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一段长达十年而惊心动魄的故事

摘要: 2014年8月3日,距离搜狗问世,恰好整整十年。因为腾讯战略注资搜狗的缘故,腾讯将微信公众账号的内容数据独家开放给了搜狗,让搜狗得以推出“微信搜索”,王小川说,这是搜狗“第一次能够做对手做不到的事”。

2014年8月3日,距离搜狗问世,恰好整整十年。因为腾讯战略注资搜狗的缘故,腾讯将微信公众账号的内容数据独家开放给了搜狗,让搜狗得以推出“微信搜索”,王小川说,这是搜狗“第一次能够做对手做不到的事”。

很少有人能够看出这句骄傲背后的坚持,或者说沧桑。

张朝阳决定做搜狗,定的调子其实是非常高的,所谓的“战略级产品”,同样定位的产品在搜狐内部其实不胜枚举,连搜狐微博都一度被张朝阳定义为“决定搜狐危亡”,后来搜狐微博偃旗息鼓,搜狐却又依靠新闻客户端和在线视频的表现插柳成荫。

但是,在关键节点上,张朝阳表现了他“大智慧”的一面。一件事是决定立项搜狗,一件事是同意引入腾讯的资本。要知道,轮私交,对张朝阳来说,周鸿祎比马化腾更近。而总体来说,对于搜狗搜索的发展,张朝阳奉行的是无为而治,搜狗要成长,主要还是靠自己,所以搜狗的成长历程就是一本“逆生长”史。

虽然背负着“北小川,南小龙”的赞誉,但是前者的生存环境,其实远比后者更有挑战。去年,一位大佬曾说,如果将王小川和张小龙对换位置,可能微信会变得相对黯淡,而搜狗输入法则根本就起不来。

就像带兵打仗,有人擅长调配强大的资源,一鼓作气摧枯拉朽,战无不胜,声震天下;有人长于周旋群狼环伺间,精打细算逆风求生,坚持奋武,以弱胜强。张小龙属于前者,而王小川属于后者。

官渡之战改变了天下格局,之于搜索市场,那么搜狗搜索则打了一场足有十年的官渡之战,然后完成逆袭。

一、十年伏笔

2004年,百度刚刚将总部迁入理想国际大厦,并进行了第三轮私募融资——投资方里竟然还有Google——尽管在流量上已经成为全球第四大网站(数据来自Alexa),但是百度在这一年的总收入才不过区区2300万美元。同样是这一年,周鸿祎上任雅虎中国的总裁,并说服雅虎总部将全球中文服务器群(1000余台服务器)迁至中国,推出名为一搜的搜索引擎,致力于挑战百度的领先地位。还是在这一年,Google在其主场美国风光上市,虽然距离它正式进入中国市场还有两年时间,但是此时Google已经成为中国受欢迎程度仅次于百度的搜索引擎,分到了近两成的市场份额。而这一年,王小川26岁。

2003年,搜狐高级技术总监王小川向张朝阳争取到了一个团队,打造出了一款自主的搜索引擎产品:搜狗,从品牌名称来看,搜狗是搜狐的一条重要的分支——狗与狐同属哺乳纲犬科动物,狗亦具有忠诚的象征——另外,独立于搜狐之外的命名,也有一切清零,重新开始的意味。

以今天的视角来看,搜狐的整个商业模式被切为三块,第一块,是搜狐本身,发展方向始终聚焦于媒体,除了门户业务之外,搜狐对Chinaren、17173、焦点房产网等资产的收购,亦是为了堆砌内容和获得用户;第二块,是由事业部拆分而来的畅游,这是搜狐适时跟进网游浪潮的重要布局,最终也顺利成为了搜狐集团的现金流支柱;最后一块,就是搜狗,这是搜狐在产品路线上的长期演习,为“技术驱动”保留空间,2013年,梅耶尔将雅虎的定位由“数字媒体公司”换成了“全球性技术公司”,亦反证了搜狐对搜狗的长期投资的远见。

二、绕道而行

搜狗何以成为一个产品集群的品牌而没有“特供”于搜索引擎产品,就像他得老大哥百度做的那样?我们需要穿梭时空寻找真相。

搜索市场的竞争空前依赖品牌识别,而且用户结构又趋于集中,在缺乏高成本推广的条件下,搜狗要撬动百度和Google的市场很难,行业特有的马太效应又破坏了收入与份额的平衡——雪球网创始人方三文有句著名的论调,即“老二非死不可”,他还以此为标题出版了一本讲述自己互联网投资理念的文集,他认为互联网每个细分市场都将出现实现了自然垄断的产品,而绝大多数财富也将汇入领头羊的口袋。搜索行业的模型也指向一个事实:当一款搜索引擎占领70%的市场份额时,它就能够攫取90%以上的行业产值,相对而言,如果一款搜索引擎只有10%的市场份额,那么它的收入也并非是行业收入的10%,而很有可能只有5%。

如此状态,学霸王小川必须学会绕道而行。他做了他人生中第一个重大的战略决策,提出了后来被广泛借鉴的“三级火箭”模式,启动研发团队的长尾能力,通过多个子产品来为搜索引擎导流,“小号带大号”。搜狗输入法和搜狗浏览器就是这种策略的成功产物,特别是搜狗输入法,它的出现让搜狗的品牌认知得到了空前的加强,凡有电脑处必有搜狗输入法正是搜狗统治力的形象描述。而用搜索技术做输入法的产品创新除了成就搜狗外,更重要的意义则在于它推动了整个汉字输入方式的革命,大大提升了整个社会的工作效率。

王小川是第一个提出“三级火箭”模式的创业者,若干年后,当我们再来梳理脉络,这将是搜狗留给业界最宝贵的战略财富。几乎同时,周鸿祎和他的360也采用了一模一样的模式,成就了一个100亿美金的公司。

有意思的是,王小川在产品上的捕捉力和想象力,亦在这个时期展现得最为淋漓尽致。先说捕捉力,搜狗浏览器是第一个把双核(Trident和Webkit)做到极致的浏览器产品,要知道,搜狗并不是唯一洞察到这个行业趋势的公司。再说想象力,前有搜狗输入法的“智慧版”,后有搜狗号码通的“来电标记”和“号码本”,能看懂王小川真实意图的,并不多。

正面战场很难对抗,绕弯子,找突破口,变着法子合围搜索,王小川的“智商”和“韧商”了得。

三、引入外援

“小号”取得的巨大成功导致了王小川的第二次绕道,搜狗输入法、搜狗浏览器本来都是作为搜狗搜索引擎的附属产品推向市场,但是在某些特定表现上,前者反而发展得更快,没用几年时间,搜狗输入法就在其专注的市场拿到了绝对领先的占有率,而搜狗浏览器也通过网址导航等业务带来了稳定的现金流,而且更要命的是,当网页产品缺少杀手锏,不够强势时,它所能够赋予的用户感知其实赶不上软件产品。

边缘业务超出预期,中心业务原地踏步,这就是王小川面临的棘手难题。继2010年8月从搜狐分拆,将输入法、浏览器、搜索引擎进行财务整合之后,搜狗的营收数字相当抢眼,两年增长十一倍、复合增长率超过20%的表现足以证明王小川的能力,但是在高速增长的同时,搜狗想再进一步却是难上加难,同年,谷歌退出中国,百度进一步巩固了自己行业老大的地位。而到了2012年,360搜索正式上线,且咄咄逼人,做为一家创业公司,搜狗要应对的局面相当艰难,形势逼人,王小川必须为搜狗找到新的出路。。

蓝海可以恣意投机,红海必须破釜沉舟,相比360倾全公司之力上演搜索引擎市场的闪电战,搜狗除了稳步跟随百度,搜狗确实很缺一个爆发的动作和条件。而且王小川那句“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的语境中,指的更多的是技术突破,像360将营销事件(什么划词搜索、拍题神器等)当作产品独有特性的,并不在搜狗这群纯技术男的考虑范围当中。而要想在技术上寻求突破则不可避免的遇到两个新问题,第一、技术突破非朝夕之功,需要大量的时间与投入;第二、在知识产权保护薄弱的过度,创新技术很快会被对手抄走。如何在创新的同时又能保护自己的创新,王小川给出了自己的解法——引入外援。

2012年,搜狐以2580万美元回购此前阿里巴巴所持有的全部搜狗股份;2013年9月,阿里巴巴宣布入股UC,半年之后全盘收购,并大推神马搜索;同样是2013年9月,腾讯4.48亿美元战略投资搜狗,并打包馈赠搜搜和QQ输入法。还是用今天的视角来看,这三场棋,不仅层层递进,而且环环相扣,确为惊心动魄的博弈。分解下来,很明显的,阿里巴巴要的是数字资产,而非烘云托月,搜狗适时“弃暗投明”,向下兼容了腾讯的数字资产,阿里巴巴被拆掉一招后,采用金元战术驯服UC,继续保留轻型流量入口的布局。这个局中,腾讯、搜狗、阿里、UC都达到了符合自己利益的目标,没有出现任何一个落败者。

高手过招,滴水不漏。

四、等待破局

再来看王小川声称搜狗“第一次能够做对手做不到的事”的潜台词,其实并不单指PC上那个微信搜索的频道——根据Alexa的统计,weixin.sogou.com的整体访问比例目前为2.13%,显然,现在要说微信搜索是杀手级的产品,还为时尚早——搜狗真正的独占优势,体现在它联姻腾讯之后,所得到的一张珍贵门票:只有搜狗,有权通行于腾讯积累了十五年的封闭式社交体系,成为唯一的搜索入口,从而有机会将社交搜索变成现实,彻底打破现有的搜索格局。

就眼下看来,微信仍然会是搜狗未来非常重要的独家伙伴,它们互为僚机,互换入口,互通有无,如果微信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吞噬一切的信息黑洞,那么搜狗就是在试图扮演能够在黑洞中制造星际之门的高等文明。不过,移动互联网的未来,在于“对话即搜索”。信息大爆炸的势能,不再源自PGC或是UGC的创造,而是深植于将用户作为中心节点的社交脉络,基于微信的搜索、甚至透彻到打通朋友圈的搜索,都还不够刺激,最有商业前景的,是类似于Facebook正在大力尝试的“Graph Search(社交图谱)”,它将以用户的兴趣、足迹、好友、偏好为计算样本,真正实现搜索结果千人千面的效果。

“未来只会有一半的搜索发起在浏览器搜索框中,另一半的流量在浏览器之外。而且。有时一个问题,机器回答不了。这时搜索就不是找答案,而是转而去找能回答这个问题且你能相信的人。”这是王小川的估测。

7月月底,搜狗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它首次规模性盈利900万美元,移动搜索的排位也高过PC搜索,这也意味着搜狗不再是一个战略上的棋子,王小川用了足足十年时间,让搜狗周旋于巨头并生存下来,这种连腾讯、阿里都没能做到的坚持终于逼得了回报的曙光。

在十岁生日之前,搜狗刚刚替换了十年不变的Logo标志,新的标志细心的人自然会发现各种内涵。同时,内部亦有消息传出,趁着中概股尚未脱离窗口期,搜狗也将重启上市计划,它要给资本市场讲的故事梗概,不是“中国的第二个百度”,而是“中国唯一的搜狗”。

所以说,搜狗的十年,是一章非典型的励志故事,民国时期的史学家吕思勉评价官渡之战,称“军事的成败,固然决于最后五分钟,也要能够支持到最后五分钟,才有决胜的资格”。而搜狗的奇迹,也不是惊心动魄的奋武逆转,而是它在友军如同退潮一般的溃败中,竟然坚守住了自己的阵线,像一颗钉子那样插进了悬殊的战场。

不过,活过了上一个十年,就必须操心下一个十年,“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的从容,只停留在书卷里面,搜狗的未来,并不比它艰难诞生之初来得轻松安稳,其品牌、体量和成就,距离王小川一直都想要打造的卓越公司,还差最后一公里。(文/阑夕)

本文系作者 阑夕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阑夕
阑夕

评论(3

  • 日月这名 日月这名 2014-08-05 18:05 via weibo

    仍然不看好搜狗,什么微信搜索,没这个习惯,也没这个需求。百度已经开始进化了,如人工智能 机器学习 大数据 等等 而搜狗却刚开始做搜索。

    0
    0
    回复
  • 叽叽 叽叽 2014-08-05 15:49 via pc

    依靠输入法、浏览器和搜索三驾马车,在与巨头们多年的抗争中坚持到今天实属不易,如今有了腾讯的投资,消化掉搜搜和QQ输入法之后独掌腾讯社交资源,看好的搜狗未来的发展。

    0
    0
    回复
  • 刘君点评 刘君点评 2014-08-05 15:33 via weibo

    最有威力的战略,就是结盟#刘君论战略#可惜,微博加入了阿里生态圈,百度没法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