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较于传统时代,互联网时代的群体行为更为多样性

摘要: 互联网时代的群体行为之所以如此多样分散,原因在于当前的资源已非传统的物质资源形态了,资源形式从有形变成了无形,这种无形的资源让企业很难掌控,它们分散在不同的企业中,消费者的消费选择因此增多了,权利不断向消费者倾斜。

互联网时代,群体行为具有高度的离散型,表现为群体行为的多样性,即个人决策自由以及行动相对不受限制。当下所谓的粉丝经济,指的是企业通过大量的粉丝集聚从而获得盈利,粉丝集聚的时间短、盈利的速度较之传统企业要快的多。但是这种大量粉丝集聚的群体性为并非群体行为的单一性,而恰恰说明互联网时代群体行为的多样性: 粉丝能够快速的积聚起来,而分散的速度也是在瞬间发生的。这种快速的随聚随散性让整个互联网时代充满了变数,诸多企业在面对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多样性群体呈现出的消费行为时,一时半会找不到盈利的痛点在哪里。

传统时代(较之于互联网时代),群体性为表现出高度的同一性,根本的原因在于传统的企业疆域绝对封闭,决策资源只掌握在金字塔形的上级手中,这种决策资源的分配是极为不平衡的;另外,传统时代的群体行为基本上只能在一种较为固守的环境中被组织起来,因为对外部物质资源的相对垄断让群体行为表现出较为稳定的行动方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具有破坏这种稳定的行动方式的个体行为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欧文•E•休斯曾对这种稳定的群体行为的缺点有过出色论述:狭隘的求同现象,对个人进取心与创造性的限制,难以忍受的遵从,称职但并不出色的工作表现,以及平庸的自满情绪。倘若接受现实,那么似乎一切都会很好,而未来则不过是现实的重演……当官僚制走向极端,它的缺陷将会取代其优点。在这种情况下,官僚制不是审慎地进行计划,而往往是即兴作出一些决策,执行起来也往往是手忙脚乱,无论是决策还是执行都是未经深思熟虑的草率之举,并且常会造成秩序的混乱。由于工作变成了乏味的例行公事,绩效出色的员工与绩效较差的员工在报酬上体现不出多大的差异,其产生的结果不是生产力的提高,而是生产力的降低。(转引自《公共管理导论》)

虽然在互联网时代下,企业的盈利痛点一时难以找到,本质原因在于这个市场的盈利痛点太多而不是太少了。群体行为的多样性,以及其呈现出来的即时性,对于企业来说基本上都是在瞬间发生的,企业的产品生命周期很长,而且不排除企业的经营反应慢等多种原因,所以盈利痛点的寻找始终困扰着企业。精准的市场定位在资源相对稳定的传统市场而言也绝非易事,更何况在当前海量的赢利点面前,无所适从基本上成为了不同行业通行的迷茫。

传统的群体基本上被钳制在某一个企业中,因为行业的资源很有可能被垄断在某一个企业里,所以消费者的消费选择太少了;互联网时代的群体行为之所以如此多样分散,原因在于当前的资源已非传统的物质资源形态了,资源形式从有形变成了无形,这种无形的资源让企业很难掌控,它们分散在不同的企业中,消费者的消费选择因此增多了,权利不断向消费者倾斜。最终,企业和消费者各自的权利终将会达到一种动态的平衡中。消费者无需将消费选择绑定在一个企业中,群体行为的多样性由此产生出爆发的状态。

贝索斯认为,过去企业花费30%的时间在产品上,70%的时间花在了行销上,这种方式在当前已经不合时宜了。他认为网络时代,这种依赖大笔广告预算推销产品的企业将会失去优势。虽然贝索斯这样的观点是建立在产品的口碑和优质的服务上的,然而对于我们说明群体行为的多样性同样有用:因为群体行为的多样性发生的太快,迭代更新的频率太高,群体选择的路径太多,所以这种传统的行销方式单从时间上而言,就已经失去了优势。群体行为的多样性总是伴随着粉丝经济的快速转向,这种转向对于每一个企业在寻找痛点的时候,都让他们感到快的不可思议,而这种不可思议,也正是互联网时代的迷人之处。

本文系作者 陈虎东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陈虎东
陈虎东

多家媒体签约作者、企业内容顾问,出版《场景时代:构建移动互联网新商业体系》一书。 上海碾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 个人微信号:12733540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