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孙宇晨:那些还要进国企和公务员的,已被开除90后国籍

摘要: 孙直言,对80后来说,控制、垄断和中心化是安全感的来源,比如说要进大国企、央企,要当一个每天什么都不做却拿很高薪水的寄生虫,这给他带来很强安全感。但对90后来说,竞争、自由和个性化才是安全感的来源。

钛媒体注:腾讯组织“产品家沙龙:90后企业家专场”,主要是提醒世界,包括腾讯自己,要向90后企业家学习,更好地了解90后,00后。本文是锐波科技CEO孙宇晨的分享内容。

孙宇晨,生于1990年,锐波科技创始人兼CEO,美国硅谷Ripple Labs大中华区首席代表。Ripple Labs正在构建一个未来金融系统的底层协议,秒杀比特币。(想了解Ripple,详看此前钛媒体文章《详细溯源Ripple Labs:混沌的新金融启蒙》,自认为是目前关于ripple最好的中文文章)

 

以下为孙宇晨的演讲全文:

我们是做互联网金融的企业,帮助全世界的货币实现自由流转。所以我们在设计Logo时的想法是,把每个国家的货币符号都设计在Logo墙上。寓意是让大家感到,全世界的金融体系非常封闭,不同国家的货币不同,导致国家间的货币流通非常困难。我们就是想解决这个问题。

一、拥抱风险

我演讲的标题叫《拥抱风险》。为什么不叫“拥抱梦想”?因为梦想是褒义词,人人都想拥有梦想。但实际上创业的时候,很多事情不是由着你来的,创业是一个风险大于收益的事

我从小到大都是属于比较“刺头”的人,今天来的5个90后企业家里不少人都是这样的。当然最后我通过各种手段,以一种很诡异的方式考进了北京大学。我有篇文章叫《一道论证题》,就是讲我怎么处心积虑实现我的阴谋的。

后来去了美国。尽管性格比较叛逆,但还是有可能走上一条比较传统的老路,就像一般文科生走投无路,除了读博,还有可能去投资银行、咨询公司工作。但我身后这个叫做比特币的大符号,给我的人生带来一种全新的可能。

 

二、比特币是个什么玩意儿

比特币并不是真的存在,它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实体形态的货币。我在2013年4月11号这天,第一次从《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里知道比特币。这篇文章里的温克莱沃斯兄弟,在美国是有名的“上访专业户”,因为他们缠着扎克伯格不放,扎克伯格被迫赔了他们一大笔钱。他们拿着这笔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了很多比特币。

当时比特币的价格经历了一轮涨幅,虽然和现在相比微不足道,还是引起很多人重视。全世界除了比特币社区中的一些极客在探讨比特币的学术问题,绝大多数人还是认为这是一个专门圈钱的东西,就像庞氏骗局或者郁金香泡沫。所以我虽然参与到美国比特币的社区中,但在周围的人看来,还是在做一件非常孤独、非常不靠谱的事情。因为你告诉他你是搞比特币的,他就会有“先生您听过安利吗”这种感觉。

          当时我就面临着两种选择:

          选择一:押注比特币,做一些与比特币社区有关的事情;

          选择二:在我的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继续我的求学之路。

面临这两个选择我也很纠结,因为老被人当成是安利推销员实在不是很好的体验。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比特币。当我看到比特币的官方视频时,注意到比特币最核心的几个特性:去中心化、分布式、匿名性、黑暗互联网(Deep Web)。

去中心化和分布式是一个意思,人类历史上,比特币第一次实现了在金融清算中不用通过中心节点。这可能非常抽象,但我当时接触到这个概念时感到非常震撼。因为一直以来,人类在货币清结算领域,都没有办法摆脱中心化的节点。我们日常生活中互相之间转帐,都有一个中心节点为我们记帐:人与人之间发送货币是商业银行为我们记帐,商业银行与商业银行之间有人民银行的清算中心为它们记帐。我们长期的习惯思维是:任何货币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有主权国家在后面为它背书;任何货币之所以可以被清算,是因为有可信的机构在那里对它进行清算。

我经常用民主运动来打比方,帮助大家理解去中心化清算:民主运动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政治领域实现了P2P技术。以前货币归国家统治,就像整个国家都通过国王进行中心化节点的清算,国王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人,一旦国王被暗杀,国家就会大乱。同样道理,一个网络的中心节点如果被破坏,网络就会瘫痪。

一个生活在伏尔泰时代的人,很难想象国王是可以被选举的。因为所有人都认为中心化节点的清算是与生俱来的,如果没有中心化的节点,整个国家就会瘫痪。伏尔泰则率先告诉大家,其实我们可以用民主制度来选,没有国王也不会产生任何混乱,而且效率可能会比国王更高。

比特币的创始人也讲清楚了这个道理,在金融清算领域并不一定需要中心化的节点。在金融领域,这是一个非常颠覆式的理念,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盒子,再也没有人能把它合上。

比特币的另外一个特征,就是它有超强的匿名性。它的匿名性之强,以至于它的每一笔交易可以在网络上不用经过中心节点,就被隐藏。这让我第一次意识到,互联网之外还有一个黑暗互联网。平时我们看到的谷歌、腾讯、阿里等等,都是漂浮在表面上的互联网。但在深层次的互联网里,还存在一个黑暗互联网。在黑暗互联网中有很多一般人接触不到的东西,比如说黄、赌、毒。这个黑暗互联网的市场,一点都不比表面的互联网小。黑暗互联网中每天发生的很多故事,有可能就存在于这些匿名性之中。

我刚接触比特币时,它大概五六十美元,有时涨到六七十就已经把我高兴坏了,比特币整体市值在5亿至10亿美元之间徘徊。当时我很简单算了一笔帐,全世界黑暗互联网每年的估值大概2万亿美元左右,比特币的匿名性很好地为它解决了金融清算问题,我就想比特比的市值完全可能因此随便就能增长100倍。

于是,我就把上宾夕法尼亚的学费全部都用来买比特币了。之后没多久,比特币疯狂增长,这是我当初没想到的。当然,再后来又暴跌,让很多人去了天台。

比特币的走势很像一个人的人生。当你坚持做一件完全正确的事情,有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你的价值都是零。即便你很努力的坚持到有一定的上涨,也会经常遇到很大的挫折,让你走向天台。但实际上如果坚持下去一直努力,走到后来你会发现之前都是波浪

 

三、锐波是个什么样的公司

比特币的跌幅和涨幅,经常让人睡不着觉。我那会在美国准备上法学院,毕业后理应去当律师。当时我的想象是,靠比特币赚了很多钱又走向律师道路,肯定能混得不错。但我好好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做出了一个很多人很不解的决策,自己倒贴很多钱回国创业,就是锐波公司。

锐波是做什么的呢?简单来说,就是改进了比特币的很多特征,使得它快速发送和转换货币等特征,可以被用于刚才讲的光明互联网。Ripple labs设计了一个Ripple协议,试图让不同货币自由、免费、零延时地汇兑,创造了一个价值网络支持的去中心化的支付体系。

比如,现在国际电汇非常慢,大概要2到3个工作日,手续费也很高。银行间的支付缓慢、昂贵并且复杂,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用比特币可能一个小时就可以发送过去,但在锐波网络中大概3到5秒就可以。我们在做的就是尽快把这套协议在中国本土化,让中国的金融机构以及商家和客户,尽早用到这套协议。

我们经常把锐波网络称作价值网络。就像当初信息网络征服整个世界,诞生出BAT这些大型公司一样,我们创造的价值网络,在这个让网络货币如流水一般无损瞬时转换的时代,必定能够催生出一个很大的全新的企业网络。

四、90后的安全感重新定义

面临不同的人生选择时,大家经常会觉得选择要基于一种安全感,一个人要能够有安全感,才能够合理化他的选择。但我却经常选择风险大的那一个。这也是我今天想要讲的一点,90后对于安全感的想法和80后是不一样的

我喜欢用“集体回忆”作例子。我非常讨厌80后、70后在朋友圈里分享说:“那个时代,我们没有电脑,只可以爬树,多么美好。”这让我非常崩溃。80后的集体回忆经常是《射雕英雄传》、《黑猫警长》、李雷和韩梅梅之类。他们认为集体回忆非常美好,而且还经常嘲笑90后没有集体回忆。

我非常想吐槽的是,我们在赞美一个东西的时候,首先要知道它意味着什么。集体回忆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我个人对集体回忆的归纳是,意味着控制、垄断和中心化。因为集体回忆的来源,实质上是一种被选择的结果。大家之所以怀念《射雕英雄传》、《黑猫警长》,是因为你只被允许接触它们,其他的根本接触不到,这实际上是内容通过电视这个被选择的过程。

90后为什么没有集体回忆?因为90后生活在一个竞争、自由和个性化的时代,他们消费的所有内容、渠道都由互联网产生。90后不可能产生集体回忆,因为仅就电视剧而言,在美剧这一个分支中就有《权力的游戏》、《老友记》、《绝望的主妇》等一堆剧,更不要说日剧、韩剧、国产剧。

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竞争、自由和个性化已经成为整个时代的主流,每个人都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看的电视剧,选择自己的价值。所以,像集体回忆这样很多80后、70后很珍惜的现象,在90后身上已没有了,我反而认为这是一件更合理、更美好的事。

比如,很多80后、70后理解不了为什么脸萌这么火。实际上脸萌就是很简单地抓住了个性化的需求。这是人人都有的需求,只是在80后、70后的成长时代,他们被压抑了。

再比如IDG投资的bilibili为什么这么火?很多70后看不懂那些很萌的弹幕飞来飞去的样子。其实它火的根本原因就是90后有二次创作的欲望。他们经常把一部非常严肃的动画片或是纪录片,吐槽得不忍直视。比如说《中国电视史》之类的,他们会把它读成“中国电是屎”,讽刺一个叫“中国电”的人。

所以,90后对安全感的定义完全不一样。以前,对80后来说,控制、垄断和中心化是安全感的来源,比如说要进大国企、央企,要当一个每天什么都不做却拿着很高薪水的寄生虫,这给他带来很强的安全感。但对90后来说,竞争、自由和个性化才是安全感的来源

我依靠自己的能力获取报酬,想在这家企业工作就工作,如果明天不认同这个老板的价值观,随时可以走。在90后看来,依靠能力建立的一套价值观,才给他带来真正的安全感。

当然,一个人是不是90后,是由他的心态决定的。因为在我的朋友中也有很多人还是要进大国企和考公务员,我觉得他们已经被开除出90后的国籍了。

就像金钱方面,我曾建议我妈把钱存到余额宝,这样利息更高。我妈却跟我说:“你看马云贼眉鼠眼的样子,他肯定把我的钱卷着就跑了。”她肯定更相信银行和真金白银,连支付宝都不相信,更不用说我从事的锐波和比特币。

还有一些人,80后甚至90后,择业时更看重的还是户口这些东西。但我觉得对真正的90后来说,很可能10年后,户口还会不会占那么大比重,甚至还会不会存在,都是很大的疑问。

我要说的就是,实际上我个人的选择,在很多人看来可能是非理性的或者是没有安全感的,但是实际上它的根源在于安全感的定义已经发生变化了。在我们看来,只有自由、竞争和个性化,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安全感。

谢谢大家。

--------------------------------

以下为孙宇晨与腾讯产品家的对话,T为腾讯产品家,S为孙宇晨

 

T:如何劝服比你年纪大的人加入锐波?怎么管理他们?

S:我们在招年纪大的一些员工的时候,主要是向他们讲清楚,互联网行业的现象和趋势。比如,我们这种价值网络领域是2012年12月才诞生的一个概念,虽然我的年纪不比我的员工大很多,但是价值网络总共诞生才一年半,我就已经从业了一年半了,经验比较丰富我个人也有对价值网络和未来互联网趋势的独特理解和判断,这也可以让他们发现我们的价值。硅谷现在实际上很多管理者都是90后、88后。他们之所以能够领导比他们年纪大一些的员工,主要就是在于他们对互联网的趋势的正确判断上。这个不光是说服员工,也是说服投资人的,员工和投资人这两个方面都非常重要。

 

T:那些年纪大的员工会不会把以前职场上的一些比较复杂的人际关系带来?

S的同事:创业公司都是比较简单的。我就是从传统媒体出来的,我觉得你说的那个问题,可能在这几位90后的公司里面,不太存在。我们的公司都很扁平,创始人和手下的人没有太多很复杂的难以沟通的情况,应该是有问题随时随地就可以直接沟通。如果这些人不能直接对话,过两年就歇菜了。

T:怎么看待90后的创业者和风险投资机构之间的关系?选择风险投资机构的时候比较看重哪些方面?

S:我选择投资人的时候,首先看重投资者是不是优质投资者,因为我们对自己的项目挺自信,应该不缺钱。要找在中国风险投资领域有比较丰富经验的,可以看他之前投过的企业都是什么。这也是我们选择IDG的原因,因为它在中国已经做了20多年风投,而且一向以陪伴创业者成长著称。

同时我们也倾向于选择比较酷爱90后的投资者,对我们的想法、性格都非常喜欢,非常包容的。我们创业的时候会遇到很多困难,希望投资者首先不会想到的是“我这个项目是不是看错了,怎么这么多困难”,而是想着怎么帮我们解决这些困难。这样也会让我们在创业中,即便遇到不好的事情也敢跟投资人说,大家一起解决,相当于多了有经验的编外员工,这个非常重要。

T:创业过程中怎么寻找持续做下去的动力,包括遇到挫折怎么样能够坚持下去?

S我们和柳传志那代人最大的不同是,柳传志那代人是追求美,我们是定义美。柳传志那代人物质很匮乏,很想娶美女,为追求美女赚钱。到我们这代人变成由我们来定义什么是美女,什么是美。比如说马佳佳就是百变女王,她不会遵循一个男性社会对女性美感的定义,她把你都颠覆掉了,拿新的内容给你。像我们现在做的事也是,不在传统金融体系里面玩了,而是重新定义什么叫金融服务。

T:也许10年之内你会超过柳传志那一代?

S一个人的创造力其实是有限的,我的创造力很有可能也就保持10年创造力分两个方面,一个是对新事物的快速学习能力,现在互联网界无论出现什么新产品,我大概用15分钟就玩得很顺了。但以后等我老了,00后出来创业,一个产品我可能搞一个小时也搞不懂,还要去问00后你们怎么搞的,那就是我很有危机感的时候了。

另外一个是持续作战能力。我现在能做到,昨天晚上两点半改完PPT,早晨8点爬起来继续搞。或者说一天工作18到20个小时,连续一周。这种事只有现在这个年纪可以,再过两三年都有点儿受不了了。

无论从精力、学习能力上,这个黄金年龄也就十年。如果我创业成功,那时也已经不能打了。估计也只能转型成投资人,让00后去创业,为00后打工。如果我还有能力,就像想成为硅谷这样的连续创业者,自己找项目。

T:锐波币和比特币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S:最大的区别就是,比特币是一种货币,但锐波是一种协议。锐波虽然有一种原生货币叫XRP,但XRP是服务于这一整套协议的。比特币有点像巴黎公社打响革命第一枪,锐波更像是一个后来者,吸取了前面革命烈士们很多经验教训,从而借助技术,将它进一步应用于日常生活中。我前面讲过,比特币的匿名性很容易导致它被用于黑色世界,终究不能成就一个超级企业,即便成为了,也只能很低调。但锐波从这个黑世界中,脱胎成能够用于阳光市场的技术,包括锐波中心的系统,使得每笔交易可追溯、可查询,总而言之符合现代部门监管金融服务的基本需求。这是锐波相比比特币最大的优势,使得替代现有的世界货币主流协议成为可能。

T:你们怎么给自己开工资的?拿多少钱月薪?

S:几乎很少,肯定比我参加工作低很多。

T:有投资人说,那些给创业者开个1万块工资的人,都挺没有诚意的。

S:我觉得这个事其实不用那么去纠结,因为一开始天使都是我们自己投的,自己偷自己的钱有意义吗?我发工资发自己的钱吗?钱本身就是自己的。

我个人感觉,创业者其实很苦逼的。我们忙成这样,就算买了跑车也是一没时间开,二没时间学开车,买了也没用。所以时间太紧了,即便发钱给自己也没法享受。

T:你们现在的的短板是什么?

S我个人最大的短板是现有知识结构还欠缺太多东西,很多人应该都是这样。比如互联网金融,我们现在设计新的网络底层金融清算协议,要求我不仅对以前的金融清算协议了解程度起码不低于人行的司长,而且我还得把这套思路颠覆掉,用互联网的思路再设计出一套更好的。这是我一直拼命每天学习来补齐的。有时候我也会怀疑,我到底是不是这个领域最懂的人,以及这个领域是不是又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这是我感觉最怕的,甚至有的时候感觉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但是,老一辈的人比我们更怕这个。 

本文系作者 腾讯产品家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43

  • T讯骗我用真名 T讯骗我用真名 2014-12-15 13:44 via pc

    高中就是花钱买作为然后买奖进的北大,上了大学那些嫩学生,哪禁得住这小奸商忽悠?所以顺风顺水的,然后就顶着北大的牌子一路攀高,就是这样。不过能力的确有,在中国,懂得变通本来就是能力。

    0
    0
    回复
  • 愚乐家 愚乐家 2014-08-07 09:58 via pc

    我觉得要么就还稚嫩,要么就是炒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祝他成功!

    0
    0
    回复
  • 微积壹佰 微积壹佰 2014-08-06 14:18 via pc

    哇哦 年少轻狂 可狂不可轻啊

    0
    0
    回复
  • w33j w33j 2014-08-01 10:39 via pc

    高薪寄生虫?呵呵,浅薄和偏激常被无知者当做个性和态度。而且有的人就是不懂得收把这些缺点藏好。
    想象一下有一天有人告诉我:搞学术在大学里待一辈子的要被开除XX籍了,异想天开搞创业的要被开除XX籍了,肯定是荒谬之极的。公务员和国企的恶名或是偏见或是事实,也改变不了这种逻辑的荒谬性。人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和追求,可一个九零后居然要否定追求的多元化。
    至于他做的项目,我在这武断的推测一下:不会成功。金融不需要去中心化,决策成本和交易成本会因此无限上升;世界也不需要统一货币,欧元区已经说明没有独立的金融政策对于国家就是灾难,至于我说的对不对,时间会给出答案。
    最后这篇文章满是空洞的夸夸其谈和堆砌价值观的陈词滥调,可疑啊。不但如此,给人看了还会对九零后留下不务实的印象。就不敢把产品的细节好好说一说么。

    3
    0
    回复
  • shannon shannon 2014-07-28 17:35 via pc

    “竞争、自由和个性化才是安全感的来源”,赞!

    0
    0
    回复
  • 王梦倩 王梦倩 2014-07-28 14:00 via weibo

    任何事情不能一概而论

    1
    0
    回复
  • 谷沫宁 谷沫宁 2014-07-28 13:56 via weibo

    片面。。。。。。

    0
    0
    回复
  • 阿FI头头头头头 阿FI头头头头头 2014-07-28 13:56 via weibo

    回复@四眼天鸡火腿妹:我就是绿色包装的那个。好像是定型最强的那个,应该是防风雨吧哈哈

    0
    0
    回复
  • 皮特小彭 皮特小彭 2014-07-28 01:02 via weibo

    随意给80打上标签的90后,还很稚嫩

    0
    0
    回复
  • 猫春面 猫春面 2014-07-27 14:18 via weibo

    比特币核心就是骗子,小屁孩想颠覆传统的金融,还是骗子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