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upon衰落,美股对团购网站不感冒了,美团上市之路被堵死

摘要: 美股对团购网站已经不感冒了,对中国概念也没了往日兴趣。Groupon如今的股价已经远低于其发行价,相比高峰时期市值已经缩水了3/4以上,而且和美团一直保持暧昧的阿里巴巴又IPO在即,美团上市的道路实际上已经被堵死。

美团

 

当国内还在意淫从团购行业中走出互联网“第四巨头”时,团购鼻祖Groupon的财报就猛泼了一盆冷水。2014年Q2财报显示,虽然Groupon的财报营收7.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3%,但净亏损仍然在2290万美元的高位,财报发出后Groupon开盘猛跌17%。

国内团购网站中尚未产生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出现问题也不会像Groupon那样被放大的如此严重,但仍需要引起警醒:根据团800数据,国内团购6月的“三维数据”又迎来了一次刷新升级:成交额同比增长127%;参团人数同比增长110%,在售团单同比增长196%——但同时,国内团购网站却只剩最后的176家,存活率仅为3.5%,而类似Groupon的综合服务类团购网站占比仅剩43家。

        整体营收仍在呈现快速增长,但盈利无期导致生存根基动摇,这是Groupon和国内团购业遭遇到的相同困境。不是团购没市场,而是团购的模式出了问题。

在目前已占国内团购市场份额80%以上的美团、大众点评、百度糯米中,美团无疑是最像Groupon的那个。而百度糯米则是彻彻底底的“异类”,披着团购网站的外衣,却明显与Groupon模式渐行渐远,百度在背后的强力支持,让其成长备受期待。

以往我们习惯于用“美国方式”解决中国互联网上所面临的问题,如今我们是否有可能用“中国方式”解决美国互联网(Groupon)问题的可能性?在中美互联网鸿沟日益缩小的今天,到了可以严肃探讨的时候了。

        一、放开“情怀”,先谈谈生存

包括Groupon、百度糯米在内的团购网站,都已无法用“创业”来形容,放下新鲜感中裹挟的虚伪因素,将其作为一门务实的生意来看,生存比任何都重要。

要生存无非两条路,第一条是能够不断的从资本市场上获取资金支持,第二条是自身实现盈利。虽然美团曾在2013年宣布盈利,但明眼人都看出这是在极度压缩成本“饮鸩止渴”后的结果,随着2014年美团营销投入的剧增,这一“成就”显然无望再现。但如果走第一条路,那么团购网站有什么可以回报投资人?

百度是做搜索起家,把控互联网的上游入口,但当下游网站生态逐渐成熟时,就会有相当一部分用户转化为下游网站的直接访客,为了保证“入口”地位,百度就需要通过产品矩阵建立起生态“护城河”,让用户能够在百度体系中自循环,增强用户在平台上的时间,挖掘更多红利。目前,占据国内消费2/3的产业是生活服务业,百度掌握着大量流量,如果未来能够在生活服务业形成闭环,那么对于百度将是从“入口”到“帝国”的转变。

国内评论者大多把目光聚集在了团购网站自身的财务表现上,却容易忽略这里面的“大战略”。对于团购而言,百度糯米抢的或许只是百亿市场,但对于百度整体而言,百度糯米的成长却意味着千亿的市场空间,是战略上可攻可守的一个重要布局。

目前百度市值已经超过750亿美元,财务实力更是在中国互联网企业中首屈一指,百度糯米背靠这样的巨头,生存问题已经得到解决,才能去谈情怀和理想。更何况,当Groupon、美团等还在纠结以怎样的姿势冲刺时,百度早已拥有了整个赛道,确保了先发位置。

        二、低成本的流量,能让百度糯米放开束缚干点大事

和电商一样,传统团购模式极为依赖外部的流量导入,虽然Groupon一直被营销界视为在效果广告及会员营销方面的优秀实践者,但其高额的营销支出仍是导致亏损的重要原因。据Covario测算,谷歌第一季度平均CPC达到1.44美元,雅虎和必应的合并平均CPC为1.04美元,即便Groupon每活跃用户平均消费额已达132美元高位,仍无法破除这种“挣的多花的更多”的魔咒。

在国内,“千团大战”的广告烧钱大战仍历历在目,分众传媒等甚至藉此迎来发展第二春,最近,美团又开启了这一烧钱打品牌的续命模式,但依赖外界的流量支持,就像依靠补药,不是长远之计。

百度糯米既然已经成为百度嫡系一员,流量自然不用发愁,但笔者认为这里面最值得关注的,不是百度糯米流量成本到底有多低,而是百度糯米激活百度LBS事业部“闲置流量”的能力,并由此构建出一个包括百度地图、百度旅游等在内的O2O生态圈,取得了乘法效应。

相比谷歌把点击卖上天价,百度CPC仅为0.22美元,价值与价格之间仍未到最佳的平衡点。而且其14款亿级移动互联网应用的流量还未得到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