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吐槽引起的苦逼史

摘要: 社会往往是这样,依附你的,围绕你的都是你得光环和成功,却少有人问津你的那些不堪回首的岁月。对照当下的社会,不得不感慨,有价值观有信仰比什么都强大。

社会往往是这样,依附你的,围绕你的都是你得光环和成功,却少有人问津你的那些不堪回首的岁月。对照当下的社会,不得不感慨,有价值观有信仰比什么都强大。

中学的学妹创业;约了好几个朋友昨晚吃饭聊天。她北外毕业;曾经在包括NBA中国等多个跨国公司任职。这次放弃了很多和另外一个同学从头开始;殊为不易。她比我小五届,据说是当年的校花;姑且称她为校花吧。

聚会有四个人;除了校花外,还有我自己。创过业,也投过资;爱折腾的一个人;本科就读了三个学校,从浙大,到新加坡国立,到美国。做过在线教育,游戏,咨询,投资等多个行业。第三个人是校花的同届同学(我另外个学妹),在法国十一年,读到博士,回国不久,现在在上海交通大学教法语。姑且叫她女博士。可能在法国十一年的缘故;女博士优雅有风度;心地善良。第四个人,是我们共同的一个朋友;出身于复旦高校的世家;目前任职于某著名房地产公司做销售总监。写得一手好字;曾经是绝对的文青;看他在新加坡管理大学读书时长发飘飘的照片,很难和当下成熟的脸孔联系起来。那就称他为世家子吧。

聊天中谈到创业不易,校花略微感叹现在的年轻小朋友很难管理。不愿意吃苦,也不愿意承担更多责任。我随口插了一句说:我创业时候最惨的时候是300元过一个月。

思绪回到十二年前,第一个创业公司把投资用完;不服输的我,把自己领过的工资和积蓄全部又拿出来苦苦又多撑了几个月;结果融资失败;不得不把公司家具搬到在浦东租的居民楼;保留几个员工继续维护着网站。那段时间是最艰难的日子,每个月拿300元的生活费,什么都不敢乱花,一直熬到拿了新加坡经济发展局的投资,进行转型。

校花听了感慨说:知道吗;我从北京刚到上海时候,因为放弃了北京的合同和户口,自己硬要来的外企,家里面不同意,自己也不好意思问家里面要钱,所以一个人背个包就来了上海。身上只有1000元;自己一个人找房子,住在一个老弄堂的格子间,1000块一个月,也没有钱付,房东来催房租,我和房东求情先赊着,等领到第一个月工资再给。因为怕把钱花光了,所以第一个月只敢吃泡饭和速冻水饺,那个时候觉得上海大时代超级好,麻辣烫居然有鱼片。。。所以实在想吃好点的,就去大时代的麻辣烫吃涮鱼片。。。觉得很奢侈。

女博士默默说,其实这么多年我在法国读书一直读到博士的学费,是我帮人家Babysitting赚来的。那时候一边要写博士论文,一边要照顾吵闹的小孩子,非常痛苦;只能每天把小朋友哄睡着以后,夜里面才能有时间写论文。

到了世家子发言,他说在新加坡留学时候很叛逆,很文艺,曾经因为没钱付房租,被房东赶出来,在街上睡了一个星期。早上起来用喷泉的水洗脸;然后再去想办法打工赚钱。有一次去瑞士玩,舍不得住最便宜的YMCA(青年旅社),就住在候车室,捡报纸盖。08年从新加坡回国以后,先在重庆一个地产公司拿着3000块工资一个月开始干起,几年下来终于做到了上海一家地产公司的销售总监。

我玩笑说,我们四个就是一部屌丝逆袭史吗。看上去人模鬼样的,内心都有这些不会轻易触动的柔软。我们四个都认识了很久;经常在一起玩,也算最好的朋友;但却是第一次知道相互最黑暗的经历。社会往往是这样,依附你的,围绕你的都是你得光环和成功,却少有人问津你的那些不堪回首的岁月。如同李安,在家里面被老婆养了六年;终于熬了出来。他说过他老婆的优点是,只要她看到老公是每天在不断的做事情,在琢磨,她就不会认为老公没有在做事情,即使没能赚到钱。对照当下的社会,不得不感慨,有价值观有信仰比什么都强大。

本文系作者 丁辰灵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丁辰灵
丁辰灵

天使投资人;社会化媒体和移动互联网的深度观察和实践者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