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教育培训机构玩起了跨界,进军硬件市场

摘要: 在教育O2O的这场硬仗中,越来越多的教育培训机构玩起了跨界——进军硬件市场。但他们擅长的是服务,能做好硬件这件事吗?怎么做硬件售后、客服这件事?甚至,教育硬件,会是一种过渡产品吗?

在教育O2O的这场硬仗中,越来越多的教育培训机构玩起了跨界——进军硬件市场。

2012年,拥有黄冈网校、兴宏程等子品牌的太奇教育,推出学习平板电脑太奇Pad。2012年,学尔森推出了学习机。今年5月份,凹凸个性教育推出凹凸Pad。最新的消息是,新东方推出了教育硬件OKAY e学本。

无疑,在教育培训机构转型的大潮中,教育硬件有它存在的根基——教育培训机构需要一个工具,作为线下连接线上的承载。但市场上现在有的硬件中,因为适配、深度定制等原因,还没能教学资源完美结合。更有一些教育培训机构,看重的是不仅是体制外的培训市场,而是体制内的教育信息化市场。

教育培训机构,他们擅长的是服务,能做好硬件这件事吗?在他们的规划中,硬件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培训机构,怎么做硬件售后、客服这件事?甚至,教育硬件,会是一种过渡产品吗?

面对上述疑问,学尔森网校创始人石艳清、几位不愿具名的教育硬件人士接受多知网采访。他们的考虑,或具有一定的代表意义。

 

 

为啥做硬件?

教育培训机构做硬件,通常是与硬件厂商合作。太奇Pad与爱国者合作;同样,学尔森把自己定位于“方案”公司,提出想要的硬件配置、系统要求,交给硬件公司生产。

学尔森网校创始人石艳清对多知网说,学尔森做硬件有几个出发点:

一是学尔森正在探索线上线下教学同步,需要一款硬件做承载。除了视频课程、直播课程的移动学习、督学导学服务,未来课后作业都将全部在学习机上完成。学尔森的几款APP,也会嵌入到学习机中,针对学习机做交互和优化。

二是市面上通用的硬件,不能满足自身某些方面的要求。比如,学尔森要要将课程的视频资源内置到Pad中,但市面上的Pad内存不够大;能满足内存条件的Pad,价格又特别高。

三是技术适配问题。“如果学尔森的软件要适配所有的Android手机,将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对于教育培训公司来说是个很大的难题,手机五花八门,学习体验很难做。如果只针对学习机开发,则容易很多。”石艳清说。

此外,学习机还有一定的品牌宣传意义。

教育培训公司硬件的销售模式,往往和课程挂钩。据悉,凹凸Pad采用的是报课时送产品或者买产品送课时的绑定方式;学尔森学习机目前涵盖在高端课程中,学员也可以单独购买。未来全面铺开后,所有课程都将涵盖学习机。

 

提防这些坑:成本控制、售后

一位在教育信息化行业供职多年的人士认为,教育培训公司找代工厂出一个教育平板并不难。“但要想把这件事张罗好、驾驭好,并不容易。”上述人士称。

首先是前期找到合适的代工厂。在学尔森刚刚开始尝试学习机的时候,第一批只生产几百部,在教研团队、老师团队中内测,大部分硬件厂商并不愿意按照学尔森的方案小批量的开模定做生产,这时选择硬件配置和外壳磨具的范围就受到局限。

第二是成本控制。比如开模,每个差5元钱,就可能导致合不起来;厚度差0.5毫米,耳机插进去就没有声音;一款摄像头,300万像素与500万像素,可能只差几元钱;一个自动对焦功能,也要加个几元钱;电容、电子是最基本元器件,进口比国产可能贵几倍,但稳定性要好很多。关键技术有200多个。打造一个满意的、价格可控的不教育硬件并容易。

对于成本控制,石艳清深有感触。“一个硬件贵一块钱,成本就上来了。而且,我们要把硬件控制在几百元的成本和销售价格里,才能把学习机的普及门槛降低,才能让学员的成本更低。”

更大的麻烦是售后、返修。

某不愿具名的教育培训公司人士对多知网说,他所在的公司,两年前曾推出硬件,但现在已经不再生产。“教育公司做硬件会遇到很多问题,其中最严重的是售后、返修,因为教育培训公司没有这支队队伍。返修率太高,利润就没有了。”

石艳清坦言,对于教育公司做完全跨界的硬件,前期的品控完全不会,只能寄希望于与厂商的一纸协议,像小米生产手机一样派驻厂工程师全程品控也不靠谱,如此一来面对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学员,售后是做硬件最大的痛点。在学尔森一代的时候,出故障的概率比较大。现在,故障率约1%。学尔森是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

学尔森曾想过和市场上的数码维修公司合作,但发现成本太高。在生产厂商每部的维修成本是10-20元,在维修公司需要100元。

由生产厂商维修,就会面临较长的流程。最初,学尔森与硬件生产商签订协议,如果在质保期限内,厂商可以免费维修。“虽然有这项协议,但对学员还是有很大的困扰,并不人性——学员快递给厂商,如果不在质保范围内,厂商还要进一步和学员沟通。”

在这个过程中,学生要承担很多成本:快递费、维修费、时间成本。

后来,学尔森做了一项改进。改进后,学员将学习机寄送到学尔森校区,由学尔森校区的学习机团队对其进行检测,如果在质保范围内,马上走免费保修流程;如果不在质保范围内,则由学尔森和学生进行沟通。

“这项改进避免了学员和陌生厂商直接沟通,但学员的成本还是高。所以我们又做了改进。”石艳清说。

最新的做法是,学生把学习机寄到学尔森校区,学尔森检测后,如果在质保范围内,将马上采取换机服务,给学员快递新机。这就缩短了学员等待的时间。换新机的成本由学尔森和硬件厂商共同承担。

 

会是过渡产品吗?

长远来看,当技术、内存等系列问题都解决了,教育培训机构还有必要自己推出学习机吗?学员能否在任意Pad上学习?

“这是我们的目标(在任意Pad上学习)。如果限定硬件,我们的愿景就会受到局限。但是,这个过渡时间可能会很长,这涉及到硬件成本的降低,操作系统更加标准统一。可以说,我们并没把学习机当作一个过渡产品,可能会一直存在我们的产品体系中,不会终结,但每个阶段,它的产能、角色、形态可能不同。”石艳清说。

至少,在当前学员从线下到线上结合的过程中,学习机起到了承载和提升线下学习有效性的作用。

“也许五年以后,硬件形态发生了很大变化。或许手机是投影的,或许硬件更发达,操作系统更加统一,内存不是问题,云存储更便捷。”

今年3月份,学尔森获得了中信资本1亿投资。之后,学尔森表示今年的工作重点是升级网校平台,打造O2O模式。石艳清对多知网透露,今年10月份会上线新的网校平台,到时会和学习机产品有深度的结合。

教育培训公司做硬件,定位辅助工具,还是想赚硬件的钱?

“我们没希望学习机能赚多少钱,但也不想赔本,希望卖的是服务,提高学习有效性。”石艳清透露,目前,学尔森学习机略微赚钱,但还没大面积铺开,过去共售出约1万部,预计今年底将大面积铺开。(文/多知网 王可心)

本文系作者 多知网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多知网
多知网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