是为了我们单方面获取你的信息并且……”俩人欲言又止,“我们之间怎么可能实现双向交流呢?”

我知道他们差点说漏嘴了,他们不仅想单方面获取我的信息,还想控制我。然而,世事难料,我铿锵道:“一切皆有可能!”

开普勒星人甲和开普勒星人乙问:“你找我们什么事?”

“我清楚你们想消灭地球人,这么做万万不可!”

“我知道,地球人抚养了你那么多年,你对他们怀着深厚的感情。但你有没有想过?开普勒星人和地球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别无选择。”甲说。

“你以为地球人这么容易对付?当他们联合起来一致对外时,你们未必赢得了他们。”“你多虑了。我们的科技水平与他们有天壤之别。”甲不以为然。

“退一万步,即便地球人无法保护自己,但目前地球人生产的核武器加起来足够毁灭地球好几遍!如果你们要实施可怕的计划,被地球人知道了,他们就会事先摧毁地球,令你们无处可去。”

“万不得已时,我们会让知道底细的人永远闭口。”甲的声音重新响起。

“哼!”我一声冷笑,“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我和他俩说,他们当初派我父母来地球,主要是想寻找开普勒星人赖以生存的物质“神马”。现在,这种物质在地球上到底是否存在尚无定论,他们就首先考虑消灭地球人,显然是错误的。我希望我们先搁置争议,希望开普勒星人不要轻举妄动,希望他俩帮助我努力去寻找“神马”。

“好主意!我赞成。你呢?”我听出来是乙在说话,他在征询甲的意见。

“可以。”甲回答。

次日,我告诉老妈老爸,我已经说服开普勒星人给我一些时间去寻找“神马”。

“你打算一个人去找?”老妈看上去很忐忑。

“是的。”

“我建议你叫上章子涵一起去。彼此有个照应。”老爸说。

“我怕她不接受我外星人的身份。何况,这次寻找将充满艰辛,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吃得消?我不能连累她。”

“儿子,她知道你的身世是早晚的事,你不应该瞒着她。真爱应该经得起考验。至于说你不想让她受罪,这个想法我觉得也有问题。你现在肩上的责任与两个星球的命运息息相关。你必须好好活着。多一个帮手多一份放心。”

老妈插话:“我听说她的妈妈是护士长,想来章子涵也比较会照顾人。”

我不得不承认,关键时刻,老爸就是我的主心骨。

京都大学陶然湖边的长椅上。章子涵和我并肩而坐。她默默地听着我的叙述,脸上掀起惊涛骇浪。讲毕,我不安地问她:“你介意我是个外星人吗?”她歪了歪脑袋反问我:“如果我俩倒个个,你会介意吗?”我会心地笑了。她说:“难怪你能够写出那个剧本!你的潜意识在启发你。“我告诉她,我一定要找到“神马”。“我正在一个媒体单位实习,我马上找个借口辞掉,跟你一起去找!”“我这样做是不是太自私了?”我问她。“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谁帮你去完成这个使命?轻视生命才是自私的表现。”章子涵把头靠到我肩上。顿时,我感觉自己像是坐在摩天轮里,而摩天轮正好在底部翻了个身。我浑身的热血往脑门上涌,一把将章子涵揽入怀里,不顾一切地吻起来……

接下来的两天,我、章子涵和老妈四处采购装备。我们买了一些矿泉水、压缩饼干和罐头;买了一顶帐篷、两个睡袋;买了一个充气筏子和两把桨、两辆折叠自行车、两根拐杖;买了洗漱用品;买了两顶矿灯、两个手电筒、若干个打火机和各种型号的电池;买了雨具和大大小小的防水袋;买了一套登山用品;买了一个药箱,里面装满常用药;买了卫生纸、卫生护垫和卫生巾。本来,卫生护垫和卫生巾是女孩的专用品,但子涵告诉我,它们还有特殊用场,她是从她母亲那儿学来的。有一次,子涵和父母出去玩,不当心摔了一跤,膝盖流血不止,她母亲取出随身携带的卫生巾,并摘下脖子上的丝巾替子涵包扎得严严实实。子涵懂得真多!我又回忆起当初她处理我中暑时的镇定自若,心生佩服。

清晨,我在一片蛙鸣声中醒来。想到今天就要远离家门,我的心中依依不舍。我看到写字台上放着一张纸条和一张信用卡。纸条上的笔迹和平常不一样,是老爸的:“儿子,你随身带上这张信用卡。密码是XXXXXX。需要用钱的时候千万别节省。照顾好自己!我们不送你了。期待着你平安归来!”也好。离别是一种肝肠寸断的感觉,我和老妈老爸都缺乏勇气面对。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和子涵相约在机场会合后出发。当她在我跟前露面时,我吃惊地发现她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已经魔术般变成了蘑菇头。

“我喜欢你留长发,你为什么把它给剪了?”

“出门在外,留长发不方便。”子涵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头发剪短了,还可以养长嘛!”

我知道她其实舍不得她的长发,她所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感动之余,我上前亲了亲她的额头:“宝贝,我们走吧!”

我和子涵一会儿坐飞机;一会儿坐火车;一会儿打开折叠车骑行;一会儿迈开双腿走路。我们飞跃山川;我们爬坡过坎。

一个月以后。我衣衫褴褛地站在家门口,手中拄着一根树枝。我敲响了久违的家门。

一张熟悉的脸庞呈现在我眼前。她困惑地看了我一眼,准备关门。

我知道她一定把我当作乞丐了。我颤声喊道:“老妈!”

她呆愣片刻:“儿子!真的是你!”然后孩子般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你怎么成这副模样了?我们最近好几天联系不上你,着急死了!”

我安慰她:“出了点状况。这不?我回来了呀!”

老妈破涕为笑:“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她又想起什么,问我:“章子涵呢?”

“她先去学校了。她可不希望你们看到她的狼狈样。”

我让老妈猜猜我有没有找到“神马”,她看了看我身上背的大葫芦,眨了眨眼睛:“你那么笨,找得到才怪呢!”

我和她大笑起来。我们都笑得嘴巴里塞得下一颗鸡蛋。据说,嘴里能塞下鸡蛋的笑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笑容。

(全文完)

本文系作者 一潭浑水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一潭浑水
一潭浑水

尽人事,听天命。

评论(4

  • 檀香沙洲 檀香沙洲 2016-03-15 13:10 via iphone

    有想象力,富有生活趣味^_^

    0
    0
    回复
  • 蝉中听禅 蝉中听禅 2016-02-04 19:18 via android

    我记得好多年前,我曾经做过一个有着非常宏大场景和背景的梦,而且我还穿越回去的(那时还没有穿越这个词),当时醒了就想,这要是拍成电影肯定能火,要故事有故事,要效果有效果,情节自认为也是跌宕起伏,后难以再入眠,我觉得要是能把好的梦都写成剧本应该会挺有意思吧。

    1
    0
    回复
  • 史涛 史涛 2016-01-11 08:41 via android

    开普勒人

    0
    0
    回复
  • zuand zuand 2016-01-10 16:27 via android

    有意思。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