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高群耀:什么卡住了中国视频内容生产的脖子?

摘要: 野蛮生长的中国电影产业来了一头闯入瓷器店里的野牛,新闻集团全球前资深副总裁要做中美电影产业的搭桥人、电影制作和发行的造雨人、产业链上各个环节的整合者。

6月17日,高群耀宣布贝森娱乐传媒集团成立

6月17日,高群耀宣布贝森娱乐传媒集团成立

谁都看得见中国电影产业在最近10年里所迎来的大爆炸景观,不论从总票房、影片数量、电影院数量等方面,都有令人咋舌的增长。

这可真是一个野蛮生长的年代。

但与此同时,中国电影产业的薄弱之处也暴露无遗。在总票房中,近一半的收入被国外大片卷走;与拥有40000块银幕但人口数量少得多的美国相比,中国银幕拥有量还处于较低水平;而在剧本、人才、融资和创意管理等方面,几乎没有成熟的体系可依赖。

需要解扣人。

6月17日,贝森娱乐传媒集团在上海宣布成立,其合作伙伴和已投资公司的名单堪称豪华:美国国家电影学院(AFI)、好莱坞顶尖的创意管理和经纪人杰夫·伯格及其公司Resolution、好莱坞完片担保公司FFI、博纳影业、华晟泰通、航美传媒、幸星动画、盛大文学、腾讯……如同贝森的名字:Bison,这家新公司就像是闯入中国电影产业瓷器店里的野牛,要做中美电影产业的搭桥人、电影制作和发行的造雨人、产业链上各个环节的整合者。

走上前台的掌舵者,是新闻集团前全球资深副总裁、中国首席投资官高群耀。回顾在新闻集团的8年经历,高群耀戏称自己是坐在IT、互联网、通信、传媒四大产业的融合、混战大戏前排的人——他同时也是亲历者:新闻集团对博纳影业、迅雷、珍爱网等的投资均由其操盘。

在6月17日我对高群耀的独家专访中,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高要做的事,很像是20年多年前他在Autodesk、微软所要完成的任务:创造一个“混血儿”,既能嫁接西方的资源,又能深具中国特色,从而在中国市场爆发之际冲浪而上。

要玩就玩大的。

在几经挫折之后,新闻集团在中国的业务已乏善可陈。转身之后的高群耀,这一次则决意双脚彻底踏入内容产业。贝森娱乐传媒集团由高与徐沛欣联合创立,此前,贝森资本已低调投资了博纳影业、Resolution、航美传媒等多家公司。高希望这家公司最终能成为中国电影产业链上的整合者,生态环境的构建者。

有意思。

 

访谈干货如下:

1、对比好莱坞与中国电影产业的差距,就像是麦当劳和隔壁王小二牛肉面的竞争。实际上,这是一个体系在跟一个人的竞争。

2、中国电影业的蛮荒时代会结束。当投资回报回到理性曲线的时候,盲目投资的泡沫会很快消失,一个煤老板为了一个女人就投资拍摄电影的故事会越来越少。

3、从1993年第一部所谓合拍片出现到今天,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成功的所谓中外合拍片。

4、百分之百的中国模式不灵,百分之百的好莱坞模式放到中国也不灵。贝森娱乐的特色是中外结合,要把好莱坞上百年的经验积累、核心运营方式和产业资产的精华,一勺子捞出来,拿到中国磨碎,在中国落地。

5、在新闻集团8年,最深刻的一个感受是,传统产业对行业破坏者的态度总是从不屑到不承认、到不得不承认、到最后不得不分账。因为互联网把内容产业的饭钱都弄没了。

以下文字根据对贝森娱乐传媒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高群耀的独家专访整理:

 

什么卡住了中国视频内容生产的脖子?

在新闻集团的8年,我主持投资了像博纳、迅雷、珍爱网等,亲身经历和参与了IT、互联网、通信、传媒这四大产业的融合,既参与“混战”,又像是坐在第一排看着几大产业是在发生怎样的变化,从而非常清楚的目睹了数字化革命如何重塑了传媒和娱乐业。所以,不是我“改行”了,而是“行”改了。

今天的美国,网络宽带在晚上的流量,几乎被两家视频公司占据:一个是Hulu,一个是Netflix。消费者的移动设备现在比牙刷还多,已经成为人们的数字器官。在中国,年轻人平均每天有6个小时的时间,眼睛是粘在移动设备上的。而就中国电影产业而言,在最近3年,院线每天以10到18块新银幕的速度在增长。从小屏幕到大银幕,让文化产业迎来大爆发,更推动了对视频内容的巨量需求。这让消费者兴奋不已,但同时也极其不爽:因为需求无限而供应不足,在今天这个现象特别明显。

是什么卡住了中国视频内容生产的脖子?什么时候中国能诞生像美国那样的六大电影公司?在两年前主导了新闻集团对博纳的投资以来,我一直在围绕这个话题进行思考。如果对比好莱坞与中国电影产业的差距,就像是麦当劳和隔壁王小二牛肉面的竞争。

实际上,这是一个体系在跟一个人的竞争。即使中国有大片导演,偶尔可以在国际顶级电影节上斩获奖项,但这并不标志电影产业体系的完整性和成熟度。这就需要有识之士、需要产业、需要对中美了解的人,在这方面做出努力,同时,这也意味着巨大的商业机会。

在过去几年里,我也有机会了解了电影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和代表性公司。比如投资拍摄了《乔家大院》的华晟泰通、为演员提供人身保险的中体保险、动漫领域内的幸星动画、电影发行公司博纳影业,以及掌握机场传播渠道的航美传媒。我发现这些公司有共同点,就是后面有一家公司是它们的投资人,这就是贝森资本。由此,我认识了其创始人徐沛欣,共同的理念和缘分让我和贝森资本一碰即合,希望在娱乐传媒业能够做更大的尝试。

 

谁有好莱坞式的药方?

我特别同意冯小刚的一句评论:

“(好莱坞)那是美国电影工业的代名词,那是无数天才和大亨勾连组成的利益集团,那是在巨大财力支撑下把想象力发挥到极至缔造财富的梦工厂。而我却是在一个没有电影工业的国家拍电影的导演,和好莱坞唯一挂点相的就是影片和观众有点亲,可这并非因为我手里攥着好莱坞的药方,而仅仅是出于我的本能。”

这就是中国电影业的现实——现实的瓶颈就是产业链不完整、生态圈没有集成,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在以某个人的天赋力量和好莱坞那样的成熟工业体系在竞争。所以,研究好莱坞洋为中用,站在科技的前沿,探索商业模式和新的运营机会,寻找这个药方,助力中国影视产业规模化的发展,建立整个生态圈,这是贝森娱乐传媒的期许、梦想,也是使命。

贝森娱乐传媒集团是一个中外资源相结合、投资和运营相结合、创新和积累相结合为特色的公司。将以中国的制片商为服务对象,成为影视产业的资源库,创新机制、创新管理,为制片商提供关键的服务性解决方案,打通创造高质量内容的产业瓶颈,并将中国电影推向世界。

 

点中产业薄弱环节的穴位

我们关注电影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并布局——

一是人才瓶颈。今天中国电影市场的票房主要靠几位名导演和名演员支撑,到去年为止,超过10亿票房的电影只有一个(《人再冏途之泰囧》),明天的电影之星、明天的张艺谋、明天的巩俐在哪里?因此,我们与美国电影学院(AFI)达成共识,贝森娱乐传媒将每年在中国寻找和赞助能满足AFI大师潜能标准的5位明日之星,支持他们实现电影梦想。

第二,电影剧本是中国电影的一个非常薄弱的环节,薄弱到了中国今天几乎没有以此为生的专业的剧本撰写人。甚至有相当一批电影公司在拍电影的时候,没有剧本,边拍边写,从而造成了中国目前电影片子里面,每年能立项1400部,最后变成产品的只有630部,能在电影院里出现的不到一半,而这200多部里有150部是“一日游”甚至是“几小时游”,刚一露脸就下线了。这就是电影剧本的粗糙、内容的枯竭所带来的恶果。而我们看今天中国电影的主要观众,平均年龄是21.7岁,所以网络文学将扮演着不可避免的,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因此,贝森娱乐传媒将打造真正的中国电影编剧人的平台,和盛大文学结成联盟,把盛大文学的700多万部的小说转化为编剧的素材库,建立7 × 24小时的专业化生产线,把小说延伸到娱乐产品,给电影人提供更多的《失恋33天》、更多的《中国合伙人》,从而解决中国电影生产源头的瓶颈。

第三,我们也看到了,在整个中国电影产业当中,大多数的东西都是纸上谈兵,能够把一个主意变成一个实施的操作方案,一个非常大的瓶颈就是资本。其中一个最核心的环节就是完片担保,没有人敢担保就没有人敢投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穴位,点了这个穴位才能有将来,所以,贝森娱乐传媒将和美国最大的电影金融公司FFI探讨合作,填补这个产业的空白。

另外就是融资能力。攒局人是好莱坞电影工业核心人物之一,他们既是专业的创意管理者,又是人才的经纪人。贝森娱乐传媒已经投资了好莱坞最著名的人才经纪公司Resolution,我们将进一步加深合作。

第四,大数据挖掘。移动互联网在重塑几乎所有的行当,当然跑不了电影。而传统内容生产行业的最大毛病就是一个与所服务的消费者隔离。连接消费者是将来的必由之路,如何和他们互动,如何使粉丝作为制作过程的参与者,是这个行业的关键。

而今天,微信已经成为中国甚至全球许多消费者的社交、文化生活的“操作系统”。所以,贝森传媒还将与腾讯一起合作,共同打造“微影时代”,利用微信平台提供有关电影的服务,从销售电影票到收集消费者反馈,既连接电影院与观众,未来还将连接制片方与粉丝,使得原来传统意义上的内容媒体就此走向新传媒,它的标志就是你能否和消费者连在一起。

 

搭桥人·造雨人·整合者

这就是贝森娱乐传媒的价值:从人、创意、钱、数据上下工夫,我们有培养明日之星的摇篮AFI、创意管理的泰斗杰夫·伯格、提供剧本素材的源泉盛大文学、观众互动的平台微影时代、制片融资的担保FFI,内容宣传发行的渠道博纳、航美,由此构建完整的产业链,连接中美、连接资本、连接需求,为中国电影提供核心的资源和服务。

未来10年,是中国影视产业的黄金10年,一个全新的时代。铸就中国的好莱坞,创造多赢的新桥梁,填补中国电影工业产业链上的空白,助推整个产业规模化、正规化,和中外影视伙伴共同成就良好的生态圈。我们要撞击的第一个球,是中国电影进入真正的工业化;第二个球,是因为中国的崛起,而使得全球电影产业进入一个新世界。

 

[TIPS]

中国电影产业有多繁荣?

票房:

2013年,全国电影总票房达217.69亿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普华永道发布的《2014-2018年全球娱乐及媒体行业展望》报告预测,到2018年,中国票房收入还将增至59亿美元,涨幅达88%。

观众:

2013年,全国观影人次6.134亿,同比增长32.4%。

银幕:

2013年新增影院数量约900座,同比增长39.6%;新增银幕5077块,银幕总数突破1.8万块,放映场次增加约40%。

“大片”:

第一部票房超过10亿元的影片在2012年底诞生,这就是《人再囧途之泰囧》。

投资:

据《理财周报》统计显示,2009年至今已有25只基金投资于影视行业,规模总计高达307亿元,单只基金规模超过12.28亿元。其投资回报率都相当可观,如清科凯盛·影视产业投资基金承诺收益率为10-12%,海润盈峰基金预期年化收益率更是高达15-25%。

 

本文系作者 仇勇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仇勇
仇勇

不虚美,不隐恶,不瞎争论。专注传统媒体转型与新媒体实践研习。新书《新媒体革命——在线时代的媒体、公关与传播》正在众筹出版中

评论(26

  • 群众 群众 回复青猫先生 2014-06-26 09:29 via pc

    个性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四无小子 四无小子 2014-06-25 19:51 via pc

    没有好的剧本,都是扯蛋.....

    0
    0
    回复
  • 开心小甜心 开心小甜心 2014-06-23 23:43 via pc

    我去

    0
    0
    回复
  • 青猫先生 青猫先生 2014-06-23 10:04 via pc

    后面内容没看,看到这个题目就知道很多问题都知道,就是无法解决,广电总局这帮大爷大妈不退休永远出不来好东西,这是必然,但是你看伊朗同样审查严格但是还是能出来《一次别离》这样的电影,无论从各个层面其实中国电影人的水平都可以做到,核心问题还是我们的创造力不足跟风严重,电影还是个性化的东西,个性化是符合大众化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而多数时候我们把大众化放在前面,把个性化放在最后,这就有问题了,同样我们总是一窝蜂的拍一种电影,电视节目也是,相亲火了全是相亲,爸爸火全是爸爸,好歌手火了,全是好歌手,最牛的是连这个火了的模式也是我们买来的,归根结底是我们怕输,怕失败,这是一个可怕的事儿,当怕成了电影活动的最重要的障碍的时候我们从创作初衷就是求稳,求稳就是求同,那最后的结果就是千篇一律,终于有一个不同的可能因为资金不够,观众不买单,最后死掉,像《万箭穿心》《飞越老人院》《我是植物人》《钢的琴》这样有口碑的小片,总是无法走到观众面前,连媒体都怕报道他们没有价值,那最后的结果我们都看到了,除非像廖凡弄个影帝,《白日焰火》才获得关注,但这毕竟是少数,所以电影之路何其艰难啊。

    0
    0
    回复
  • xxz xxz 2014-06-23 03:08 via pc

    嗯,这分明是用标题骗眼球的广告文。商业价值周刊嘛

    0
    0
    回复
  • thman thman 2014-06-22 23:12 via pc

    在中国永远也解决不了

    0
    0
    回复
  • thman thman 2014-06-22 23:11 via pc

    广腚总菊

    0
    0
    回复
  • titanboss titanboss 2014-06-22 21:59 via pc

    就是恶心人的广告帖,整个这么大题目来贴金臭不要脸至极!电影根子在文化,拿瓶颈当幌子,扯nm蛋!赚你的快钱得了。道和术云泥之别,拜托自己弱智就算了,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

    0
    0
    回复
  • conner qiao conner qiao 2014-06-22 17:15 via pc

    就行业论行业永远解决不了

    0
    0
    回复
  • Alanelou Alanelou 2014-06-22 14:51 via pc

    值得看看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