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衰声音持续发酵,虚拟运营商还能好好走下去吗?

摘要: 自虚拟运营业务正式开展以来,唱衰的声音就尤如巨浪般倾泻而来。而当下,这种态势仍在持续发酵。那么,虚拟运营商如何才能快速布局并好好走下去呢?

虚拟运营商

自虚拟运营业务正式开展以来,唱衰的声音就尤如巨浪般倾泻而来。而当下,这种态势仍在持续发酵。

近日,虚拟运营商170专属号码再次出现新状况:170号码无法与固话互通,固话拨打170号码显示为空号;银行及网站系统无法识别170号码,导致无法接收验证码信息;有些APP会拦截170电话;此外,手机左上角也并未向预期那样显示虚拟运营商名称。就在蜗牛免卡二次预约之际,笔者想就一些问题向10040客服进行咨询,但传来的却是:“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于是,又一连拨打了几个虚商客服,仍然传来同样的声音。

如果说上次中国联通叫停蜗牛移动是借文字游戏进行开脱,是主观因素作祟,那么这次真的是客观因素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据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表示,固话无法与170互通主要是互联互通的问题,每一个移动网都有一个号段,号段批发出来后,要在固话网络里面做识别数据,即给170号码做识别数据,固话网络更新后即可实现二者互通。而170无法正常收到银行、网站等验证码,道理也是一样,同样需要银行对其系统进行升级。

而对于客服空号现象,其实原因是这样的:虚拟运营商获得工信部对100**客服号码的批复后,还需要先与运营商总部就号码启动进行沟通,然后向当地通信管理局备案号码启用技术方案和联系方式,最后与当地相关电信企业联系号码启用事宜,当所有流程完成后才可以提供正常服务。

与其说是客观的技术因素,莫不如说是基础运营商体制下的“互通”问题。想必是当初虚拟运营商与基础运营商在签署转售协议时过于偏重概念层面,对于语音互通、信息验证、客服热线的技术实现、怎样实现、何时实现等具体内容未做明确约定。这就好比盖房子,双方只就地基搭建进行了协商,而对于建筑材料、水电配合、污水处理、绿化标配、停车服务、人员配比等没有详细约定。所以,对于已历时半年之久连基本的连通都无法实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果说虚拟运营商基于基础运营商的客观技术实现无法发挥主动权,那么虚商们大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同步其可控部分。那么,虚拟运营商如何才能快速布局并好好走下去呢?

第一、借母体强关系走差异化之路

虽然已经拿到牌照的19家虚拟运营商已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但对于电信领域则是一张白纸,如何能够快速切入这个市场则成为亟待解决的首要问题。

正如笔者的观点——借助母体主营业务走差异化道路不失为明智之选。而此时强关系则发挥了他的强大魔力。虚拟运营商大可以凭借其社会网络较强的同质性关系迅速开天辟地,这也就不难理解不管是各路明星,还是罗永浩,但凡有一点儿名气的又是做自品牌,又是推定制手机,又是出书,又开餐馆,就连5岁的Angela也推出同名童装品牌。小喽喽们都可以厚着脸皮大玩强关系,拥有绝对含金量、凭真本事打下江山的虚拟运营商为何不将其发扬光大呢?

以阿里巴巴为例,相比于基础运营商,阿里的用户资源毫不逊色。据相关数据显示,淘宝网注册用户已达5亿,手机淘宝注册已突破4亿,支付宝实名用户已近3亿(截至2013年底),即使扣除重合用户,也不会少于5亿。大有紧追电信老大移动用户的架势,更是直超电信、联通用户之和。大数据时代,谁掌握了用户谁就掌握了主动权。面对这座巨矿,手握电商、横跨地图、纵跨金融、就连八竿子打不着的足球也让阿里收入囊中,对于电信这点事儿,阿里大可以天马行空。

除了用户优势外,阿里还具有基于互联网模式下更加灵活的机制。传统企业的古板、信息的不通畅、人员守旧等体制通病早已深入人心。身为一名曾经服务传统企业的笔者更是感同深受。对于no zuo no die的时代,显然是更加灵活的阿里略胜一筹。

当凭借强关系的优势渐渐增加名气之时,同时根据不断赢得的资源,便可以慢慢转换为弱关系,届时又将是另外一片天地。显然,京东通信、蜗牛移动已经开始行动。

当然,找到一条可以前行的路至关重要,但如何华丽地走完这条路则是另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第二、探索新的商业模式  也要保证经营的合法性

一切事物的发展都是一个长期演进的过程。对于尚处于起步阶段的虚拟运营商来说,一切处于摸索阶段。不管是借助母体,又或者是其它任何方式都要先弄清可行性,母体主业务与虚拟业务要怎么协同?其它方式要怎么展开?资源如何匹配?人员如何配备?如何与企业的生态链建设配合?核心竞争力是什么?终究要形成怎样的商业模式……

不可否认,虚拟运营商是电信行业的新生力量,也引发了多方共振,但并不意味着监管将会对其大开绿灯,反而会对尚处起步阶段的虚拟运营商所推业务、产品、规则、服务以及各种经营活动更加严格,以避免扰乱行业秩序。

所以,虚拟运营商在探索商业模式的同时,也要保证经营的合法性。至于这个过程要持续多久尚不得而知,但根据国外运营多年的虚拟运营商来看,真正成功的案例也少之又少。所以,国内虚拟运营商的演进必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与此同时,诸如用户接受意向、电信业营改增、新建铁塔以及未来不可预期的一切外在因素也将制约虚拟运营商的演进。

此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家已经拿到牌照但尚未开展虚拟业务的虚拟运营商们,费劲巴拉拿到牌照,究竟是为了赚个人气,还是为日后发展布局?又或者是被当前形式吓退?如此犹犹豫豫尚不出手,工信部可都造哟。更何况第三批牌照也即将发放。据批文显示,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的试点期限截止到2015年12月31日,之后是否继续实行还要看市场的发展情况而定。倘若发展不明朗,恐怕部分虚拟运营商将被取消牌照,又或者整个虚拟运营商从此被载入史册。从多方面表现来看,后者到不太可能,但前者是绝对现实的。

篡改一句话——虚路漫漫其修远兮,虚将上下而求索。如果虚拟运营商想好好走下去,还真需拿出看家本领。

本文系作者 王焕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王焕新
王焕新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