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班金山:那些从微软“买来”的金山高管们

摘要: 当你发现你的工作让你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少,你三天不上班对公司也没有任何影响的时候,你就得小心了。如果到了这种情况,就是你该离开的时候了。一定要在巅峰的时候离开,而不要在往下走的时候

去年年底,罗永浩老师曾经说过锤子要收购苹果。不过,老罗目前还只是停留在嘴皮子层面,而另一家中国公司已经在悄悄地“买下”微软这家软件巨头了。不过,他们买下的不是微软的资产,而是微软的人才,这家中国公司就是金山软件。

说起金山软件,大家都知道这是雷军工作了20多年的公司,到现在雷军仍然担任公司的董事长。在此之前,雷军的小米已经“收购”了两位来自微软的合伙人,他们是原微软工程总监林斌、原微软开发总监黄江吉,两人都成为了小米的创始合伙人。如今,金山也“收购”了另一位微软重量级人物——原微软服务器与开发工具事业部合伙人萧圣璇(以下简称“萧同学”)。作为金山软件旗下金山办公软件的联席CTO,萧同学将全面负责金山办公软件移动技术新战略以及北京技术研发管理工作。

前不久,老冀前往北京小营西路的金山软件总部探班,跟萧同学、金山办公软件CEO葛珂、金山软件CEO张宏江深谈一番。

 

(金山办公软件联席CTO萧圣璇)

萧同学是在香港长大的台湾人,在微软工作了21年时间,先后领导过微软亚洲工程院移动技术中心以及数字娱乐团队,还担任过微软上海技术团队的负责人,为微软Office365版智能商业分析系统以及其他信息管理和大数据部门提供技术支持。

也许正因为萧同学在微软一直都负责比较前沿的产品,因此年纪不算太小的他,仍然有着一颗年轻的心。“我之所以决定离开,是希望继续做一个更有创新的平台,做一些新的产品、极致的产品,而我感觉在目前的微软我很难实现这个目标。”

今年正好是萧同学到中国内地工作十周年。决定离开微软之前,他找了自己的老上级张宏江博士。张宏江在微软工作了12年,曾经担任过微软亚太研发集团首席技术官、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等要职,他于2011年10月离开微软,担任金山软件CEO。张宏江慷慨地给萧同学介绍了好几个职位,不过他始终强调,还是金山办公软件最适合。

经过慎重考虑,萧同学加入了金山办公软件,这家公司的核心产品就是WPS。说起WPS,大家应该都不陌生。早在几年前,老冀就“被迫”成为了WPS的用户。那时微软中国突然收紧了Office软件的OEM厂商预装,结果就是老冀买的新笔记本电脑里只有Windows,而没有了熟悉的Office和Outlook。身为IT记者的老冀也不好意思用盗版,只好从网上下了个免费的WPS,此后就一直都在用。

老冀用智能手机之后,发现WPS移动版也不错,于是又一直用到现在。截止今年上半年,WPS移动版的安装量已经达到2.4亿,月活跃用户6600万。对于一款办公软件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了。

说起移动软件,萧同学其实还有一段痛苦的回忆。2007年当乔帮主推出iPhone,IOS手机操作系统大受欢迎的时候,微软发现自己的Windows Mobile有些Out了,于是果断放弃,立项开发全新的Windows Phone 7。

当年的萧同学刚从微软亚洲工程院“毕业”出来并进入了产品部门,他负责新成立的微软移动技术中心,向总部移动产品团队领导人泰瑞•梅尔森汇报,参与Windows Phone 7的开发工作。萧同学在中国带的这支技术团队有100多人,成员素质非常优秀,总是能按时、保质地完成各个项目。遗憾的是,微软最终决定由总部的技术团队全部接手Windows Phone 7的开发,他的团队被全部砍掉。

这其实也是很多跨国公司高级职业经理人心中的痛。即使你做到中国区总裁又如何?说到底你也只管销售和市场,公司最核心的产品和研发部门并不会向你汇报工作。制定公司策略?你还是省省吧。你的上面还有亚太区和总部那么多大脑袋,轮不到你来思考这些问题。如果你做到了中国的研发老大是不是会好一点?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跨国公司一般不会把最核心的技术放到中国,你的任务只是配合总部做点边缘产品的开发,甚至就是做点外包管理的活,哪里有多大的成就感?

因此,对于很多想干点事的跨国公司职业经理人来说,到了一定职位之后,出走几乎是必然的选择,而他们的目的地一般都是本土的技术型公司。到了那里,钱也不少拿,还能干更有成就感的事,为什么不试试呢?想当年,乔帮主撺掇百事可乐总裁约翰·斯卡利加入苹果的时候,不也说过“你是想卖一辈子糖水,还是跟着我们改变世界?”这样的话吗?

加入金山不久的萧同学开始改变自己了。老冀估计他应该是第一次用了台MacBook,第一次尝试用小米手机和小米手环——这些设备里面装的可都不是微软的软件。在香港长大、普通话不太好的萧同学也在努力适应金山的中文办公软件和新的办公环境。

不过,此时的萧同学一定是痛并快乐着的,他正在规划WPS移动版的下一个版本,还在主持一些移动办公新产品的开发。

前不久,金山低调推出了电子邮件手机版(WPS Mail),这个产品目前正在内测,计划完善之后推向市场。对于办公软件来说,电子邮件仍然是一个不可或缺的产品,而目前市面上的产品仍然不够好用,金山也是看上了这个机会。

此外,萧同学也会帮助金山办公软件开发更多的移动新产品。他特别提到了语音和照相这两个使用很多的移动终端的功能,并计划将它们与金山原有的办公软件协同起来。例如,用户在某本书上看到了一段印象深刻的文字,只需要用手机拍个照,然后就能直接转换成文本并进入WPS文字当中。再比如大家一起开会,开完会后对着白板拍个照,就能够将其转化到WPS演示中。

虽然到金山的时候不长,萧同学已经感受到了互联网公司与传统软件公司的巨大差别。金山这边都是小团队,每个小团队对于产品都有很大的自主决策权,而且跟用户的互动非常频繁,会根据用户的反馈及时对产品进行更新。“而且,这里一直有创新的感觉,对一些新的事物、新的技术保持敏感度,大家都很愿意尝试不同的新东西,尝试并找到方向之后就快速并大力投入,把产品和用户体验做到极致。”

不过,微软这样的跨国公司也有很多值得金山学习的地方。在萧同学看来,微软在设计产品的架构上做得比较好,一开始就是按照几千万用户的量级去设计的,而且很早就在产品测试方面做大量投入,鼓励采用自动化测试。这样当用户量真的上来了之后,产品不至于出大问题。他也希望将微软的这些好的经验带到金山。

自2010年7月回归金山软件并担任董事长之后,雷军就一直试图按照真正的互联网公司的方式对金山进行改造。他引入了张宏江担任CEO,将金山软件等业务分拆成独立的游戏、猎豹移动、办公软件、云,四大块,其中猎豹移动和金山办公软件已经成为了独立的子公司,猎豹移动更是在今年上市。

(金山办公软件CEO葛珂)

金山办公软件CEO葛珂表示,公司也引入了新的风险投资,管理层也有了股份,现在公司有钱但是缺人。“我这半年主要的精力就是物色各种优秀人才”。他从跨国公司引进了一些人才,还从国外挖了一些人才,并在硅谷成立了研发中心。有钱有人之后,就得拼命干活了。谈到未来,葛珂满怀希望。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跨国公司人才流入本土公司?带着这个疑问,老冀趁热打铁,与另一位“老微软人”、金山软件CEO张宏江(以下简称“宏江”)做了个交流,我们对话内容中的关键两个问答:

(金山软件CEO张宏江)

一问

老冀:我们注意到最近几年有很多跨国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往本土公司流动,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宏江:每个人都得寻找机会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当一个平台逐渐变得不能够发展你的潜力的时候,你自己就会流动。这其实非常正常,你看中国台湾、日本、韩国这些国家和地区,他们的一流人才绝大部分也不在跨国企业。

中国过去二十多年的经济发展促进并发展了一大批民企,能够给大家提供这种平台,我觉得人才大规模流动的时机到了。过去这些年跨国企业让中国的研发来了,为中国培养了这么多的人才,把中国市场也带起来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这就是一浪推一浪。

我坦率地说,过去几年我并没有花很多时间去挖微软的人,但是我心里确实有些替他们着急,大家最近都看到了诺基亚裁人的事,如果你过去四年就在诺基亚的话,你难道看不出来诺基亚的状态吗?你不觉得你可以做的事情越来越少吗?你不觉得你可以学的东西越来越少吗?可是,你觉得自己还很舒服,还有一种幻想,于是就变成现在这种情况了。

我觉得跨国企业现在的很多员工都是这样的状态,我不觉得跨国企业会比民企更频繁的裁人,我觉得恰恰不是这样的,微软过去很少裁人,诺基亚的福利也很好。如果是年轻人被裁掉了其实无所谓,我还可以再去找一份工作。但若是身负生活压力的中年人被裁掉就惨了,上哪里去找那么舒服的工作?

因此,当你发现你的工作让你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少,你三天不上班对公司也没有任何影响的时候……

二问:

老冀:你就得小心了,对吧?

宏江:你就得有一种危机感,就是说有一天公司业务不好的时候,你的这份工作是否会被砍掉?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知道公司是要做事的,你自己问自己,你的位置是不是可有可无?如果到了这种情况,就是你该离开的时候了。所以别人说,你离开的话一定要在巅峰的时候离开,而不要在往下走的时候。再往下待的话,你的市场价值会越来越低,你跳出来的门槛会越来越高。

各位还在跨国公司的兄弟姐妹们,看了老冀的纪实报道,你们有什么想法?(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it老记冀勇庆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