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问到是否担心微信时,李彦宏如是答道:当然担心了……

摘要: 当被吴鹰问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李彦宏是否担心“威猛”的微信时,李彦宏如是答道:“当然担心了。像这种起来的特别快、用户数目也非常大、粘性非常高的产品,我肯定是担心的,我天天在琢磨,它会不会对我的业务产生实质性的威胁。答案是depends,就是有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李彦宏

上周二晚,去北展北街参加任大炮(任志强)、王巍发起的《阅读丰富人生》读书会活动,对这个读书会我是久已闻名,因为每次举办的时候任大炮总是要狂刷微博,而每次请来谈书论文的总是一些商界大佬,影响力颇大。因为这是一项准公益活动,对听众不收费,又是通过社交媒体进行报名,所以每次都是一座难求。

鉴于此,本来七点半读书会正式开始,我六点半就到达现场,但仍然发现已经是人满为患,活动现场是大约300个座位的多功能厅,但至少挤了六七百人,很多人只能站着听,还有不少人席地而坐。我观察了一下,黑压压的人群中以年轻人居多,但也有不少六七十岁的老人。

还好同伴去得更早已经帮忙占好位置,旁边一位眼镜美女显然已不是第一次来这个读书会,听她略带兴奋地说,这是最近最火爆的一场读书会,因为来接受访谈的嘉宾,是男神李彦宏!

七点半,百度CEO李彦宏准时登场,一起上台的还有UT斯达康公司创始人,大胡子吴鹰,他今天客串主持人,另外一位接受访谈的是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丁健,丁健也是互联网老兵,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百度独立董事,李彦宏人生好友。

这时候,舞台两侧大屏幕微博墙上开始滚动刷屏了,有提问题的,但主要是对男神李彦宏的尖叫,掩不住的粉丝热情,表达崇拜之情非常赤裸。任志强等则坐在台下听众席上。

 

书没看完跟没看是一样的

说实在的,吴鹰算是个不错的主持人,但并非一个好的读书会主持人,以至于整场读书会在他的引导下,变成了一个对李彦宏的高端访谈、往事钩沉,没有按照听众之前期待的抒发读书情怀的主线往下发展,不过这样或许正好投中台下那些粉丝下怀,因为他们期待了解男神更多。

而吴鹰之所以后续“跑偏”,大概是因为他本人平时就没什么时间读书吧。且看下面这段对话:

吴鹰(下称主持人):我们从书开始吧,我想先问丁健一个问题,你一年看几本书?

丁健:5-6本。

主持人:看完吗?

丁健:差不多吧。

主持人:那你还是很棒,我一本都看不完,我大概看三四十本书,但是从来没一本能看完过,大概有十几年没看完了。

丁健:我有时候一本书要看五六遍,否则我看不懂。

主持人:彦宏呢?

李彦宏:我可能每年读两三本书,但每一本我肯定都会看完,如果看不完我就认为跟没看一样。

主持人:你刚才吃饭的时候还在说《罗马人的故事》。

李彦宏:我就认为我没看过这本书,因为我实在看不下去。

 

眨眼之间,其实做决策不需要想那么长时间

那么每年只读两三本书的李彦宏会向书友们推荐重磅读物呢?是《Blink:The Power of Thinking without Thinking》(中译本《眨眼之间:不假思索的判断力》),李彦宏讲述了与此书“结缘”的过程:这本书我看的是英文版,也挺有意思,我过去觉得我是不需要看书的,因为我是搞互联网搞搜索的,我如果想知道什么东西,百度一下我就全都知道了。后来,还是会机缘巧合碰到一些书。李彦宏有一次在美国硅谷办完了事情,正好有些时间,就带着助理去斯坦福书店里去转一转。一般书店里会有一些畅销书摆到很明显的位置,当时正好有一本书就是《Blink: The Power of Thinking without Thinking》,李彦宏翻了几页,就对助理说“这本书得买,它写的特别引人入胜,其实书也不厚,内容也很浅显易懂,但是它讲的道理特别有意思。”

“这本书里讲了很多业界的专家,很多特别重要的决策就是在眨眼之间做出的。而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离不开他平时长期的专业积累。所以人们遇到一个重要决策的时候,并不需要想三天三夜,即使你想三天三夜和想一秒钟的结果可能是一样的。”这种理念对每天要面临特别多决策的李彦宏很有启发,“功夫真的是在平时,你平时有了积累,当重大事情来了之后,你一秒钟做出的决策可能就是对的,没准想的时间长了反而是错的。书中通过大量的例子,甚至提升到理论的高度来讲这个事情,但是对我来说,我觉得实际是找到了一个证明:对于很忙的人,比如CEO这类每天需要做很多决策的人,其实做决策不需要想那么长的时间。”

其实李彦宏这次本来要推荐五本书,但在吴鹰的跑偏之下,其余四本就没再详细谈,这里仅列出数目,供感兴趣者按图索骥:《信息简史》、《奇点临近》、《Outliers:The Story of Success》、《The Everything Store: Jeff Bezos and the Age of Amazon》。

 

丁健错失的百亿财富

丁健多年来一直是百度的独立董事,这是有背景渊源的。十几年前,李彦宏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丁健就是李彦宏的朋友,已经是亚信的董事,李彦宏则是在一家科技公司就职,因为公司不重视自己的提议,而刚刚萌生要出去独立创业的想法。

李彦宏说服了丁健通过亚信给他投资200万美元占百度50%的股份,但丁健却没有说服董事会,最终交易没有达成。当时丁健持有亚信20%的股份,而今天百度市值是780亿美元。很轻松就可以算出丁健错失了多大一笔财富。

错失百度是丁健的“痛处”,但多年以后,他已经淡然此事,从后往前看,丁健是错失了巨大的财富,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却又是必然。因为当时亚信正在上市,200万美元是一笔小投资,但却有可能会拖延整个上市的进度,公司自然不能因小失大。丁健回忆说,“由于我的一再坚持,甚至有董事站出来质问我:你到底投这个公司是因为你真的相信这个公司,喜欢这个公司,还是因为这个人是你的朋友?”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丁健就只能放弃了。而且,即便当初亚信投了百度,也未必就能够成功,因为那样百度就是亚信的百度,而非李彦宏的百度,亚信未必能够做成如今的百度。亚信没有投资百度,或许反而是双方的幸运。

 

李彦宏没讲过的故事

最终丁健没有成为李彦宏的“天使”,李彦宏和两家投资商达成了协议。这两家天使投资各自向百度投资了60万美元,到2010年,这笔钱翻了3500倍。

丁健讲完往事,李彦宏说,“丁健的故事我跟朋友讲过很多次,在这里我讲一个没跟朋友们讲过的故事”。

李彦宏当初萌生创业的想法,确实第一个找的是丁健,丁健当初也表示了非常强烈的兴趣。这让李彦宏特别高兴,感觉这事搞定了,他不需要再考虑融资的事情了。“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我没有听到丁健的消息,我太太就跟我说,你可能还得再找找别人吧,万一丁健那儿不行呢?我说他也没跟我说不行,我再去找是不是不仗义?我太太就说:如果你再找到可以不要,你还要丁健的钱就行了。”

所以后来李彦宏又去找了两家,其中有一家也是华人的,当时他们提出来要派财务总监到百度公司。“我觉得这种方式好像不太可行,如果天天有一个人看着我怎么花钱也挺难受的。还有另外一家是美国人,他属于比较正规的VC。就像刚才大家算的那样,这位投资人最后增值多少倍呢,他当时投了60万美金,到若干年以后百度上市,他把投资百度获得的绝大多数的利润捐给了斯坦福大学,这笔捐款是目前斯坦福历史上获得的第二大捐款。”往事钩沉之碰壁激发创业

关于李彦宏早期的创业往事,在媒体上其实已经报道的连篇累牍,但其中仍有一些细节当事人没有述说过,而另外一些细节,则是因为转述次数太多,以讹传讹,而偏离了它的本来面目,比如李彦宏的第一笔钱到底是怎么找来的,到底为什么出去创业,江湖流传是因为夫人督促,非常有传奇色彩,但在李彦宏本人看来,却属于水到渠成的结果。

 

Infoseek决策人的错误,促使了李彦宏的创业

1997年,李彦宏离开了华尔街,前往硅谷著名搜索引擎公司Infoseek公司。他当时的理想是只要在这个公司一天,就一定要保证Infoseek的搜索引擎在技术上是全球第一的。进去之后,李彦宏确实也努力干了一段时间,当时他们最早把超链分析技术用到了商业化搜索引擎当中,并且专门注册了一个相关的ESE,也就是Expert Search Equation。

在这家公司,李彦宏从一个原来的纯技术人员开始感受到商业的威力与魅力,开始对产品有一些强烈而独立的想法,但却无法施展抱负……硅谷受华尔街的影响非常大,Infoseek觉得搜索不挣钱,虽然很多人都用,但他们不愿意在搜索技术上过多投入了。

身处这样的环境,李彦宏说:“在Infoseek时期,我记得我们那时候在全球索引了6400万个网页,我当时去跟我的经理甚至我们的CEO讲,现在网上还有更多的信息,我们应该索引更多的信息。

他们给我的回答是什么呢?全球所有重要的信息都已经在这6400万个网页里面了,所以我们不需要索引那些不重要的信息,那些信息是噪音,没有用。之所以他们会这样想,其实更深层次的原因,索引这些东西成本会更高,但是收益也不会变得更好,所以他的决策是不做。今天我告诉大家,中文的网页百度收入是100多亿,当时全球所有语言大概是多少,我觉得不需要增加了,那时候他们的想法真的跟现在非常不一样。”

但是李彦宏无法同意当时他们这种商业决策,不仅仅是搜索,那时期门户网站都提供免费的邮箱,最早提供邮箱的是Hotmail、后来是雅虎,Infoseek也想做,当时Infoseek想做的时候并不是特别晚,李彦宏觉得还有机会。然而在讨论用什么域名时,李彦宏当初主张用Infoseek的域名,因为这个名字已经很响亮了,但却遭到激烈的反对。

反对者说如果把这个域名给出去了,人家以为都是Infoseek公司的员工,如果以后万一出事儿打官司可能会受到牵连,我们要重新用一个域名叫Infoseekmail.com。但李彦宏当时就说太长了,而且还不是第一个出来做邮箱的,没法与别人竞争。但是当时的决策者就说,首先要保证不出事,保证没有人来告我,后来情况也可想而知,也没有多少人用Infoseek的邮箱。

在碰了几次壁之后,李彦宏寻思着单靠这些技术无法把Infoseek做成一家最好的互联网公司了,“要想改变这种局面,必须有一个地方我说了算才行,所以只有创业了。美国当时互联网公司很多,而且我作为一个移民,毕竟不太容易获得当地VC的认可,但我看到了中国有这样的机会,就决定回国来做一家自己的公司。”李彦宏如是说。

听到李彦宏这段故事,吴鹰接着说,“在很大程度上因为Infoseek决策人的错误,促使了李彦宏的创业,这也是一种因祸得福。但我听到另外一个版本,李彦宏对后院种点菜、植物很感兴趣,他老婆觉得你这么做就有点荒废了,讲了一句话,你不创业,就我去创业,有这回事吗?”

李彦宏解释说:“这是一个误传,他们把先后顺序搞倒了。确实我当时很喜欢种菜,我当时在硅谷核心的地段买了一套房子,后院种了西瓜、黄瓜这些,我也特别enjoy(享受),种这些东西也吃不完,开完party之后让朋友拿回去。但这不是我生活的全部,作为一个技术人员,我还是有一个理想就是用技术改变世界。等到我后来拿到钱回国去创业,就没有人来take care(关注)菜地里的这些东西了,我太太也不喜欢种植,索性就拔了。故事的来龙去脉就是这样,而网上传的故事是她先拔了,我才不得不回国创业。”

 

李彦宏的危机感

在PC时代,百度可谓是王者地位稳固,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使几乎所有巨头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李彦宏也不例外。巨头们都怕市场重新洗牌,李彦宏也会恐惧因为没有意识到外部发生潜在变化,而像温水煮青蛙一样逐渐落后于潮流。

吴鹰问李彦宏在百度一家独大的搜索市场份额,他是否有危机感时,李彦宏感慨说:“这个产业变化太快了。我永远担心的是明天我还是不是wonderful,即使70%、80%甚至90%的份额,过一两年没人用这个产品了,这是最可怕的。不是有一个人跟你做的一模一样,最后就能战胜你,这样的case(案例)不多,在整个商业史上都不多见。最多的就是慢慢人们发现这事其实已经不重要了,整个IT都是这样发展起来的,比如早期IBM是最大的IT公司,全世界总共只需要几十台计算机,他所指的计算机是大型机,后来开始有了小型机,后来开始有了微机,产生微软这种公司。微软做微机上的操作系统,IBM觉得真正值钱的东西是硬件,软件看不上,而最后微软一步一步做起来,现在微软比IBM大很多。等到互联网起来的时候,微软仍然觉得软件才是值钱的东西,互联网他们也看不上,包括到搜索起来的时候,他们还是觉得搜索有什么关系,大家都得在windows操作系统里玩,我让你玩你就玩,不让你玩你就玩不了。”

事实也是如此,当搜索真正起来之后,围绕才开始觉得搜索一件事比他们做的所有事加起来更有价值。正如李彦宏所说,“整个IT产业都是这样一浪一浪的发展起来的,真正颠覆你的根本不是跟你做一样事的人,搜索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未来有一天再出来一个什么产品,他做的跟你完全不是一回事,但是他做大之后,人们觉得其实我不需要搜索了,这是最可怕的事情。”

所以如今的李彦宏每天最担心的还是技术的进步、用户行为的改变,会不会使得他做的事情与人们越来越不相关了。“移动互联网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原来在PC时代,搜索引擎其实特别依赖键盘,但是大家知道在移动互联网上键盘基本上没了,只有一个软键盘,未来人们会越来越多地使用声音、拍照、录像等这些手段来进行输入,当这样一个时代到来的时候,搜索引擎还是不是相关的?这是我们需要真正担心的事情。”

丁健也表示,“李彦宏很多想法还是比较超前的,包括最近在硅谷发生非常大的一件事情就是百度从谷歌挖了吴恩达,他是美国做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前几位的科学家。在这方面来讲,我觉得这些布局尽管看上去可能是花钱,而不是给现在的收入做多大的贡献,但是在长远上来讲,我觉得它会对其他的领域包括其他公司会有一些颠覆性的后果。特别是在中国这个市场上,李彦宏的布局应该是相当超前的,即使在某些方面看起来别人超过去一点,其实百度已经在一公里以外等着了,不是在未来一百米冲刺的过程里谁比他快一点,一公里以外你会发现百度又看不见对手了。”

 

你不担心微信吗?

与微信PK,李彦宏的选择是不与微信PK,埋头走好自己的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只要我跑得足够快,就没人能威胁到我!

当被吴鹰问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李彦宏是否担心“威猛”的微信时,李彦宏如是答道:“当然担心了。像这种起来的特别快、用户数目也非常大、粘性非常高的产品,我肯定是担心的,我天天在琢磨,它会不会对我的业务产生实质性的威胁。答案是depends,就是有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主要是看两家公司谁跑得更快,我们现在想到要去做的内容其实非常多,刚才吴鹰也讲了,他对百度手机上的搜索体验还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其实我不满意的地方更多。我们不停地去解决这些不满意的地方,如果我们解决了,我们跑得足够快,微信或者其他产品,对我就不会构成威胁。

但如果我们走得不够快,有一天他走到我的路上来了,而我还没走到那儿,那么我就有危险了,所以它有可能是一个威胁,但是如果我走得足够快,它就没有机会。”

 

疯狂的红酒拍卖

这次读书会上由于几位参与者包括主持人都是密友,所以爆出的干货还是很多的,但限于篇幅就不多写了,倒是最后的红酒拍卖环节值得一提。

红酒拍卖是读书会的一个固定环节,拍卖多得用来补贴读书会的开销,拍得红酒者可以与主持嘉宾合影留念,并且获得一瓶有嘉宾签名的红酒。

结果吴鹰一喊开拍,就有人报价2000元,又有人报3000元,此起彼伏,几个回合就喊过了一万……看来台下坐着的不都是穷书生啊!当拍价超过2万时,吴鹰好几次示意已经差不多了,但书友们仍止不住喊价,最后以四万一千八百元拍出,要不是吴鹰及时落锤,成交价还不知是否会继续飙高。

任志强兴奋地总结说:这是我们第一次红酒拍卖的价格超过了4万块钱,说明三位嘉宾的魅力太大。

本文系作者 信海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信海光
信海光

信海光,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专注财经、科技领域,曾获中国科技新闻奖,北大《财经》记者奖学金第四期,清华青媒EMBA项目一期,曾任中国《新闻周刊》时政部主编,赛迪网副总编辑等职。

评论(18

  • 伊姆斯 伊姆斯 2014-09-05 06:52 via pc

    0
    0
    回复
  • mmxx214 mmxx214 2014-09-04 21:00 via pc

    多元发展比较好

    0
    0
    回复
  • 天晓得 天晓得 2014-09-04 08:45 via pc

    胜者王的时代

    0
    0
    回复
  • thman thman 2014-09-03 22:52 via pc

    百度没创新

    0
    0
    回复
  • thman thman 2014-09-03 22:51 via pc

    实话啊

    0
    0
    回复
  • Buttonwood Buttonwood 2014-09-03 22:44 via pc

    微信猛于虎

    0
    0
    回复
  • hongk36 hongk36 2014-09-03 18:56 via pc

    什么JB东西,这个社会普遍的形象是:你创业成功了,说得不难听一点就是 你放个屁都是香的,你要是创业失败了 呵呵吃香的别人都觉得是恶心的,大家

    0
    0
    回复
  • 飛義崋 飛義崋 2014-09-03 18:41 via pc

    整个IT产业都是这样一浪一浪的发展起来的,真正颠覆你的根本不是跟你做一样事的人,精辟。

    0
    0
    回复
  • 蓝默同学 蓝默同学 2014-09-03 18:39 via weibo

    官博好执着啊,没有转发没有赞和评论,他还是默默的发。

    0
    0
    回复
  • 徐茂田 徐茂田 2014-09-03 10:11 via pc

    确实现在用百度比以前少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