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自如女友诉苦为何接受厂商投资:他只是想活下去

摘要: 我不知道罗老师这件事情会怎样发展下去,很害怕一会下飞机看到他的表情,害怕他受到伤害,害怕这个不宽容的世界,害怕丢失掉那个坚韧的人,害怕他不再跟我说“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而我,至今还记得难养在拿到第一笔厂家投资的时候跟我说: “我只是想要活下去”···

钛媒体注: 关于罗永浩和王自如的那一场PK相信业内很多人都看了,也很多人都议论了,没看的可以移步钛媒体此前文章《罗永浩、王自如“癫疯”对决全过程在此,苹果赢了!》,快速了解辩论要点,以及事后外界网友评论精华。王自如被批得体无完肤,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作为一个独立的手机测评方,他却接受了多家手机厂商的投资,虽然团队仍然控股,但这种身份仍然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罗永浩的一句话“不是不可以被包养,而是包养了就不要再称自己独立”,被很多人引以认同。

王自如不是一个口拙的人,也不是一个没有在大的公开场合有过坦荡演讲的人,但这一次他的境地的确非常窘迫。很快王自如的女友@戚麟Lynn 就在微博上发了一篇关于王自如的文章,虽然很多人评论说这是苦情牌,但是此文内也让我们真实的了解了王自如的生活状态,以及在坚持他喜欢做手机测评这件事情上,他必须面对生活窘境而不得不作出的“接受投资”背景。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不知道他又还会做什么调整?

不过昨天,魅族李楠还发起给王自如众筹测评,每人600,1万个粉丝就能给你捐出600万,退回投资者的投资,让zealer真正成为独立第三方,“难道王自如不拿那四个手机厂家的钱,就活不下去?”:

我先捐600,不多。我反复说过,要保证Zealer的独立客观第三方,就不能拿利益相关的钱,也不能拿大笔的钱。大量用户的小额捐款,才最不容易影响Zealer的立场,做出真正客观公正,对读者有利的,没有误导的测评。

不需要很多人,每人600 ,一万人就是600万。这个钱,够很多创业团队维持两到三年了。

钱凑够之后,我们送过去,Zealer应该会很高兴,并要求那四家利益相关投资人退出股份。

这样大家就能获得一个真正独立客观第三方的Zealer。

不管怎样,有着大量测评粉丝的王自如,看起来是真的缺钱,上面提到来自王自如女友的文章,钛媒体小编认为仍是值得仔细一看的:

 

8月27日23点57分,难养和罗老师结束对峙后的第二个小时,我在深圳去北京的飞机上,敲下这些字。

一个人认识另一个人会有很多种途径,我相信大部分人认识难养是通过网路上那些一段又一段的视频。而我从没有完整的看完他的任何一部“作品”,并不是不认可他的努力,而是每次看见他在视频中的笑容会有一种抽心的疼,因为我认识的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我们的相识是在一场创业圈的论坛上,他是当天的嘉宾,台下,他频繁的抓着头发,偶尔看着手机,我心里很清楚,这是一种不自信的暴露,随后我大悟,他只不过是一个和我同龄的“孩子”而已,这么正式的场合,难免紧张。而让我讶异的是,上台后他表现的极度自信,游刃有余,并且把气氛调动的非常高涨。在好奇的同时,我很笃定的相信,这个人一定经历过一些事情,让他在高压的环境下学会了一种“自我救赎”。

难养第一次在我面前哭,是我生日的那天,我们在海边听《我是一只小小鸟》,对于一个从小在一个简单的环境下长大的我没有办法理解里面简单直白的歌词为何会让一个人哭的那么厉害,但我分明感受到,他听到每一句歌词的颤抖,如此真实的渴望。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真正的走入了他的故事。

难养的爸爸妈妈绝对是当年高学历的完美组合,婚后两人各自发展的很好,而就在难养最有机会成为一个富二代的时候,爸爸却因为酗酒、赌钱丢了工作,婚姻也出现了问题。随后,难养被寄送到三姨的家里,从此再也没有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过,那年他五岁。

是的,这种剧情的确狗血,但是难养的眉毛上方至今还留着爸爸酗酒时,将难养摔下楼梯后留下的疤。

我们从恋爱开始就一直异地,我每次都会问他为什么从来都不说他想我了,而他每次的回答都会让我心疼。他说,他习惯了想念一个人而见不到,他习惯了承诺被违背,他习惯了克制自己的感情,他习惯了接受现实,他习惯了亲近的人互相斗争,他习惯了连父亲去世都是被很久之后通知。

我喜欢乱翻他的手机,所以每个月都会看到他银行的欠款信息,甚至偶尔会接到银行的追债电话。怎么会有欠款呢?怎么会穷呢?不是自己有公司吗?不是有人投钱吗?但每次看着他带着不到200块钱,连出租车都不敢打的来北京看我,我真切的感受到,他真的过得很苦。

刚在一起的时候,他每月不到3000块,经常到月末,连饮料都喝不起,我每次都会买完零食后质问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这样,他每次都跟我说一句直到现在他还在说的话:“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是啊,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难养每次写测评稿子就会通宵,5S准备的那段时间,更是通宵了几个礼拜,跟我说他会流鼻血。而就在这个的时候,融资事件、齐洁离职、难养的家人跟难养借钱,大大小小的事情接踵而来。他每次都会跟我说,他没事儿。即使我能感受到他的无助和害怕,可是他是王自如,他只能面对。

是啊,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正月十六,我第一次进穿着隔离服,进入ICU,看到大大小小十几个管子、零零散散十几台仪器的病床,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出来ICU的那一霎那,我抱着难养在病房外大哭,大哭···他一直觉得我是被吓到了,其实我心里是在想:为什么这个世界对你这么不公平,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现在连妈妈都要失去吗?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后来,我们开始照顾阿姨,我每个周末会飞去南京,和自如的两个亲人一起挤在一个小小的酒店,只为了离医院近一些。阿姨慢慢开始好转,而难养为了给阿姨治病,也欠下了十几万的债。

是啊,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罗老师的对峙事件刚开始的那几天,他经常把自己憋在办公室里待到很晚,然后问我:“如果我在现场哭了怎么办?”我每次都只能看着他,跟他说:“你不会的“,可是我心里知道,哭是非常非常正常的。只是,他不可以这样。

 是啊,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我不知道罗老师这件事情会怎样发展下去,很害怕一会下飞机看到他的表情,害怕他受到伤害,害怕这个不宽容的世界,害怕丢失掉那个坚韧的人,害怕他不再跟我说“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而我,至今还记得难养在拿到第一笔厂家投资的时候跟我说:

 “我只是想要活下去”···

 

2014年8月28日凌晨

飞机降落前完结 Lynn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3

  • 你是吗 你是吗 2014-08-30 10:02 via pc

    路选定了,风景就由不得你!继续支持ZEALER 锤子路人转黑,CEO这就点素质,企业文化可想而知。

    1
    0
    回复
  • 北城陌雨 北城陌雨 2014-08-29 10:40 via weibo

    路选定了,风景就由不得你!

    0
    0
    回复
  • 去留随懿 去留随懿 2014-08-29 08:22 via weibo

    继续支持ZEALER 锤子路人转黑,CEO这就点素质,企业文化可想而知。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