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投是个学徒制的行业,跟新闻业一样

摘要: 回到风险投资,这就是一个以老带新的行业,幸运的话,你会遇到一个乐于分享自己宝贵经验的导师。最开始和现在服务机构的管理合伙人Hans童士豪聊时,他谈到他曾经mentor过一些投资经理如何找项目,亲和力和人脉是这个行业冲在前线的人的特质,但多数投资经理卡在从vp到合伙人的那一级的短板是达成交易(deal maker)的环节。

风险投资

有些行业,即使时代再变迁技术再发达,依然坚持采用最古朴的方式进行代际传承,比如我曾经所在的行业(新闻)和目前所在的行业(风险投资),这种传承的培训方式,叫门徒制(appreticeship)。

这个词是我目前所在机构的管理合伙人Jenny Lee(李宏玮)提到得,她的原话是,风投这个行业是个学徒制的行业。这话颇为符合风险投资人的成长轨迹,在传统的风险投资行业,从普通的投资经理(associate)成长为副总裁(vice president),需要最起码三到六年左右的时间不等,副总裁成长为初级合伙人(partner)可能要更长的时间。这最初的三年,就是这个行业的学徒期。

初入行的投资经理,一般会跟着一个导师完成项目。无论找资源还是做执行,都会有一个手把手引导的导师(mentor ),所以投资经理最开始的几个项目,都是由主投人带领来做,从执行一个个细节起,慢慢体验如何从零开始完成一个交易(close a deal),哪些细节需要特别专注,如何绕开这里面常见的一些坑儿,再到如何把握项目的全局。从微观到宏观,慢慢找到手感,这么两到三年之后,才会开始独立执行一个项目,从sourcing到交易,开始逐渐独立执行。这才是一个milestone,此前都是在打桩、夯实基本功的过程,独立完成一个项目才是建立风格的开始。

越是依赖于人的技艺的行业(被称做People business的行业),越无法脱离学徒制。我曾经在的新闻行业沿袭更为正统的“学徒制”,新学徒从实习生开始,跟着有经验的老记者出席采访,做些录音整理,最开始几篇稿子肯定会被老记者呕心沥血地大调整几次,即使入行成为新记者也需要在群访中“察言观色”,观察有经验的人是如何做功课,如何有效提问,最后则是总结在操作同样选题时别人为什么写得更深入。

在纸媒的黄金时期,记者几乎都有这么一道完善的跟学带机制,才慢慢由问出荒唐问题的小菜鸟变成谈笑有鸿儒、压得住场的成熟记者,然后再打磨自己的写作风格。近两年纸媒危机,稍有经验的媒体人纷纷转型离开行业,这种传统的学徒制突然断层而变得青黄不接,当然这又是另外一个话题。

回到风险投资,这就是一个以老带新的行业,幸运的话,你会遇到一个乐于分享自己宝贵经验的导师。最开始和现在服务机构的管理合伙人Hans童士豪聊时,他谈到他曾经mentor过一些投资经理如何找项目,亲和力和人脉是这个行业冲在前线的人的特质,但多数投资经理卡在从vp到合伙人的那一级的短板是达成交易(deal maker)的环节,就像一场关卡类游戏,第一关是找到合适的人,进阶的关卡挑战则是如何促成最后的合作。

最擅长进行deal sourcing的人,倒不一定会成为最佳的closer 。听他这么详尽地阐述他对这个行业新人成长轨迹的观察,我还找机会和他曾经mentor过的一位投资人交流过,这位已经升任vp的投资人评价,Hans is a great mentor 。从vp级别再向上走,达成交易能力会愈发重要,我听一位投资人评价过一位业内知名的、投行背景的美女投资人就以善于close deal而闻名。

要成为顶尖的投资人,大概就要拥有一套自己理解商业的哲学了,好的风险投资人会带来more than money ,给企业带来附加值,附加值之一会体现在你能够理解“高处不胜寒”而孤独的创业者们,和他们构想自己想象中的未来,并为他们的方向提供点有建设性的建议。在这个行业能遇到那么多对工作充满热情的人,原因之一是他们总在参与构建世界,我的一位创业者朋友说过创业者是想把自己手印烙在世界上的人,而做风险投资,则是能够见证和鼓励这个过程发生的人。

风险投资行业还延续着“学徒制”这一传统,培养并鼓励一代又一代的投资人磨练技艺,或抽象或具体地总结每次投资的经验,进而形成独特的体系和风格。投资是在“赌”一个趋势。这个行业的另一些领域却在朝着另一种风格演化,提供工业化、流程化的输出稳定的专业服务,例如财务顾问领域,财务顾问FA都要有扎实的财务技能和非常具体的操作经验,例如写商业计划书。

这些是具体清晰的技能,但再专业的技能也是可以通过流程来掌握的。财务顾问机构有点像是质量稳定的工业生产线,更依赖于团队作战,只要生产流程搭建起来,人员流动对结果质量的影响也没那么明显,因为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对于一家已经稳步进入轨道的机构来说,整个程序要高于个人能力,简单来说,个人并非那么不可或缺。

正因为如此,人员的高流动性在财务顾问行业倒也属于正常情况。掌握了流水线上的个中奥妙,自立门户也是常有的事。背后的原因是,体系可以被复制,技能可以培养,资源可以延续,前东家也未必承受多大的损失。再加上,从业者赶上了一个市场欣欣向荣、“满城尽是黄金甲”的好时代。

从这点上说,也看得出投资人流动要比FA流动影响力更大一些,一个顶级投资人的离去对一家投资基金会有明显的影响,Moritz(莫瑞茨)代表红杉,John Doerr(约翰•杜尔)代表KP,顶级投资人很少会离开一家机构,但鲜有一个财务顾问被以灵魂核心代表他所服务的机构,学徒制会培养大师,但工业化只会培育职业人。

 

【作者纪源资本(GGV Capital)市场经理 袁媛,原《福布斯中文》记者,新浪微博:隐匿的圈圈】

本文系作者 yuanyuanblue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yuanyuanblue
yuanyuanblue

纪源资本市场经理袁媛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