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荐书】从罗马兴衰看东西方制度差异

摘要: 我们思考最多的、最想不通的是什么问题呢?是中国和西方的差别到底在什么地方,这些差别的历史渊源在什么地方。思考这些问题,慢慢的想,很多问题就跟罗马联系起来了,其渊源要追溯到两千多年以前的那个时代。

樊纲在中信书院的《罗马人的故事》读书会上,深入浅出地给观众们比较了古罗马政体和同时代的秦王朝帝制的异同和治理沿革,剖析了东西方民主和政治的渊源。这些对于今天的中国,仍具有启发意义,可以说读懂了罗马就读懂了这个世界差异的存在。

 

我们的权力体制为何与他们不一样

我们思考最多的、最想不通的是什么问题呢?是中国和西方的差别到底在什么地方,这些差别的历史渊源在什么地方。

思考这些问题,慢慢的想,很多问题就跟罗马联系起来了,其渊源要追溯到两千多年以前的那个时代,这就是我今天讲的主题,从罗马看西方和中国的差异。

我们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罗马时代,欧洲各个军阀纷争,各个城邦已经形成,互相争斗,最后罗马统一了欧洲大部分,形成了罗马帝国。中国那时候也是差不多,我们春秋战国,也是各个公国,我们那会儿都叫国王,什么什么公,齐桓公等等,他们那一边是“王”,他们这个相当于我们的王,不够帝,凯撒是称了帝。中国最后谁称帝呢?秦始皇。秦始皇统一了中国天下,罗马当时统一了欧洲天下,在这个意义上的差别在哪呢?罗马统一了,最后又衰败了,因此欧洲后面很多年代再继续发展就是由王国、城邦逐步发展,所以它的权力基础,就是从罗马帝国消亡以后,它的权力基础基本在那个地方,那个自治体,一个城邦,或者一个宫侯占领的地方。以后这些小公国慢慢组成民族国家,比如意大利,意大利是好多小公国占领山头,意大利最好玩的事情是把村和镇建在山头上,他好保护。山头上的小村小镇是最好玩的地方。然后形成之后,他把它组织起来,组成一个民族国家。一个民族国家,它的权力基础仍然在下面,下面这些公国自治体把一些权力交给中央政府,叫联邦政府,才形成了民族国家。现在他们又进一步要统一,进一步要结合,各个民族国家再形成一个大联邦,就叫做现在的欧盟。

但是这跟我们的统一不一样,它的权力基础在下面,上面服从下面,最后选举出最上面的领导。而我们呢,秦始皇统一之后,两千年来我们的中央集权制一直保留着,这是中国和西方一个重要的差别。秦始皇统一的很彻底,我们仔细分析对照,比当年罗马统治还要彻底,度量衡、语言文字等方方面面都统一了。如果当时没有统一语言文字的话,当时春秋战国各个国不仅地方方言,文字都是有差异的,那些方言文字如果继续差异化下去,那就是现在的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德语和法语之间的差别,但是一下子统一起来,而且统一之后这个帝国一直保持,后面出现过三国,出现过一些小国时代,但是都是大一统的基本逻辑,一直存在着。

所以我们形成一个习惯,中国人从历史的角度,我不说现在,从历史的角度,一个基因遗传下来的,就是我们的权力是从上面来的,官员的任命是由上面任命,这叫集权制。他们是下面选举,下面推举地方官,以前不是推举,以前是贵族或者一个家族占领一个地盘,下面这些贵族推举出来一些机制,它的权力是从下面上来。从国王来讲,从王国再到一个联邦,这个权力是由下面的王国们赋予联邦的首脑,首相或者总统等等,是一层层从下面来的。而我们习惯了官员由上面任命,我们要对上负责。这是一种历史的根深蒂固。

权力的机构和权力行使方式都跟我们历史相关,而西方跟他们那样一个历史相关,这个不解释全部的差异,但是从历史渊源倒是解释了一部分,解释我们的差异在什么地方。

 

民主和集权,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

西方很早有一定程度的民主制度。比如英国,英国光荣革命是因为贵族院制约了国王的权力,虽然国王在那,但是这些贵族院的议员们是有权力的,就有一定程度的民主来制定宪法等等。他们很早就有了议会的制度,至少两三百年前是有议会制度,开始选举首相。大家可以看到他的权力的继承是有一种机制,虽然国王本身是家族继承的,但是他的权力结构是有一定程度的民主制衡,尽管最早这种权力只有贵族持有,其他人没有,但是他毕竟有这么一种制度。而我们中国历史的沿革到现在,权力历来是世袭的,而权力是绝对的。不说大臣没有影响皇帝的能力,但是他没有一种机制,没有民主制衡的机制制衡这个皇帝的权力。皇帝的任命也从来是家族继承、血缘继承,历史上大概尧舜时代有一两次不是自己的亲身孩子当中,从外姓旁人当中选的,怎么选的?是很随机的,是当时皇帝的想法,而不是经过一套机制选举。

这就追溯到什么样的制度呢?就追溯到罗马参议院。罗马参议院这个词senate,就是现在美国参议院那个字,一模一样。而参议院是什么呢?参议院在那个时代就是一些贵族形成的权力结构,当时是投票还是举手,不管怎么样,这样一个参议院选出了恺撒,不仅选出恺撒,恺撒是作为专政者选出来的,还选执政官,就是某一方面的部长,或者是某一个地方的首脑,那叫执政官,罗马字叫consuls。咱们看恺撒的时候,都说恺撒多么伟大,但是你想想恺撒怎么来的?是参议院选出来的。所以它的宪法那套结构和执政结构学的希腊,希腊最早成为共和国,然后形成宪法,规范大家的行为。希腊当然很快就衰落了,罗马把这套东西学过来,但是罗马加的就是参议院的东西。这就是西方民主制度的渊源,最早的源头。恺撒成立了帝国,但是他最初怎么来?他不是血缘来的,是被选出来的。后面这些执政官也是继续选出来,他之后还是要经过参议院选举的。尽管这个制度在历史上有很多变革,但是总的来讲它有这个传统,尽管皇族仍然是血统的问题,但是在执政问题上历来有这个传统。

而这个是在中国政治制度中缺乏的,确实是不一样的。

我现在所讲的这些问题,咱们都不做价值判断,比如每一个差异,可能既有他们的优势方面,也有我们的优势方面,有他们的弱势方面,也有我们的弱势方面。比如说到他们的联邦制度,权力在下面,这就导致很多事情没法统一去做,没法通过一个中央的布局、规划去做。比如德国,德国是联邦制,这导致德国高铁技术有了,在德国实现不了,在中国实现了。为什么呢?德国一个个小的联邦自治体,你的车要经过我这,必须得有一站,你必须得停,你不停我就不同意你的车经过我这。高铁磁悬浮是停不下来的,停一下费很多电,你这么小的地方必须停一站,这样做不下去的。所以这个地方制度是好是坏我们不评判,不是说中央集权绝对不好,西方联邦制就绝对的好,我们不做评判。民主不民主、中央集权不中央集权,我们也不评判,我们中央集权条件下,历史上有很辉煌的发展。你赶上一个好皇帝,赶上一个朱元璋,那反腐反的连判官都没了,得找那个带着镣铐的人已经判刑的人到堂上判刑,那反腐反的多厉害啊。我们都不做评判。在我们理解西方现代制度、理解西方行政体系的学习过程中,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被逼出来的启蒙运动

西方世界因受到黑暗宗教的极端压迫而有了启蒙运动,有了科学的快速发展;中国最开始没有那么大压力产生启蒙运动,后来又一直被别人解放的思想所压迫,早先的优势变成了劣势。

跟罗马的关系我们需要研究,但是罗马这个时代是西方宗教形成的时代。基督的前身,应该是在欧洲东部,希腊、罗马,罗马、希腊都是在欧洲东部的岛国半岛上形成的,然后形成了天主教,然后罗马政权采纳了天主教,罗马帝国衰退,但是天主教这个教会发展了。然后形成了西方的宗教传统,特别是形成了西方的黑暗的中世纪,宗教统治的黑暗的中世纪。这跟中国又有差别,中国没有宗教,中国后来的佛教是输进来的,而且也没有形成佛教统治。我们为什么称之为黑暗的中世纪?它是政教合一,基督教统治这个国家。然后禁锢思想、禁锢发展、禁锢创新。我们中国没有宗教,因此我们中世纪非常的辉煌,我们没有黑暗的中世纪,我们一直到唐宋,明也发达了,唐宋更加发达,一直到明代都是很强大的。我们也没有那么多残忍的中世纪的压迫,所以你说是好是坏,咱们不能轻易的评判。

但是由于有相当长时间的黑暗的中世纪,由于有黑暗的宗教压迫,就使得人们开始反弹,这个东西就是物极必反,你推到极端就反弹,我们思想没有禁锢那么厉害,我们也没有特别大的解放思想的动力。但是他们开始反思,在那样极端的压迫下开始反思。第一个反思是我为上帝活还是为自己活?人到世界上为谁活着,这就叫做文艺复兴,文艺复兴应该翻译成文本主义复兴,就是以前宗教侍奉上帝,我的一生侍奉上帝,现在人们回到人本,我们要为我们活着,人要享乐,人不仅奉献,我们要生产、我们要享乐,我们追求我们效能最大化,追求我们幸福一生。那就有了文艺复兴。

最重要的就是有了启蒙运动,用中国话翻译就是思想解放运动。因为宗教压迫物极必反,使他们去思考,去解放思想,冲破宗教的束缚。这回过头来又跟罗马相关了。

伽利略们在罗马组织了一个地下社团,那就是丹布朗写《达芬奇密码》的上一本书,后来还出了电影叫《天使和魔鬼》。在启蒙运动中伽利略受迫害,他的理论受压抑,然后找了秘密科学家社团,用英文写书信,英文记录暗号,因为英文那时候是科学语言,是远处的语言,然后在罗马搞地下运动。这是罗马另一个好玩的地方,我曾经拿着那本书,他寻宝或者寻符号,各个地方我都寻到了,那是旅游的一个方法,你要是能看本书,再找这书里的东西,博洛尼亚是第一站。

这个启蒙运动最后是西方的科学发展,而我们就落后了,中国什么时候落后?真正到启蒙运动以后我们落后了。在西方的中世纪很黑暗,而同时期的我们却很辉煌,所以我们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产生启蒙运动,一直到五四运动我们解放思想,然后又打仗,又被西方压迫,因为我们被人家解放的思想压迫,然后我们又重新开始封闭起来,一直到改革开放,我们再一次解放思想。现在是不是解放的足够?我们的教育体系、政治体系是不是足够了?这一点,从历史上看,西方历史上不如我们,它的劣势比较明显,我们的优势比较明显。但是矛盾的转化,物极必反,到了后来他们的优势比较明显,我们的劣势比较明显,包括现在我们的教育制度都有这个痕迹。

这三个观点解释了很多问题,从历史渊源上解释很多事情,解释我们的政治制度、我们的国家治理、我们的人文精神和科学精神,解释我们的科学发展,解释我们现代化进程的特殊难处。我们研究经济的不是特别注重文化、宗教这些分析,但是这些东西在历史上都是起作用的。我们不是专门研究这个东西,但是在历史上这些问题是非常重要的,是解释这些差异当中特别重要的因素。当然,这可以是几个假说,我们还可以继续论证、研究它,我相信这本书像讲故事一样让你读懂罗马,读懂罗马就读懂这个世界差异的存在,我们不光要读它,还要结合其他书一块思考,比如《春秋战国》,读过的中国历史,读过的现在的东西,结合起来共同思考,我们可以更多地读懂世界。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商业价值
商业价值

《商业价值》杂志为你报道更创新、更智慧、更可持续的商业。微信公众号:bvmagazine

评论(42

  • 飛義崋 飛義崋 2014-09-08 14:41 via pc

    单从本文看,观点很浅薄。

    0
    0
    回复
  • vovol vovol 2014-09-07 05:18 via pc

    我觉得环境没有错,至少在信息和物质不发达的时代,环境对人们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还是有重要影响的。而物质和信息的爆炸式发展也不过几十年时间。

    0
    0
    回复
  • lwj8602 lwj8602 2014-09-04 19:19 via pc

    好书

    0
    0
    回复
  • 周慎之 周慎之 2014-09-03 21:32 via pc

    不错不错!

    0
    0
    回复
  • 章子君 章子君 2014-09-03 17:46 via pc

    刚刚把对文章的评价,评价给了个人...失误失误...可是却没法撤销了....

    0
    0
    回复
  • 章子君 章子君 2014-09-03 17:45 via pc

    处处都是点到为止。希望哪一天,找个具体的点来个深度剖析。

    0
    0
    回复
  • 章子君 章子君 2014-09-03 17:44 via pc

    居然有人把环境决定论用在这里!!!

    0
    0
    回复
  • zuand zuand 2014-09-02 13:46 via pc

    工具制度的确有缺点,但不分好坏,只在乎使用者

    0
    0
    回复
  • _旧梦丶 _旧梦丶 2014-09-02 01:20 via pc

    不错

    0
    0
    回复
  • thman thman 2014-09-01 22:57 via pc

    时代在变,一切在变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