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基层“双面人”的活法

摘要: 体制内,用心做有价值的事,应付那些毫无意义的事。工作外,让自己的思考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身边在运营商谋职的朋友较多,昨日一篇名为《人才因何抛弃电信运营商?》的文章(移步钛媒体链接)刷了朋友圈。作者从运营商转型改革过程中人才流失现象着眼,点明运营商人焦虑:工作累、工资少、压力大,自我成长缓慢、需求难以满足、缺乏归属感。

我把文章转给一位在运营商的朋友,他对此观点不太赞同,顺便和我讲了他自己的观点和感悟,来自基层的声音,真实自然,不矫情,不刺眼。作为一个样本,与大家分享一下。

先介绍下朋友的相关情况:北京数一数二的重点高校毕业,09年到南方某省地市运营商就职,先后做过网络优化、基站选址等工作,基层主管(不属于经理人员)。

曾经焦虑过,不怪行业,不怪公司,那是自己的事

陈述:身边在运营商的人,因为公司转型改革焦虑的多吗?

朋友:抱怨的有,焦虑的不多。有两种人焦虑。一种是中层干部。上面派下指标,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硬着头皮接;下面要带着队伍,光是硬性摊派不成,很费脑筋。无论指标是否合理,肯定是要完成的,当然,也肯定会“完成”的。要定期汇报,就得想招儿,正规的、非正规的,怎么会不焦虑?另一种是入职两三年的新同事。做着琐碎的工作,没有多少成就感。有些在互联网行业或者创业的同学可能闯出点名堂,坐不住了,想动地方,又发现两三年来好像没积攒下什么能力,也会感到焦虑。

陈述:因为追求进步,所以感到焦虑?

朋友:“进步”这个观念很害人。什么是“进步”?职位更高?工资更多?焦虑感,不怪行业,不怪公司,那是自己的事,是因为自己的处境和能力不匹配。处境好的能力不够,担心好景不长;处境差的能力较强,感觉怀才不遇。两种情况都会焦虑。有人力部门的责任,没让合适的人到合适的位置。更多的还是因为自己没有找到适当的活法,不了解自己。我也曾经焦虑过,名校的标签就给我很大压力,“进步”的观念像个鞭子,不停的赶着我,让我不加思考的快跑。静下心来想想自己要什么,能要到什么,然后找到一种活法。

“双面人”,也是一种活法,其实挺好的

陈述:那你找到一种什么样的活法呢?

朋友:在公司做公司的事,走出公司做自己的事。在体制内,就有个体制内的样儿。公司的事情,该做的做了,就可以了。体制之外,还有个“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自由自在。做一个职业上的“双面人”,其实挺好的。多留点心,提高工作效率,平衡好公司的事和自己的事,会活得挺自在。

陈述:那你怎么平衡公司的事和自己的事呢?

(一)体制内的生存哲学:用心做有价值的事,应付那些毫无意义的事

朋友:我是一个想做事的人。对于公司的事,我有一个把握。对公司发展有意义的、能增值的,就用心做;毫无意义的事,形式大于内容的,也做,应付一下。体制内做事,关键在于心态。

第一,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公司的激励机制有问题,学会适应。不要为了争那个跟晋升、薪酬没太大关系的A,加班做明天的事,明天闲了,领导可能认为你工作不饱满。今天的事做不完,明天做吧,人总要吃饭睡觉的。

第二,材料是有截止期限的。PPT文化可怕之处不在于事情说没说清楚,而在于揣测领导想听什么,反复修改就是揣测上级想法的过程。写差不多就行了,截止时间一到,无论什么样,都是要上的,心里有数就成。

第三,领导决策永远是对的。有时候反驳领导所需要付出的时间与精力,比快速执行要多。实在不赞同,憋在肚子里吧,在哪个位置,就做哪个位置的事情。

第四,缺了你公司一样运行。过度认为自己的位置重要、自己做的事情重要,只会徒增压力。运营商企业里面,没有谁的工作是无法替代的。

(二)体制外的自由世界:让自己的思考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朋友:工作内外我是“两个人”。体制之内,我很少有自己的观点,更多的是执行。包括有思考的执行,和没有思考的执行。工作以外,我喜欢写社评和科技评论。平均每天工作10个小时,工作之外,花两三个小时时间读书和写作。现在每个月写评论收入和公司的收入差不多。

人可以不“进步”,但是不能不思考。我工作的过程其实也是思考的过程。外出选址,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以及很多引起思考的事。举个例子,有个小区信号不好,业主投诉信号,我们要选址建站,也会有人阻拦,投诉辐射。你可以思考很多,比如人们对基站辐射的认识,不同人的利益诉求;比如国家成立了铁塔公司,对选址有什么影响,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把思考变成评论,影响一些人。一方面,杂志媒体有需求,有一定的稿酬,算是给我的激励。另一方面,我希望我的观点能够影响到有影响力的人。

给运营商的建议:战略极简,战术不折腾,激励机制有所突破

陈述:确定这样不会人格分裂?为什么不找一件自己喜爱的事情,专心去做呢?

朋友:每个人都扮演不同的角色,每个人都是“多面人”。我并不讨厌当前的工作。工作上的见闻和读书,构成我思考的输入。总体来看,它带给我的利要大于弊。也有朋友找过我,换行业或者创业的都有,至少目前,没有让我下定决心离开的。

陈述:不把自己的能量全部用在公司上,不看好公司?公司怎么看你?

朋友:如果不看好,早就离开了。转型的痛是短暂的,运营商终究是会好的,只是不知道这个过程要多久。虽然是个小人物,我还是希望能够亲身经历这个波澜壮阔的过程。公司怎么看我的问题,我相信公司不会拒绝想做事的人的。

陈述:对运营商提几点建议?

朋友:一点是战略极简。在战略制定和战略宣贯上都要下功夫。我身边的人都知道公司处境越来越不好,知道公司要转型、要改革,可是还是不太清楚公司想怎么走,我觉得这是战略的失败。运营商几十万的兵,需要的不是多么复杂的战略,越简单越好。大家都清楚,才好向统一的方向使劲。另一点是战术不折腾。给听的见炮火的人更多的决策权,闭门造车出来的决策,往往打错方向,纠错的成本很高。少点形式,多点实干。第三点是希望激励机制上能够有所突破。股份改革是好的方向,关键还在于怎么落实。政策下达多考虑实际情况,比如量化薪酬就不适合全员推广。创业孵化是创新,员工创客化,积极性更高。

【钛媒体作者:梅花园陈述;微信公众号:mhy_chenshu】

本文系作者 梅花园陈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梅花园陈述
梅花园陈述

手机、通信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陈述(mhy_chenshu)

评论(4

  • 梅花园陈述 梅花园陈述 回复清欢之树 2014-06-23 10:46 via pc

    赞同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清欢之树 清欢之树 2014-06-22 15:35 via weibo

    笼中人,中国运营商的行业地位和通信的行业性质注定部分IT精英入职运营商,但早期行政的印迹及休制的禁锢注定了他们笼中人的现状,焦虑中挣扎

    0
    0
    回复
  • Kirdy Kirdy 2014-06-22 15:17 via weibo

    用心做有意义的事,应付无意义的事,尼玛贴切 //@钛媒体:#摘声#有两种人焦虑。一种是中层干部:上面派下指标,硬着头皮接;下面要带着队伍,不能硬性摊派,很费脑筋。另一种是入职两三年的新同事:做着琐碎的工作,没有多少成就感。处境好的能力不够,担心好景不长;处境差的能力较强,感觉怀才不遇。

    0
    0
    回复
  • yao_qq yao_qq 2014-06-22 14:52 via weibo

    #摘声#有两种人焦虑。一种是中层干部:上面派下指标,硬着头皮接;下面要带着队伍,不能硬性摊派,很费脑筋。另一种是入职两三年的新同事:做着琐碎的工作,没有多少成就感。处境好的能力不够,担心好景不长;处境差的能力较强,感觉怀才不遇。两种情况都会焦虑。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