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acebook的最后6个月 – 答我为什么离开Facebook

摘要: Making something great yourself is different from being part of something great.这是我离开Facebook的原因。

Making something great yourself is different from being part of something great.这是我离开Facebook的原因。

很多人在不同的场合问过我这个问题 – 为什么离开Facebook这么好的公司, 对工程师的待遇极好, 地位极高, 股票极有前景, 等等. 这里一并作答. 希望这个过程的了解对一些创业的朋友有所思考.

总的说起来一句话 (抱歉, 中文没那个味): Making something great yourself is different from being part of something great. 可以看出来, 我将来是想自己创业的.

这在我加入Facebook第一天就和老板说好了, 我来的目的是为了走, 是为了在这里得到锻炼将来在合适的时候离开做自己的事业; 但我在的时候会好好的干. Facebook对此没有问题. 我在Facebook走过的足迹, 从一开始的后台工程师(C++)到数据(Python, Hadoop/Hive)到前台(Javascript/CSS/HTML), 从技术走到产品和管理, 所有的这些都是为了给自己将来创业补上改补的洞洞.

一晃4年半, 时间到.

要不要走的想法, 在我脑海中一直盘旋了半年. 一开始, 走的概率只有50%, Facebook是一家非常伟大的公司. 选择离开, 很难.

像所有会计算的朋友, 我和太太做了Pros/Cons Analysis.

Cons主要是三点. 一是钱, 还有不少没有Vest完的后续追加的RSU (受限股票单元); 二是爬公司的阶梯, 一步一步往上走, 做到Senior Manager, 再到Director, 再到Senior, 估计到VP是不大可能的. 这两点对于我当时的状态都不重要. 这多余的钱对于我们的财富已经没有影响, 而我们也不是奢侈的人, 对钱没有越多越好的追求; 这爬着公司的阶梯也从来不是我的兴趣所在.

公司能给的明天, 是我所能想象的明天, 这一点是我所难以接受的.

第三点是影响力, 在Facebook工作最大的诱惑是其巨大的影响力, 不管做什么东西, 动不动就影响几百万, 几千万, 甚至几亿人的网上生活, 这对于很多工程师是致命的诱惑; 但对于折腾了4年半的我, 有点习惯了, 我想从零开始, 看看能不能自己重新塑造这样的影响力; 即使这影响力和Facebook的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但毕竟是我自己主导创造的, 而非参与而已. 对于这个想法能否成功的不确定性, 给我带来了极大的诱惑.

这自由和不确定是出来最大的好处. 另外一个原因是休息一下. 在Facebook的早期, 每周工作超过60多个小时, 后来基本稳定在55-60小时左右 (按我老板的说法, 要继续出类拔萃还得多花点时间, 呵呵). 我觉得出来休息个一两年冲冲电, 多读几本书, 回头继续拼命. 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的一个Title是CRO – Chief Relaxing Officer, 主营业务是放松.

2011年的4月, 我很坦诚地把想法告诉了老板, 他说,“我非常希望你能留下.” 我们开始逐步的讨论什么样的方案可以让我留下. 如果留下, 我希望是至少待上两年.

我们探讨了很多方案, 有些方案挺吸引人. 第一套方案是让我管更大的团队, 带支付后台和安全部门, 人数多了2倍, 对我的管理能力是一个挑战; 但这一点不是我的兴趣所在(参照Con 2). 第二套方案, 去移动产品部门, 然而一直到走之前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产品项目组; 第三套方案, 帮助Facebook在中国的拓展. 这是最让人心动的方案, 但由于众所周知但又不能挑明的原因, 这个项目被不定期的搁置, 至少半年内不会重启. 我不想等.

这让走的概率提高到了80%.

2011年的7月中, 我儿子出生, 我随即开始我的父产假, Facebook的父产假有4个月, 我可以有很长的时间静静的思考这个问题. 所有的交接工作, 在我准备产假的时候都已经做好了.

每一天, 看着儿子动来动去, 出来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 我想和儿子待多久就待多久. 现在走的想法到了100%.

2011年的9月中, 在我家附近的一个Starbucks, 我约了老板, 告诉他我已经决定了, 我要离开Facebook, 休息一段时间, 打算将来创业. 老板很伤感, 但也理解. 我们约好下一个周五, 回公司和我的直系下属做最后的1 on 1, 把我要走的想法和原因告诉他们. 我不希望他们认为我是因为任何Facebook的负面因素离开的, 纯粹是我个人的选择, 我要从Facebook毕业了.

最后一天, 有些伤感, 拍了很多以前我从没想过去拍的照片, 没敢去和Zuckerberg打招呼, 怕他开口挽留我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也怕他不挽留我的自尊心受伤, 哈哈). 在我的抽屉里找出了很多4年前就放在里面的一些旧文件. 估计如果不走的话, 永远不会翻到这些封存的回忆了. 看到它们, 仿佛时光流转, 又回到4年半前刚来公司的那些年月. 想起以后这里发生的事, 很多会是影响全世界的大事, 但我不再亲身参与了. 但开心的是, 作为Facebook的股东, 即使在睡觉的时候, 也有这么多全世界最聪明的人在为我打工, 这种感觉很不错. 有人问我在Facebook最舍不得的什么 – 不是钱, 不是待遇, 而是那些一起工作一起同悲同喜的全世界最好的牛人. 和他们的互动是我最留恋的.

在9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 我的团队请我去酒吧喝酒开Fairewell Party, 聊了很多和工作无关的事情, 我告诉他们我的下一站在中国.

那个周六, 是一个没有Facebook公司邮件的周末, 有着让人不适应的轻松. My life book goes to the next chapter. There probably won’t be any Facebook company email, again. 做此文, 以为纪念.

出于隐私, 上了一些都是一些看不清脸的照片. 能看清同事皱纹的合照就不上了.

leaving_fb_1

leaving_fb_2

( @王淮 博客原文  )

作者新书《打造Facebook——亲历Facebook爆发的五年》正在热卖

本文系作者 王 淮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王 淮
王 淮

Facebook早期民工(中国籍第二位工程师和第一位研发经理)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