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线课程不「Work」?

摘要: Khan网站经常得到媒体的报导,也被很多人认定是在线学习革命的启动者。但我想多数人应该只是听过 Khan,真正有去利用这些在线免费学习网站的人,我想有可能是极少数。

Khan Academy

尽管在我们共有的概念里面,人类是理性的行为者,根据对世界与对自身准确的认知,做出有智慧的决策,但事实其实完全相反,你的客户,你的同仁,你,还有我,我们都只是幻想中的虚构角色。–Seth Godin

我的读者应该都有听过 Khan Academy,中文常被翻成「可汗学院」,一个由前 Hedge Fund 分析师 Salman Khan 所创办,拥有超过 3,800 支线上教学影片的免费学习网站。这个网站经常得到媒体的报导,也被很多人认定是在线学习革命的启动者。但我想多数人应该只是听过 Khan,真正有去利用这些在线免费学习网站的人,我想有可能是极少数。

(为了更加确认这个假设,我设计了一个简单的调查,只需要花你一分钟时间,欢迎你分享你的经验,结果我会在近期公布。)

事实上,当你拉开 Google Trends 上 Khan Academy 的搜寻量趋势,你会发现过去 12 个月来并没有明显的成长:

Google Trends: Khan Academy

再打开 Alexa 上的流量数据,似乎也在呼应同一个趋势:

Alexa: khanacademy.org

而其他类似网站中年资较长的 Udacity,也有相同的情况:

Alexa: udacity.com

至于 Coursera 与 edX,由于两者皆成立不到一年,目前流量都还在大幅震荡,看不出来到底是向上、持平,还是向下。

而这些只是网站的搜寻量与流量,更重要的是,根据几天前 NY Times 的报导,这些所谓 MOOC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目前碰到最大的问题,是课程影片的「完成率」普遍低落。通常 100 个学生开始观看一支课程,如果其中有 20 个能够完成,就已经是超棒的表现。而一般影片的平均完成率,往往甚至在 10% 以下。如果连完成率都这么的低落,那你可以想象「吸收率」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所以回到问题的核心,这个世界似乎从来不缺少知识的「供给」,但却一直缺少对知识的「渴求」。或者讲更白一些,人,终究是有惰性的动物。同样的时间,我们宁可花在娱乐、与朋友哈啦,大多数的人,似乎也不愿意用在「自我学习」上面。就算有,往往也只是三分钟热度。

因此,要设计一个在线学习的服务,或是任何一个违背人们天性的服务,我想第一步不是假设人们会自己克服这个天性,相反的,你该想办法帮他们克服这个天性。惰性是七宗罪之一,所以能够克服它的,只有其他的六宗罪。

你可以用「贪婪」来打败「懒惰」,例如美国有一些健身计划,会叫你一开始缴 400 元美金,如果完成的话,退你 200 元。例如MBA 学校通常会用毕业前与毕业后平均薪资的差异,来吸引学生回去学习。

你可以用「爱面子」打败「懒惰」,例如把他的学习进度自动分享至 Facebook,让他感受到同侪的压力。或是帮他组织两人读书会,让他不想在另一位会员面前丢脸的心态变成动力。

你可以用「色欲」打败「懒惰」,用帅哥美女老师教课,或是帮他配对帅哥美女同学一起学习。

消费者服务业到最后,其实都是「社会工程」与「心理战」。你越能想透这点,越能去 Hack 消费者的心理,你的服务就会越成功。

共勉。

本文系作者 林之晨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林之晨
林之晨

也名Mr.Jamie,appWorks 之初創投合夥人,Android爱好者。Jamie 現居住於台北,育有一子,平常的興趣是打籃球、高爾夫球、電影和閱讀。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