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前所未有的阵痛,报业转型注定不会是华丽转身

摘要: 报业改革,必须继续去除“过剩产能”、继续瘦身、继续实行阶段性紧缩政策。也就是必须“壮士断腕”,不要指望有人会出来托底,也不要指望不得罪人。以上这些全部实现,可谓华丽转身。然而报业改革,注定伴随着前所未有的阵痛;报业转型,注定不会是华丽转身。

7月31日,成立了9个月的上海报业集团开了一个“2014年度经济工作会议”,总经理高韵斐和社长裘新分别作了讲话。(见钛媒体前文:《上海报业高层讲话,来看“澎湃”等三大新媒体项目半年成绩单》)高的讲话偏重于务实性质的业绩盘点,而裘的讲话则偏重于务虚性质的趋势研判。在高的讲话中,可以发现,上报集团的业绩并不光鲜,纸媒发行量下跌了一成,14年的预算广告收入仅为2005年的56.25%,“与报业相关的产业同步陷入困境,包括印刷、发行投递等行业的经营情况急转直下。”在盘点利润完成预算进度的媒体时,上海两张非常重要的报纸“新民晚报”和“东方早报”均未实现进度预期。

裘新的务虚讲话中,有这么一段,如果和高的业绩盘点结合来看,颇可玩味:

“何为华丽转身?我想无非是不伤筋动骨,几招下去就药到病除,焕然一新。对集团组建,大家可能都曾有这样的期盼:比如一改就灵,当年收入利润就触底反弹,比改革前增长多少多少;比如壮士断腕,但最好不要得罪人,不要有不愉快、不和谐的声音;比如希望上级部门一下子托盘所有资金缺口,接盘所有历史问题,接受所有富余人员,从此集团斩断三千烦恼丝;比如一下子找到几个金娃娃项目,既好看又好吃,既轰动又赚钱,等等。如果集团组建一年,以上这些全部实现,那真可谓华丽转身。但是,今天的会议已经把集团的家底交给大家了。报业改革,注定伴随着前所未有的阵痛;报业转型,注定不会是华丽转身。”

在这段话里,裘新其实给出了几种预期:

其一,不会得罪人但又要壮士断腕,

其二,有关部门进行托底,接盘冗余项目和人员,

其三,短期内就可以得到爆发的金娃娃项目。

而裘新直言“没有华丽转身”,实际上就是在说:这三种预期不可能。 

如果再跳过裘新后面的几段话语,看到第四大点时,越发明显,裘连续提出三个必须:必须继续去除“过剩产能”、必须继续瘦身、必须继续实行阶段性紧缩政策。也就是必须“壮士断腕”,而且不要指望有人会出来托底,也不要指望不得罪人。上报先后休刊了《新闻晚报》、《讲刊》、《房地产时报》,又操作了《倡廉文摘》合并和两张地铁报重组,这背后涉及到大量的人员安置问题。接下来,裘还指出“下半年对集团所属的100多家公司要进行严格清理,能关的必须关。”,会出现更多的人员事宜。可以这么说,裘新已经开始打预防针。

在和上海市宣传口某位官员交流时,我也曾提到,对于上报这样的老牌报业集团来说,人员分流是一个非常让人头疼的问题。裘新在讲话中提到,上报目前共有职工8000多人,退休职工则有10000多人。后者基本不会再在经济效益上提供直接贡献但依然需要供养,而前者,也不能说都符合当下媒体巨变的客观环境,裁撤分流都是必将发生的动作。而有些个别员工,有想法有激情有执行力,自己去做点事倒还日子过得甚为滋润,但如何和上报发生关系,却又是一个极为复杂的议题。

组织都是由人组成的,一个组织的转身,必然和各种人等发生各种关联。裘的“没有华丽转身”之判,其实也是在说所谓组织的伤筋动骨,必然是人的伤筋动骨。两位上报当家人的讲话,丑话说在头里式的“预防针”之味,还是颇重的。

 

【本文作者魏武挥,博客“扯氮集”博主。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钛媒体/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作者声明: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4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