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险峰为什么离开《第一财经周刊》?

摘要: 在6月23日出版的《第一财经周刊》卷首语中,杂志总编辑伊险峰正式宣布离开这本他参与创办的杂志。内部的消息是,伊险峰的下一站是创业项目“好奇心日报”。

第一财经周刊

在6月23日出版的《第一财经周刊》卷首语中,杂志总编辑伊险峰正式宣布离开这本他参与创办的杂志,接替他的是杂志原副总编辑李洋。关于伊险峰离开《第一财经周刊》的传闻从今年年初就开始流传,而这次该消息从官方的渠道得以确认。内部的消息是伊险峰的下一站是创业项目“好奇心日报”。

往前两个月,在今年4月28日的《第一财经周刊》卷首语中,伊险峰曾经描述了好奇心日报是什么——这个英文为QDaily的项目是《第一财经周刊》与合作伙伴推出的一个新网站。他还解释了这种“合作”是“用我们最优秀的记者、编辑与最了解互联网产品设计与开发、有丰富运营互联网经验的团队共同开发出来的产品,它是一个独立生产内容并且独立运营的新产品。”

从上述描述看,好奇心日报就是一个脱胎于《第一财经周刊》的新媒体项目,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内部创业的项目。而现在,这个项目正式开始独立运营,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

那为何伊险峰选择了离开周刊而加入好奇心日报呢?

首先,传统媒体市场正在走下坡路这是一个大家都能看到的现实状况。尽管《第一财经周刊》创刊时的2008年初已经过了纸质媒体的黄金时代,但是这本杂志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实现了盈利,并且在发行量、广告收入和品牌影响力上都做得不错,因此许多同行将其称为“传奇”。而这两年,《第一财经周刊》也推出了网站和iPad版杂志等新媒体,还举行了不少线下活动,但是这并没有改变这本杂志最主要的商业模式——卖广告。

《第一财经周刊》的典型读者群体是刚毕业或者接近毕业的大学生,还有就是在一二线城市工作的青年白领。在《第一财经周刊》诞生之前,市面上几乎没有一本针对这一群体的财经杂志。于是,《第一财经周刊》诞生了,并且迅速准确地占领了这一空白市场。但是到了六年后的今天,这本杂志想要再进一步增长则变得越加困难,更何况其年轻读者的注意力不断被各种新媒体和移动设备所分散。

为了扩大市场,《第一财经周刊》曾推出姐妹杂志《好运Money+》,但可惜的是,这本杂志最终未能达到预期,以停刊而告终。一财杂志社内部还曾讨论并尝试推出另外一本以生活设计相关的姐妹刊,但是也未能如愿,取而代之的是随杂志附赠的单行本。这给杂志带来的广告增量也是有限的。

正如伊险峰最后的卷首语中所说的,《第一财经周刊》作为一本杂志将会继续精彩,继续传奇,这一点我毫不怀疑。然而,《第一财经周刊》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再要往上做加法就很难了。而在好奇心日报这样一个新项目,尽管它的很多东西也还在摸索之中,但是有很多新花样可以玩,前景虽然未知但是无限大,甚至在未来再衍生出来一本新杂志也不是不可能。因此,在这个时候全力拥抱新媒体,把自己押注于新媒体,对于伊险峰来说是一个可以理解的做法。

其次,好奇心日报和《第一财经周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但好奇心日报背后的公司北京酷睿奥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三位自然人股东伊险峰、杨樱、黄俊杰是杂志的老员工,且很多记者同时为好奇心日报和《第一财经周刊》写稿,所以整个团队对于伊险峰来说可谓是知根知底,几乎不需要磨合期,失败的几率则由此可以降低。可以预见,好奇心日报和《第一财经周刊》也将继续保持合作。因此,伊险峰的去职绝对不是一个夫妻劳燕分飞的结局,未来两家公司的关系更像是一对好邻居。这么来说,伊险峰的选择也算不上是“非常艰难的决定”。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两边可以“合作”且关系如此密切,伊险峰不用离开《第一财经周刊》不是也可以打造好奇心日报么?答案是否定的。作为创业项目,好奇心日报未来必定需要考虑融资的事情,时间久一些则还有员工股权激励的事宜,因此好奇心日报独立出来,单独成立公司是必须走的一步。

《第一财经周刊》虽然也是伊险峰参与创立的,但是迫于媒体体制的限制,最终他仍然只是个打工者,而非杂志的拥有者。而作为独立公司创业,手握股权的创业者伊险峰与仅仅作为主编的伊险峰是大有区别的。反过来看,好奇心日报也需要伊险峰这样一个领导者全情投入作为背书。综上,伊险峰加盟好奇心日报也就合情合理了。

说了这么多,你一定对“好奇心日报”在做什么很好奇。

简而言之,好奇心日报看上去类似于网站版的《第一财经周刊》,且每日更新。区别在于其文章更为“短平快”。短就是文章短小精悍,平是内容更加平铺直叙,快则是因为每日更新的缘故,时效性更强。这么来看,它很好地弥补了《第一财经周刊》的不足: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读者的时间变得碎片化,有时候连两页A4篇幅的文章都觉得长,而一周一期的速度完全赶不上朋友间的疯狂转发。

让我们再来看看伊险峰是如何构想好奇心日报的。他说好奇心日报之所以被命名为好奇心,“是源于我们相信在生活中最稀缺与最可贵的唯有两个东西,想象力与好奇心。”

如果你上过好奇心日报网站的话就大概明白其意思了,因为其大部分文章都试图这么与读者沟通:“你知道最近什么最热/你的朋友都在讨论什么吗?”,“为什么这个东西/这件事情是这样的”,“你知道其中的原因么?”,“那么你可以做些什么呢?”等等。换句话来说,好奇心日报在做两件事情:一是激发读者的好奇心,二是满足读者的好奇心。

所以,有时候我觉得好奇心日报还有点像是一个媒体版的“知乎”。你想想,你上知乎不就是为了找某个问题的答案,或者有时候看看别人都在问什么问题吗?

那好奇心日报还算是一个媒体么?对于这个问题,曾经的媒体人、创新工场的张亮的答案也许是否定的。在知乎社区中,张亮曾在2011年9月5日是这么回复“《第一财经周刊》怎么在3年间做到这么大规模的?”这一问题的:

“作为社会公器,好的商业杂志应该有比赚钱更高的诉求,比如揭开黑幕,比如传播一流的商业智慧及实践,比如给下一代人以正确的梦想和价值观。在我看来,一财周刊并未做到这些。”他还说道:“作为社会公器,好的商业杂志应该有比赚钱更高的诉求,比如揭开黑幕,比如传播一流的商业智慧及实践,比如给下一代人以正确的梦想和价值观。这是消费至上的时代的胜利,不是一本商业杂志的胜利。”

对于这样的回答,有人赞同,有人反对。不过,好奇心日报显然不是一本“商业杂志“,它从一开始也没想往这个方向做。

而至于好奇心日报究竟是不是媒体,抑或是产品,这个问题也许不再重要。当曾经的主编伊险峰已经变成了现在的创业者伊险峰,他的心中也许早就有了答案。(本文首发钛媒体)

 

【作者系风险投资行业人士,专注传媒领域。作者微信公众号:TMTWatch ;新浪微博@superlee传媒分析师 】

本文系作者 李佳超superlee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佳超superlee
李佳超superlee

风险投资业人士,专注传媒行业。 个人网站:www.TMTWatch.com

评论(2

  • 李佳超superlee 李佳超superlee 回复融道网郑海阳 2014-07-09 16:02 via pc

    有啥体会呢~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融道网郑海阳 融道网郑海阳 2014-07-08 14:46 via weibo

    在东早时曾经做过伊的手下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