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C实践者:技术如何让教育资源民主化

摘要: 如何将世界上最优质的教育资源——如哈佛、MIT、斯坦福大学的名牌课程,通过技术手段,以真正“上课”的方式,免费传播到世界上最偏远和困苦的地方?一种被称为MOOC(Massive Online Open Course,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的教学模式提供了一种可能的答案。

想象:如何将世界上最优质的教育资源(哈佛、MIT、斯坦福大学的名牌课程)通过技术手段,以真正“上课”的方式——有别于过去的网络公开课,免费传播到世界上最偏远和困苦的地方?

已经有了一个答案。在过去的两年,一种被称为MOOC(Massive Online Open Course(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的教学模式已经风靡全球。事实上,倘若你相信人各有异,那么当看到上百名学生挤在空气流通不畅的阶梯教室,以接受能力和兴趣爱好相同为假设,听一名教师口若悬河讲上50分钟,或许就会对人类对教育问题的重视程度产生怀疑——要知道,这样的教育体制还是在工业革命高潮中形成的。

多年以来,人们期望用技术,实现教育资源的民主化,这也是MOOC带来的光亮。至于它是否会颠覆现行教育体制?尚无定论,但可以肯定,以创造力为驱动的互联网技术,正在改善人类创造力的源头之一,教育问题。

什么是MOOC

这是美国《时代周刊》上的一个故事:2012年9月17日,巴基斯坦政府以封锁一部电影预告片为由,切断了YouTube访问权。这一行为的一个不起眼的后果是,扰乱了巴基斯坦国内215名参加一门MOOC课程学习的安宁。这门免费的大学课程由世界三大MOOC平台之一的Udacity开设,课程的网站上包括几百段YouTube短片。全世界有两万多人同时注册了这门课,其中包括11岁的巴基斯坦女孩尼亚齐,她正在做期末考试第6题时,出现了一行令女孩伤心的讯息——“该站点无法访问。”

尼亚齐的小小心愿是在12岁生日前掌握这门物理课,但由于MOOC课程是定期开课,错过就得等下次了。现在离生日只有一个星期。她不太知晓外面的世界,只是在这门课的讨论区里发了一个帖子:“我很愤怒,但绝不会放弃的。”

也许事情的走向谈不上奇迹,却足以让尼亚齐感受到世界的善意:不到一小时,在马来西亚参加这场考试的男孩科萨里法尔,开始把考题的详细介绍发给尼亚齐;一个同样在上这门课的葡萄牙物理教授布里吉达,想创造一种新的解决方式让尼亚齐绕过Youtobe,很遗憾并未成功;与尼亚齐同龄的英国男孩威廉许诺帮忙,还告诫她别在网上说关于政府的负面讯息。最终,当天夜里,葡萄牙教授花4个小时成功下载了所有视频,把它们传到了一个无需审核的网站。第二天,尼亚齐如愿通过考试,然后发了个新帖子,内容是43个“耶!”。

这样的故事并不常见,但发生这样故事的平台已被搭建。

2011年10月,斯坦福计算机教授AndrewNg(不久前宣布出任百度首席科学家)在网上开了门叫“机器学习”的MOOC课程,超过10万人报名。与此同时,另一位教授特隆也开了门“人工智能”的课,注册者众多。“我当时去看了一场 Lady Gaga的演唱会,在那里琢磨:‘我班里的学生比来看你演唱会的人还多呢……人们给我写了几千封直入心扉的电子邮件,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商人、中学生、退休人员、正在做透析的人……”特隆回忆。

不久之后,两位教授分别创立了两大MOOC平台Coursera和Udacity。第二年4月,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成立了edX平台。2013年底,Coursera已独揽近600万注册用户,平台聚集了来自全球107所大学558门课程,edX和Udacity也都超过百万用户,非英语平台也日渐增多。

去年10月10日,清华大学加入edX联盟,发布中文“学堂在线”MOOC平台,学生可在“学堂在线”修习学分。“国内大学也正在被逼着变化,先‘圈地’嘛,让自己在新的教学模式上有一席之地,现在国内大学做得还是很不错的。”果壳MOOC学院运营主管张穆君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果壳MOOC学院以一种更贴近用户体验的方式投身于这场变革:学院提供全球MOOC平台课程的中文信息,课程点评,笔记和学员的讨论空间,试图促进更高效地社会化学习。

为什么是MOOC

在线教育由来已久,最近一次高潮就是网络公开课。但它充满了拒绝感,隔着屏幕,你像是千里之外一个无足轻重的旁听生,谈不上任何参与度。这也正是MOOC的优势,它拥有一套自己的学习和管理系统。

譬如,MOOC教师的讲解视频通常很短,几分钟到十几分钟。“虽然每周你要听一两个小时的课,但它打得很散。现在人能够容忍的长度越来越短,我个人觉得今后MOOC可能越来越碎片化。据我所知,MOOC平台都在做非常周密的数据分析,统计一门课一旦超过多少分钟,人数会急剧下降,进而控制时长。”果壳网的宗唯伊上过四门MOOC,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时间变短意味着注意力的集中,在一次TED大会上,Coursera创始人之一Daphne Koller这样说到:“在传统课堂上,当我提出一个问题,大概有75%的孩子还停留在对上一个问题的困惑里;15%的孩子沉浸在Facebook里;剩下10%的聪明蛋们喊出了正确答案。而我把课程放上网,上万名学生必须在同一个思考节奏上给我反馈。”而且每个视频之间会有一些小测试,答对才能继续上课,类似闯关游戏。

此外,MOOC也有作业,deadline和期末考试,并由机器来打分,通过考试还可获得一张证书。果壳网CEO姬十三写道:“MOOC的‘成绩单’将不只是一个简单的‘通过’或者分数,而是一个丰富的,和每个人的行为直接相关的数据报表。对招聘者而言,这些数据也能更好判断某一应聘者是否适合这一岗位。”

不过,考虑到传统学堂教育占据了人类文明史的大多数时间,在最初接受周期,自然会产生一些具体的质疑之声:比如,MOOC证书有含金量吗?“现在很多人学习都比较功利,如果学完一门课还得不到认可,可能就不太愿意学了。”张穆君告诉记者,“相比初期,现在人们对MOOC的认可度有一定提高,几大平台,包括MOOC学院也在做一些事情,希望更多高校和企业能认可MOOC。像英国的FutureLearn平台,他们上上个月来中国,跟英国驻华大使馆文化教育处谈,希望能在这有一个线下考试,他们正和ACCA(英国特许公认会计师公会)合作,学员在FutureLearn学完,通过线下考试,可以得到ACCA的认可。”

也有一些值得欣慰的事发生,譬如,17岁的印度男孩巴韦因为在edX 电路与电子学课程中的考试成绩在前3%之列,被 MIT 录取。

至于MOOC平台自身的盈利方式也在探索之中。“一是向学生收费;另外是跟企业合作招聘;再有,如果高校想在平台开课也可能会收取一定费用;可能还有企业定制课程什么的。”张穆君介绍道。

未来的模样

技术推动教育,这观点再平常不过,但事实却如edX总裁Anant Agarwal所言:“教育在过去的500年中,实际上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上一次变革,是印刷机和教科书。”

戴曼迪斯在《富足》一书中如此描述工业文明教育的实质:

“标准化是教育规则,同一性是教育的预期结果。同一年龄的所有学生使用相同教材,参加相同的考试,教学效果也按同样的考核尺度评估。学校以工厂为效仿对象:每一天都被均匀地分割为若干个时间段,每段时间的开始和结束都以敲钟为号。”

那么,未来教育将是怎样一番景象?一个稍显激进的预言来自美国《国家利益》杂志:“未来五十年内,美国4500所大学,将会消失一半。”一个更加激进的预言来自Udacity的创始人特隆,据他估计,五十年后大概只剩下10所实体大学。

对于后者,张穆君并不认同。“我们虽然是做MOOC的,但不觉得它可以完全取代现代教育,而是会成为它的补充,跟现代课堂形成互动。在国外叫‘翻转课堂’或者混合式教学。”张穆君告诉记者。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教师“讲台上的贤人”的角色将会逐渐改变。“过去很多人不愿当老师,觉得那会像机器一样,对着不同的人讲着同样的内容,但以后,老师会自己录像或者用其他学校更知名的老师的视频放给学生,讲的是更前沿的东西。他自己要从一个讲课人变成一个辅导员,给学生进行答疑和小组讨论。”张穆君说,“一般概念上认为,学习是老师在讲,学生在学,但其实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在学生的习惯养成和行为培养方面是更加重要的。有人说MOOC会让老师都失业了,这不可能,一对一的陪伴有可能会更多。”

此外,可以想象,以“连接”为导向的互联网技术,将会使未来包括大学在内的组织“社群化”,这也许会打破既有的课程制定体系,实现“自由人的自由联合”,让兴趣真正成为教育的源动力。

那么,下一个问题是,如何培养学习兴趣呢?“孩子们面临的是一个无时无刻不充斥着媒体信息的环境。要怎样做,才能与网络、电脑游戏、电视竞争并胜出?”戴曼迪斯在书中写道。

他给出的答案颇具理想色彩——教育游戏化。他以电脑游戏举例:“电脑游戏是个评估系统,你每时每刻都在尝试解题,接受评估。它真正优势是它们能把21世纪的各种技能教给学生。《模拟城市》和《模拟乐园》有助于开发学生的规划能力和策略性思维能力;互动类游戏堪称合作能力的伟大教师;至于由玩家定制的游戏,则可在培养学生的创造性和创新能力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不久之后,我们会创造出一种全新的以游戏为基础的学习方式:它属于深度学习,同时又能让学生有身临其境之感,甚至会导致学习上瘾。到那时,我们回首往事,重新审视以往那种被工业化模式统治了100多年的教育模式时,一定会深感疑惑。”

同样深感困惑的肯定还包括edX总裁Anant Agarwal,他幽默地说道:“从教学楼搬到电子空间,书籍变成平板电脑,从水泥砌成的砖瓦房,搬到数码宿舍,但是我想,我们的大学里还会需要一座教学楼,否则以后我们该如何告诉子孙们,你的爷爷奶奶坐在那个屋子里,整整齐齐,像玉米杆一样,看着讲台上的老师授课,甚至都没按一个回放键。”(原文首发于《华夏时报》,此篇为完整版)

【本文作者李北辰 ,作者新浪微博:@李北辰啊 ;微信公众号:future-is-coming】

本文系作者 李北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北辰
李北辰

知名科技自媒体,致力于为您提供文字优雅的原创科技文章。个人微信:libeichenniubi;微信公号:李北辰

评论(12

  • zgg2355 zgg2355 2014-10-23 22:02 via pc

    慕课对高等教育意味这什么? www.zijinjue.com/detail/1/5334.html

    0
    0
    回复
  • freedream123 freedream123 2014-06-15 09:43 via weibo

    如果中国互联网不开放,无法共享世界顶级的智慧成果,中国将像鸦片战争时期一样,为闭关锁国付出代价。

    0
    0
    回复
  • 李北辰 李北辰 回复梅头脑也牛B 2014-06-13 23:20 via pc

    hao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梅头脑也牛B 梅头脑也牛B 2014-06-13 14:59 via weibo

    哈罗,我是牛B集团的梅头脑,也是网络红人@牛B哄哄的李大嘴 的好朋友。我也喜欢电商、互联网、品牌、职场等讯息,如果伟大而英明的而且充满智慧的您不嫌我笨头笨脑的,咱们交个朋友好吗?

    0
    0
    回复
  • 李北辰啊 李北辰啊 回复powered_2013 2014-06-12 22:37 via weibo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powered_2013 powered_2013 2014-06-12 15:50 via weibo

    @李北辰啊 我倒是觉得,现在一个更应该关注和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引导普通民众如何在信息社会学会主动学习的能力,文绉绉讲就是如何提高“信息素养”,Mooc的方式确实是当前讨论的热门,从理论上来说也是提高教育公平。但现实的情况是很多大学生都不知道Mooc,更何况普通民众。所以,我个人认为,国家应该投入资源关注普通人,来提高他们在信息社会获取信息的能力。

    0
    0
    回复
  • 庭前言叶 庭前言叶 2014-06-11 14:30 via weibo

    现在都直接上coursera,mooc的位置略尴尬。

    0
    0
    回复
  • 乱报天气曹喵喵 乱报天气曹喵喵 2014-06-11 12:50 via weibo

    回复@玛雅蓝-7:嗯嗯……

    0
    0
    回复
  • 乱报天气曹喵喵 乱报天气曹喵喵 2014-06-11 12:45 via weibo

    路还很长啊看来……希望早期的这些误解不会对后来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0
    0
    回复
  • 玛雅蓝-7 玛雅蓝-7 2014-06-11 12:38 via weibo

    MOOC那种“让每个人都能享受世界上最好的教育资源”的情怀很美好,但从我接触的MOOC学习者看来,目前它发挥的价值主要在于为高素质的人打通学科边界。最需要接受教育的人还不具备相应的自学能力,MOOC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李北辰啊:转发微博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