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小斯创新论(9):狂人们改变世界,其他人负责完善它

摘要: 企业家应该做的事只有三件:创造伟大的产品;建立可持续发展的框架;招募顶级人才。对于A级人才来说,如果不能改变世界,即便长命百岁,又有什么意义呢?即便成为世界第一,又有什么意义呢?

企业家应该做的事只有三件:创造伟大的产品;建立可持续发展的框架;招募顶级人才。对于A级人才来说,如果不能改变世界,即便长命百岁,又有什么意义呢?即便成为世界第一,又有什么意义呢?

看最近业界对苹果的担心,好像投资者抛弃了苹果,苹果就是末日了。哦,苹果失去创新能力了,苹果市场份额变小,苹果人事变动……都是狗屎!只要苹果精神还在,只要还有A级员工,苹果就还是苹果。从投资者角度来看获利是愚蠢的,如果你不相信人对梦想的疯狂可以改变世界,为啥还要购买苹果公司的股票?

苹果赚钱越多,投资者越恐惧是否可以持续。没错,苹果就是这样繁荣起来的,那就这样继续下去好了。人们倒是对柯达、对黑莓津津乐道,可惜现在他们都奄奄一息。假如每个人都可以像我们一样洞察未来,或者至少是——为洞察未来而付出全部,那么大家完全可以靠股票养活自己。

继续今天的话题。

企业家应该做的事只有三件:创造伟大的产品;建立可持续发展的框架;招募顶级人才。

有一种误解:苹果就是史蒂夫·乔布斯。公司里的其他人都是姓名不详的属下,努力讨好这位无所不知无所不闻的乔布斯。但实际上,我只做这三件事。甚至于,伟大的产品也不是我创造出来的;可持续发展的框架也不是我独自建立;招募顶级人才也未必都归功于我。我在这里起的最重要的作用,是坚持。

因为我坚持要做到这三点。我的坚持使苹果才能做到这三点。我想库克也应该同意我的看法。

我过去常常认为一位出色的人才可顶两名平庸的员工,现在我认为能顶50名。我大约把四分之一的时间用于招募人才。一个案例可以证明这一点。在推出iPad时,苹果只有两名工程师撰写将Safari浏览器用于iPad平板电脑上的转换代码,这其实是一项大工程。

好的公司只需要专业化的人和产品导向的架构,为管理公司而推出职业经理人?那是懒惰的想法。同样,对A级人才不了解的人,才会认为专业人才无法胜任管理岗位。总经理架构是垃圾,造成山头主义。山头和山头有利益之争,还有权力之斗,即便是父子兄弟也不能完全摆平。

在苹果,产品就是一切,谁搞砸了,那就是搞砸了。大家都是懂产品的,大家也都知道市场是什么样,而苹果的坚持又是什么。不需要任何一个“换一个角度说”,也不需要“这是目前可行的解决方案”,好与坏人人都看得见,最后一刻返工常常发生。牛逼的创意会得到一致的掌声,上升的新星也可以旁听高管团队会议,旁观决策的制定过程。产品面前,人人才是真正的平等。

这符合“以终为始”的产品理念。如果不是最优秀的人才,他们就无法协助我们创造出最具创新力的产品。如果一些行政性高管以利润和风险为由,否决伟大的冒险,新产品就无法顺利诞生。专业人才、而不是行政管理成就伟大的企业。

如果你是二流人才,你就会雇用三流人才,因为你不希望他们看起来比你聪明。如果你是一流人才,你就会雇用超一流人才,因为你希望得到最佳的结果。

由于“以终为始”的产品研发架构是自上而下的,其对产品的控制和压力也就更大——你只能超越而不能糊弄比你更了解产品的上司——这种从上而下的传导最优秀产品的理念会最大限度发掘每个人的潜质,最终每个人获得的都超过自己的想象。

在这里,我要感谢苹果的狂人们。我在苹果所取得的一切,都拜他们所赐。我创建苹果时,他们就在;我回到苹果时,也因为他们,我相信苹果有救。我只需要释放他们的能量。因此我和广告团队创造了《向狂人们致敬》的广告。

广告中,一系列英雄、思想者、发明家和反叛者的黑白影像蒙太奇充满了画面:爱因斯坦抽着烟斗,鲍勃·迪伦吹着口琴,马丁路德金正在发表“我有个梦”的演说,理查德·布兰森猛摇香槟,玛莎·格雷厄姆翩翩起舞,毕加索凝神作画。随着这些励志的画面不断闪现在屏幕上,演员理查德·德雷弗斯缓缓朗诵了一首自由诗。虽然这不是出自乔布斯之手,但这些旁白却体现了他对探索精神的信仰:

谨献给那些狂人们。他们特立独行,他们桀骜不驯,他们惹事生非。他们是一群格格不入的人。他们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与众不同。他们讨厌循规蹈矩。他们也绝不安于现状。你可以支持他们、质疑他们、颂扬他们或诋毁他们,但你唯独无法忽视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改变了许多事物。他们推动人类前进。尽管他们是别人眼中的疯子,却是我们眼中的天才。正是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改变世界。

我做这则广告意在提醒苹果的员工谁才是他们的英雄。它也鼓励消费者去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希望和梦想。使用苹果电脑的人代表了这个世界的“创新精神”,那群与旧世界格格不入的人。苹果在向他们直接传达着这些思想。

我一直试图揭示了彻底的创新家和平庸的模仿者之间的本质区别:前一类人相信顾客的梦想和他们改变世界的能力;后一类人只把顾客看作摇钱树,仅此而已。后者很重要,因为苹果也需要后者来完善整个市场生态。

我们只想改变世界。如果很多人在变(害怕变化带来的失败)与不变(担心创新不够,或失去创新)的双重恐惧中抛售苹果的股票,抱歉,我也无能为力。改变世界,本来就是一场冒险;但如果不能改变世界,即便没有风险,又有什么意义呢?成为世界第一又能怎样?■

本文系作者 乔小斯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乔小斯
乔小斯

世无乔布斯,但留乔小斯。小斯小斯,乔布斯叫你看世界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