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不住精英的门户春天在哪里?

摘要: 门户问题的突显不能怪罪于底层网媒人,而应归咎于整体媒体制度。媒体采编权力、运营制度不改革,在移动互联网浪潮来袭、行业垂直媒体百花齐放、视频广告额逼近门户广告时,门户危机重重。

 

今天第一天到新公司报到,刚加入了公司的QQ群简单打了声招呼,片刻过后一同事就弹小窗说:“我看到了你在钛媒体的专栏,看有没有兴趣说说这个话题?”发来一个链接,是鞭牛士对@刘春(搜狐副总裁/搜狐视频首席运营官)的一条微博的反击文章。刘春微博如下:

刘春,微博认证:搜狐副总裁、搜狐视频首席运营官,原凤凰卫视执行台长。确实蛮牛的,但翻遍他的微博你会发现出现最多的就是他的好基友@孔二狗 ,这俩人每天在微博挑逗的不亦乐乎。我关注刘春也很久了,因为他的认证资料有“搜狐视频首席运营官”,我对搜狐视频比较仰慕,觉得它的前景不错,当时很想加入,如果不关注人家COO的微博,是不是不太地道?但没把@刘春 分到我的“特别关注”组,而是分到了一周基本也不看一次的组,但却错过了他这千条难遇的好微博。于是我好奇这条微博的寿命,翻寻一看果然不见了,这是必然。

好,刘总,这样就能更好的回答您微博的咆哮了。

1.不担当。微博中说:“多大的事儿,我扛了!”试问,连一条转发数千的微博都扛不起,何以扛上亿访问量的门户网站?之前也有因为新闻的一个配图、一个标题、一个专题的“过分真实”而被辞退、被实习生,哪个互联网公司能替这充满责任感的媒体人扛起来?您敢奢望团队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视职业如命?绝大多数仅仅是混口饭吃。创业公司尚不敢保证都是精装部队,更何况鱼龙混杂的大公司?

2.传统媒体追求新闻价值的最大化,门户追求的是点击量的最大化。因为纸媒依靠内容+广告运作,而对门户而言,新闻或许仅是一个赔本赚用户量的手段,基于用户量布局盈利业务。这就决定了传统媒体人对新闻的高度负责性(个别除外),而门户编辑充当新闻传播介质的搬运工,为了尽可能的吸引眼球还要把标题修改的更暴力一些。笔者曾在地方门户网站担任编辑,每天面对严重的互联网公司KPI考核方式,对于很多新闻稿件甚至来不及看就要把标题修改掉,然后发布,甚至批量采集发布。关注的是量而非质,何以造就媒体精英?

3.苦逼的新闻搬运工。市场化运营的互联网媒体从业人员没有记者的采访资格,只得靠copy官家媒体的内容,“Ctrl+C”和“Ctrl+V”成了这个职业的象征符号,完成的只是对资讯的传播平台的迁移和简单的编辑,并没有对新闻报道的生产和深度加工。因此网络媒体工作者也以“新闻搬运工”、“码农”自嘲、自居。其实,我觉得以网编为代表的网媒人是比较苦的一个职业,既要懂互联网平台的新闻传播、事件运营,又要玩的了代码、P的了图片、做的了专题…...需要会很多很多,但这个工作的薪资却非常低,丝毫不可能有媒体人的贵族感,也没有什么追求可追求。

门户这种问题的突显,不能怪罪于底层网媒人,而应该归咎于整体的媒体制度,媒体采编权力、运营制度不改革,门户的媒体人会依旧如此。在面对移动互联网浪潮来袭,面对各行业垂直媒体百花齐放,在视频广告额逼近门户广告时,门户的危机到来了。没有媒体精英的门户春天在哪里?看媒体人的呼声能否引发自上而下的变革吧。■

本文系作者 高宗帮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高宗帮
高宗帮

中国移动基层员工,90后,偶尔码码字、发发骚、扯扯淡。微博:高宗帮,微信:gaozongbang。

评论(3

  • 古福 古福 2013-01-28 10:39 via pc

    这标题起的………

    0
    0
    回复
  • 柒烛 柒烛 2013-01-25 19:01 via weibo

    桑不起的现实 //@悦悦动心:新闻搬运工。枯燥@柒烛 @fanzli

    0
    0
    回复
  • 高宗帮 高宗帮 2013-01-25 16:20 via weibo

    刘春,刘春,能留住门户的春天吗?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