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在保护谁?

摘要: 从 Android 的七天鉴赏 ,到 Now.in 的抄台 ,一直到昨天的 捷运地图事件 ,我们看到的都是国家机器用粗暴的方式执法,把「没有恶意」,尚未定罪,顶多只能称为「嫌疑人」的国民与企业,当做「满怀恶意」,对社会有严重威胁的的重刑犯来处理。

我们住在一个世界,在这里造成金融海啸的那些幕后黑手一天到晚参加白宫晚宴,在这里,甚至连那些被司法机关举发的银行们,也从不需要承认错误,更遑论被标签成「罪犯」。– Lawrence Lessig

开始今天的文章前,你得先了解最近 Reddit 共同创办人,也是 RSS标准的共同发明人?Aaron Swartz 被美国司法部「追杀」,最后真的自杀的悲惨事件 — 还不熟悉的人,请参考信息人权贵ㄓ疑的美国司法部如何追杀信息自由化推手 Aaron Swartz 一文 (或请 Google 大神告诉你更多)。

当然最终的结局是非常不幸的,但我想讨论的不是 Aaron 到底是「对」还是「错」,而是政府到底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处理类似的案件。关于这个事件的过程最让我吃惊的是下面两段发展 (节录自信息人权贵ㄓ疑的原文):

…Aaron 被起诉后,把含有论文的硬盘交给著作权人 JSTOR,并且承诺不会散布档案。 JSTOR 表示:「要不要起诉 Swartz, 是政府的决定。 我们已经确保 Swartz 所拿到的数据不会外流了,所以如先前所述, 我们没有兴趣继续追究法律责任。」最诡异的是:Carmen Ortiz却仍执意起诉 Aaron;美国司法部官网新闻稿甚至语带威胁地说:「如果罪名成立,Swartz 将面临最高 35 年的刑期」…

…Aaron 最早的律师 Andy Good 当初提醒 (检察官) Heymann 说Aaron 有自杀危险的时候,Heymann 倒是一派轻松地回答:「了解。我们会把他关起来。」…

显然在美国司法部的眼里,Aaron 是个极恶的罪人,不仅一定要想办法让他得到最大的惩罚,而且根本不需要担心他的人权。问题是,Aaron 到底犯了什么罪?他犯的罪是下载了 JSTOR 上的期刊论文到自己的计算机上,然后被怀疑「想要」把这些知识分享给大众。注意,他还没有分享出去,只是被怀疑企图这么做而已。

只是这样的行为,司法部找上门后 Aaron 也已经把档案还给了JSTOR,JSTOR 自己都说不追究了,有必要被继续当做重刑犯对待吗?我想大多数人会说这是有失「公平」,或更精确的说是有失「比例原则」的。

(当然讲到「公平」,这里还有另一个值得讨论的事情,那就是这些期刊的「著作权」结构 — 投稿论文的教授往往根本没有稿费,而期刊却常跟订户收取高额的费用。)

你说,那是美国,关我们屁事?

其实,台湾的执法单位,也常常存在着类似的「比例原则」问题。

从 Android 的七天鉴赏 ,到 Now.in 的抄台 ,一直到昨天的 捷运地图事件 ,我们看到的都是国家机器用粗暴的方式执法,把「没有恶意」,尚未定罪,顶多只能称为「嫌疑人」的国民与企业,当做「满怀恶意」,对社会有严重威胁的的重刑犯来处理。

我知道,我们是法治国家,但法治的背后应该是理性,在还没有定罪之前,理当不该把任何人当罪犯处理。当国家机器老是对善意的人粗暴,我认为,那已经超越法治的界线,变成「警察国家」逻辑了。

在这点上面,无论美国或是台湾政府,我认为都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本文系作者 林之晨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林之晨
林之晨

也名Mr.Jamie,appWorks 之初創投合夥人,Android爱好者。Jamie 現居住於台北,育有一子,平常的興趣是打籃球、高爾夫球、電影和閱讀。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