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微信封杀行动,看社交软件的治理困局

摘要: 我国即时通讯服务用户已经突破8亿,但移动社交平台也因谣言、诈骗活动以及暴力色情等信息大肆传播而饱受诟病。微信开始加大封杀力度,并通过雷霆行动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这再次暴露了所有社交平台都曾经或正在遇到的两大难题:如何商业化和如何跨越治理陷阱。

仅仅半年,微信累计封停2000万个招嫖账号,3万个假货公众账号。今年3月至今,QQ及QQ空间封停恶意账号25万个,禁止15万条恶意链接的传播。

腾讯日前公布的这样一组数据,被宣传为年初启动的打击网络黑色产业链的雷霆行动的成绩。视其为战果的话,不得不说雷霆行动成绩斐然。然而,大多数人看到这组数据的第一反应是,天啦,微信上售假和招嫖的人竟然这么多!

作为超级APP的微信,在用户规模上衔枚疾进,并提出了“连接一切”的口号,使外界对它的未来充满了想象,然而从目前情形来看,微信在前期的商业化尝试上并不顺利,真正活跃并借助微信挣到钱的多是雷霆行动打掉的黑色产业链。社交网络上常常存在黑色产业链的进化能量,而所有社交平台都曾经或正在遇到这两大难题:如何商业化和如何跨越治理陷阱。

 

被改变的网络黑色产业链

老话说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何况一直以来在互联网上最先挣到钱的就是色情、诈骗等利用人性弱点成长的黑色产业。在移动端,微信聚合的数亿用户,以及“SOLOMO+O2O”能力,也在快速地改变着下面这些黑色产业链:

卖淫:互联网天生是信息载体,它让卖淫这个古老而又不被法律允许的行业得以很好的潜行并发展,于是早几年,我们看到了地方性论坛、BBS、大型聊天室、聊天工具都先后沦陷为招嫖场所,其中一些不得不因此而关闭。但是,跟微信一类能提供LBS服务的移动社交工具相比,聊天室等招嫖的渗透力、信息到达的准确率要低得多。因为有了微信,我们知道有一种约炮叫“摇一摇”,有一种招嫖叫“附近的人”。在微信自己对产品的解读中,有一种说法是,“‘摇一摇’,有枪声,会张开再缩起来,这个动作其实也蛮色情的。我们制作这个‘性感’动作的时候,还做了一个更色情的,但是色情的你看到的是色情,不色情的你看到的是不色情。” 我相信微信看自己的产品设计不是色情的,可卖淫团伙却把他很好的发展成了招嫖的工具。

水军:水军及其所代表的网络公关大兴于微博时代,腾讯微博的一位负责人几年前接受本人一位记者朋友(那位朋友现在已经不做记者)采访时曾透露,某微博上的大号大量被商业势力控制,据其估计有五分之一的大号被几个人控制在手上。随着微博式微,微信崛起,这些大号摇身一变,在微信上重辟战场,而且跟微博时代相比还转型升级,做大做强,各种自媒体联盟开始出现。甚至在微信时代没有找到机会的一些从事信息生产的个人,也开始下水。跟微博作为信息广场不同的是,微信的关系是强关系,来自熟人的转发更容易获得信任,因此微信上的水军生意比微博更加隐蔽、传播效果也更好。

售假:假冒伪劣从未消失过,因为假名牌的需求一直存在。只是以前我们习惯于把它叫“义乌货”,随着电子商务的兴起,很多假冒伪劣转道电商平台。然而随着淘宝等网购平台越来越规范,并逐年加大对假货的打击力度,无处藏身的制假售假者们忽然发现微信成了一个天然的避风港,于是一夜之间我们的朋友圈里冒出了各种代购、正版、高仿名牌。

除此之外还有诈骗、传销等黑色产业,也在微信上迅速拓荒,找到落脚空间,相关案件层出不穷。

 

社交软件治理陷阱

从上看来,不管微信在聚拢用户的速度上如何比以往的社交平台更加迅疾,但同样未能避免被技术这把双刃剑所伤,陷入了社交软件的治理陷阱。

什么是社交软件的治理陷阱?纵观全球互联网产业,用户数巨大的超级APP多是社交软件。这些社交软件成长过程中,都面临着色情、诈骗、暴力组织的入侵,其巨大的能量被这些黑色产业所利用,给社会治理带来了很多新难题,各国政府都曾为此神伤。

以巴西为例,该国的检察官称,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管手段,Orkut成了违法活动的温床,该国有90%的网上违法案件与Orkut相关。在我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数据显示,我国移动即时通信服务用户已突破8亿。但是,移动社交平台也因谣言泛滥、诈骗活动猖獗、暴力色情等信息大肆传播而饱受诟病。

为什么社交软件容易滑入这个陷阱?在我看来,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是用户高增速及其体现的社会性与单个互联网公司的控制力之间的矛盾。西谚云,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然而社交软件圈下海量用户,建立起一个帝国往往只需很短的时间。在一个用户过亿的平台上,鱼龙混杂,构成虚拟社会。而在真实世界中,社会治理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除要有各种组织机构外,还需要社会契约、道德、法律等软环境,需要不停地去修补和建设。但是互联网“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产业规律决定了它不可能给你太多时间慢慢地去完善治理。更何况单个的公司,没有执法权,缺乏对这个巨大虚拟社会的控制力。

二是加入社交平台的低门槛,给各种黑色产业链的滋生提供了便利。和网络交易等需要实名制的平台不同,社交平台有一定娱乐性,完全实名便丧失趣味性。因缺乏身份验证,社交平台的准入门槛非常低,各种牛鬼蛇神夹杂其间,遭打击后换个马夹就可重新上来,而且还比较隐蔽,不容易被抓到。

以微信为例,在成长初期,水至清则无鱼,可以对很多灰色边缘地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如今高楼落成,如果不能有效打击掉这些黑色产业链的话,那么微信就是一个没有建设能力,只是对现有秩序有破坏能力的平台。

这种破坏力也已经被管理部门所见,今年来,国家先后开展了打击网络淫秽色情的净网行动,部署了为期一个月的微信等移动即时通信工具专项治理行动等。这些整治活动让微信如履薄冰,于是不顾舆论批评,对一些自媒体进行了无情封杀,同时还有了雷霆行动的这份成绩单。

不过对微信来说,要让这个平台上只长“仙草”,不长“毒草”,光有这些是远远不够的。要打造连接帝国的微信,如果没有界限,不给自己划定疆域,立下“宪法”,必然会为“毒草”疯长所困惑。不信你看,历史上没有界限的帝国,大都是游牧文明,它们没有根,带给人类的破坏远远大于建设。

本文系作者 二娃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二娃
二娃

移动支付研究者

评论(1

  • 极品装逼欧阳公子 极品装逼欧阳公子 2014-06-12 17:07 via weibo

    哥发一个科技类的文章,证明哥也是个文明人啊,大家要睁大双眼呀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