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裂变时代的媒体人群像(五):文科生黎文的众筹实验

摘要: 离了职的黎文说,“我觉得UGC的玩意儿都不能看”,而关于为什么离开纸媒黎文的回答是“大势不可逆啊......”于是,黎文去做了黑胶唱机“荒岛唱机”的众筹项目,看看一位文科生如何把一个快要接近失败边缘的众筹项目搞起来。

黎文(上图中)由于公开资料较少,图片来自新浪微博用户 @爱比比的安安

钛媒体注:本文是钛媒体陆续推出系列人物访谈[大裂变时代的媒体人群像]系列的新篇。系列文章的大背景是在数字经济的不断冲击下,传统媒体日益困顿。钛媒体作者魏武挥计划访谈20到30人,包括依然坚守在传统媒体领域的,离开传统媒体进入所谓新媒体的,以及离开媒体的。访谈人士有资深的,也有刚入行的。从鲜活的媒体人访谈录的角度,记录这个媒介转型时代最微观最实际的声音。本期访谈媒体人是前《城市画报》新媒体实验室创意总监黎文(新浪微博:@黎文的平行宇宙):

 

访谈对象:黎文

职位:前《城市画报》新媒体实验室创意总监

访谈时间:2014年6月

时长:两小时

 

“我以前是一个坚定的纸媒原教旨主义者”,离了职的黎文和我说。“我觉得UGC的玩意儿都不能看。”

“那你怎么就离开纸媒了?”我问道。

“大势不可逆啊。”黎文停了几秒种,说道。也许是我多心,我总感觉他吐出这五个字之前是微微叹了一口气的,也总感觉这五个字里隐隐透着一股不甘和遗憾。事实上,黎文的创业项目“边度”,还是荡漾着一股子精英味儿,他似乎并不太信任UGC。我得承认,我这种骨子里被法兰克福学派浸泡过的人,心有戚戚。

我是在一场腾讯组织的媒体交流会上认识黎文的,这条一看就知道是广东人的汉子,当时正非常积极地和大伙儿一起探讨媒体转型。这是一个有思想的人,彼时我存有这个判断,于是开始关注他起来,一起黑胶唱机众筹项目,让我认识到这个南方人,不仅有思想,还有着一股子狠劲。

 

30天,100万,黑胶唱机

黑胶唱机。

这玩意儿我只听说过,真心没见过什么人使用。当然,我是个俗人,不怎么混文艺圈子,但我想这句话绝对是真理:这是一个很小众的物件。

黎文的黑胶唱机叫“荒岛唱机”,据说是向博朗1955年某款原型机的致敬产品。我笑问他:那不就是山寨机嘛!黎文一本正经地说:不是。我这个是改良。改良的地方有单声道变成双声道,大唱盘,而且更易操作,三步就能放出音乐来(一般的黑胶唱机操作极其麻烦),全手工打造,而且有限量铭牌,外表全木制,连那个盖盘都是木制的。

黎文同意这是一个小众物件,并且承认,他搞这个东西的众筹时,定的目标极高。他的生产商告诉他,200台的规模才能保证不亏本,但他自己都觉得,可能只能筹到100台。但他还是想试一试,或者说,赌一赌。

果不其然,这个项目搞了20天,才弄到了20万——看来他100台的估计都是太高了。只剩下十天。很多人在观望,因为大多数人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可以成功募资的项目,虽然募款失败可以获得退款,并没有什么太实际的物质损失,不过总感觉“陪玩”了一把。

黎文觉得要拼一把。他做了四件事。

其一,给所有已经支持的人打电话,请他们发动自己的朋友,因为花钱买黑胶唱机的,总有几个狐朋狗友也好这一口。请他们至少转发微博微信。这个事的效果比较靠谱,但就是很繁重,一个一个去沟通交流,功夫活。

其二,找营销大号(微博),黎文搜出了一堆带有“复古”、“文化”之类标签的营销大号,想付费请人转发。谨慎计,投了一笔小钱,找了一个号先试试。结果发现基本无效,即使那几天有新客户上门,询问后发现和那个营销号基本没有关系。于是这种大众传播的事作罢。

其三,找私人大号,黎文说他把这十多年积攒下来的人脉关系全部押上了,请朋友帮忙转发。有些人拒绝了他:不给钱不干,有些人则帮了忙,其中就有黄耀明这样的明星。

其四,他决定学习乐视的做法:在预售中升级他的产品。他为购买者组织了一个Q群,从中发现新的需求。比如说,有些购买者想要黑胶唱盘,有些购买者想要一个功放——这点出乎他一开始的意料,他以为购买者其它设备齐全,全没意识到其实太多的购买者压根啥都没有。于是,他搞出了各种套餐,满足不同人的需要。这里有真正的黑胶唱机的玩家,也有纯属好奇甚至有些装逼的门外汉。

最后十天,众筹金额开始急速拉升,最后一天的拉升速度最为夸张。黎文放出了狠话,说筹到100万他就裸奔。这个项目最终离100万有一点小小的缺口,黎文于是拍了张裸照,只是在关键部位,他拿着一张黑胶唱盘进行了遮挡。不过,众筹期过后,据说又增加了一些订单,整个项目的筹资还是超过了100万。

 

边度,米其林餐厅之梦

这厮真狠,我心下这样说。这么狠的人,做边度这个项目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反复的。

边度,是广东话,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在哪里”。黎文是个吃货——这么个吃货拍裸照居然身材那么好,据说还有什么鲨鱼肌——一向对美食有很强烈的兴趣,这个项目很明显就是想告诉用户“在哪里吃”。边度一开始是属于内部创业项目,黎文当时并没有辞职创业的打算。

文科生黎文找来了一个理科生朋友来做边度这个app,这个app似乎可以用“个人的吃货杂志”来形容,至今还在app store上有下载,但却是一个残缺品,因为做的时候还没有微信公众账号这个东西,直到后者出现,黎文决定暂时放弃app。但这个以Instagram和Path为借鉴对象的app里还是能找到黎文所谓“纸媒原教旨主义者”的痕迹,比如这样的:

这是一个翻页的效果,黎文给我介绍这个效果时,不无得意,又不无沮丧。得意的在于他对细节考究到这个份上,沮丧在于似乎这个意义并不大。后来,他完全转战到了公众账号这个战场。

对于吃的文字,黎文认为有太多的知音体、乡愁体及小说体(他戏称为三体),当我提到某个著名美食写作者时,他认为这个名人基本就是“拿包子说事”而不是在说包子本身。他立志要做一个真正围绕吃本身的数字媒体,漫长的一段时日过去后,他终于决定离开,真正创业去做一把,前东家城市画报成了一个天使投资者——嗯,不是孵化者。

不用问边度的商业模式,因为其实吃这件事,一向离钱很近。关键是人,黎文这厮,是个狠人,而且那种传统情结,又意味着他是一个有底线的狠人。这厮的梦想,或可期待。(本文独家首发钛媒体)

 

【本文作者魏武挥,博客“扯氮集”博主。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钛媒体/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作者声明: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2

  • Feebless Feebless 2014-08-04 16:33 via pc

    怎么没看懂啊

    0
    0
    回复
  • 斯坦特 斯坦特 2014-08-04 11:50 via pc

    nice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