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的价值不等于“创富”,如今仍在草莽阶段

摘要: 平时经常有四五线城市的朋友问我,“我要做一个罗胖那样的自媒体,搞社群经济,请问该怎么开始”,我只能回答:你根本不具备罗胖的开始。

自媒体

平时经常会收到来自四五线城市的朋友的这类询问,“未来十年的红利行业之一是教育,我要做一个罗胖那样的自媒体,搞社群经济,请问该怎么开始”,我只能回答,你根本不具备罗胖的开始。

自媒体火爆以来,通过公众账号赚到大把会员费、获取影响力的比比皆是。这些案例有的是确有其事,然而有的自我炒作嫌疑很大。但统归起来,都是通过“快速致富”的魅力,把注意力与资源吸引过来,进一步催热了这个行业。

目前看,不管褒贬与否,中国互联网上自媒体的生态已然形成,这不仅仅是因为社会关注度,更因为微信上确确实实存在着的几百万个公众账号,以及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机构与媒体人已经开始亲身试水下海,最最重要的是,已经有几千万乃至上亿的读者开始建立起自媒体的阅读习惯,从这个角度说自媒体作为一个媒体时代的到来,并不算夸张。

 

既是神话,也是草莽

和大多数新生事物的开端一样,自媒体现在也处于一个神话和草莽时期。

神话、草莽,这两个关键词看起来相互矛盾,但总又相生相伴,构成了自媒体现时期的两个特点。从一个国内较早从事自媒体运营的前媒体业者的视角看,所谓通过自媒体创富的各种神奇案例,不能说全属虚妄,但确实是凤毛麟角,属于金字塔尖的极少数,而且这极少数的成功,一般也不是纯粹来自于白手起家的自媒体,都利用了原有的影响力基础,大有影响力的“罗辑思维”如此,小有影响力的“信海光微天下”也是如此。以后者为例,至少我的大部分种子读者都是被我从自己的微博、博客、媒体专栏所导引过去,这都是圈外人很难模仿的,因为没有这种影响力基础和种子用户基础。但由于“神话”红利的丰厚,成功者一般在事后乐于谈创新和努力,而少谈或者不谈占在谁的肩膀上。

因此,正如我开篇所说,“你根本不具备罗胖的开始”,对于有志于从事自媒体的年轻人来说,千万不要轻易被所谓成功案例所误导,而应心头留一片清明。

草莽,是现阶段自媒体的另外一个特色,也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也就是乱象,也就是试错,也就是创新。反、正面例子都有,比如最近关于自媒体可否通过发布“原生广告”(国内称软文)赚取费用的争议,比如通过自媒体发布敏感、违法信息赚取眼球而被微信封停的争议,比如关于版权的争议等,这些都是草莽时期所难以避免。

不过,其中试错成功、创造神话的也有例子,比如我认识的一位朋友通过自媒体的渠道和影响力,面对企业高端读者举办互联网思维讲座,人均学费两万,月入两百万以上。知名度虽然不如罗辑思维,但收入已不差几何。

 

真正的价值?

可以想见,在聚焦之后,关于自媒体的争议也会越来越多,但对于见惯了变革和新生事物的中国人来说,基本耐心还是应该有的。至少在初级阶段,无论因为自媒体的神话而捧杀,还是因为其草莽特色而棒杀之,都是一种悲剧,自媒体此物,是骡子是马,且待遛完一圈再说。

事实上,作为媒体的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自媒体的真正价值绝不在于现在人们所热议的“营销”、“创富”等种种,而在于它对媒体生产力与生产方式的变革式推动。在传统媒体时代,即便到了互联网时代,媒体内容作为一种工业产品,它的组织生产与生产一瓶可乐仍旧区别不大,有人采集,有人加工,有人包装,有人销售......由于这些工序个体无法完成,所以需要把个体组织成企业,才能产生利润。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忽然人们发现,很多信息不必通过“媒体企业”组织生产也一样可以生产、发行,这才是自媒体的真正价值,其中蕴含着新的技术和生产力,代表媒体门槛的降低、信息流通成本的降低以及效率的提高。

如果自媒体在未来真的能够“成气候”,那么它的真正价值肯定不是因为创造了多少“自媒体大亨”—这几乎不可能,而是因为它通过长尾效应,把十倍、百倍甚至更多的草根卷入到媒体这个行当,每个有能力有意愿的人都能够从这场盛宴中分一杯羹,那将是与现今的媒体世界大大不同的新世界与新生态。

本文系作者 信海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信海光
信海光

信海光,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专注财经、科技领域,曾获中国科技新闻奖,北大《财经》记者奖学金第四期,清华青媒EMBA项目一期,曾任中国《新闻周刊》时政部主编,赛迪网副总编辑等职。

评论(3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