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冲突和社会秩序的重建

摘要: 从现在开始的几十年,我们将会开始步入信息文明时代,世界将在数据极大丰富的条件下,进入解体状态,每个人、每个组织都是中心(就像我们现在在社交网络上面一样),每个人同时是生产者和消费者。

从现在开始的几十年,我们将会开始步入信息文明时代,世界将在数据极大丰富的条件下,进入解体状态,每个人、每个组织都是中心(就像我们现在在社交网络上面一样),每个人同时是生产者和消费者。

(编者按:作者今天感冒发烧了,搞出这么一批形而上的东西来,对于纯粹思辨没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不看。)

最近一个阶段,越来越多的朋友都在感叹生意的艰难。做传统媒体的悲观绝望,做新媒体的也好不到哪儿去,光赚吆喝不赚钱。做硬件的公司自嘲自己不算科技企业,做科技的如微博facebook也在苦苦寻找商业模式。做线下零售的骂线上抢了自己生意,做线上的说我他妈的也亏钱呢。

这个时代怎么了?是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还是有些事情起了变化?这两天和两位我很要好的朋友长谈之后,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渐渐清晰了一些:此刻,人类社会正处于两个文明交汇的节点上,工业文明在信息技术的催化下正在向巅峰进发,它会在涅磐之后迎来真正信息文明的到来,但这个过程,必然是令人无比痛苦的。

四个文明 

人类文明从古至今,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狩猎文明,也就是石器时代,那个时候的人和动物区别其实不大,无非就是会用点工具会点把火,生存基本靠运气,劳动基本靠斗殴,谁力气大能打架谁就做老大,饿了就去打猎不饿就在家睡觉,基本没有多余的食物,根本没有世袭、民主这些政治概念。

第二阶段是农耕文明,人类学会种地了,不但饿不死了,而且还开始有剩余产品了,这时发生了个根本的变化,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产生了阶级,勤劳种地的人成了富人,懒惰的人还像以前做动物时那样穷着,两类人发现自己不平等了,富人一旦富过以后,就不愿意再穷回去了,于是希望保持现状,政治产生了,有人当了国王,有人成了奴隶。这个阶段的生产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大部分人生活在农村,以种地为生,只有小部分贵族在城市生活。讲究“奴隶道德”的基督教(尼采说的)和基本差不多也是奴隶道德的儒家学说,在西方和东方成为了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

第三阶段是工业文明。蒸汽机的诞生是标志性事件,根本的驱动在于启蒙运动,科学和理性的光辉照耀了西方,让人类的生产力如脱缰的野马一样突飞猛进。工业文明的特点是,自给自足的生产方式被机器大生产所取代,人类由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变成流水线上的一个螺丝钉,社会组织从原来的扁平化状态走向集中化,企业组织取代个人成了经济活动的基本单位。工业精神追求的是更多、更快、更便宜、更标准化,企业的管理方式强调自上而下的控制力。简单的说,虽然我们什么都有了,但是我们变得千篇一律,毫无差别,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失去了自由。

第四阶段是信息文明。信息文明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个我可不敢去下定义。我的感觉是,它从web2.0出现的时候就开始萌芽了,当前这个时点是它初现峥嵘的阶段,但是距离彻底进入,早说可能还有10年时间,要是不顺利可能还要再晚。所谓信息时代,是一个现实世界彻底数字化的时代,所有人、所有物、所有空间位置、所有时间、所有行为,全部都会数字化。云计算,是信息时代最大的基础设施建设。

虽然电脑在60年代就已经出现,网络也在90年代开始普及,但是我不认为那是信息时代的开始,因为他们只是工业文明框架之下的另一种更先进的生产工具而已,它们提高了效率,却没有改变根本性的东西——我们的生产组织方式、意识形态、社会形态。

而信息文明,则是要把工业文明的这套体系彻底颠覆掉的,就像工业文明颠覆当初的农业文明一样。信息文明的形态,是“失控”。凯文凯利的著作是对这个时代最好的预言。

我理解的信息文明 

要理解失控,我们就必须先把自己从小学会的工业文明思考方式先扬弃掉。反问一下这些问题:为什么一定要有企业?为什么生产一定是要大规模的?为什么必须要社会分工?为什么产品必须标准化?为什么一定要通过中间商进行销售?为什么非要扩大市场份额?为什么必须先生产后销售?为什么一定要控制所有一切?

工业文明最重要的假设是理性人和自由市场假设,这是奠定整个文明大厦的基石。由于人都是理性的,只会做对自己好的事情,所以人都是要更高更快更强的,都是要控制一切的。

而自由市场假设则认为市场是有效的,只是调节的时间可能会有些滞后。可是别忘了,自由市场假设有个关键性前提,那就是信息对称,而工业文明时代恰恰无法做到这一点。就好像不存在牛顿物理学假设的那个"理想状态"一样,信息充分的状态也是不存在的。

可以说,信息不对称,是导致工业文明不可克服的问题的罪魁祸首。

于是,一方面人类要实现理性人假设所提出的目标,另一方面又要面对一个信息不对称的市场,人们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来进行折衷。比如,工厂生产出了产品,但是它不知道谁需要产品,所以它就把产品放到商店里去卖,等着消费者自己来自投罗网。比如,品牌商购买媒体的广告,像撒胡椒面一样去通知所有的潜在消费者,而不是直接去向那些有需要的人推销。信息不对称还导致了过度的竞争,企业把很多成本花在遏制竞争对手方面,这等于抬高了产品的成本,最后还是由消费者来买单。

以上这些在工业文明再正常不过的场景,在信息文明时代将会变的可笑。我想那个时候的人回看这段历史的时候可能会笑,"你们看那些原始人,在不知道能不能卖掉的情况下,就生产了那么多的牛奶,最后还要倒在河里,这简直太2了。"因为在未来,生产是以销售为指导的,社会资源将不再像现在这样浪费,效率的提升不是靠成本降低,而是靠浪费的减少。

在信息文明的社会里,我们现在的企业组织、国家可能会最终瓦解,起码目前单纯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可能会瓦解,代之以目标多元化的新型组织。那时,指导商业行为的不再是类似比尔盖茨、拉里佩奇这样的领袖,命令会来自一个个分散的个体。生产多少东西,不是提前几个月就由领导决定,而是由消费者把需求输入matrix(借用黑客帝国的概念,用在这里应该挺形象的,但是它不是像电影里那样的一个有自己主观意志的主体,而是一个平台,把全世界连接起来的一张巨网),然后再由matrix通知生产者需要做什么、做多少。

这么说可能有些枯燥,给大家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媒体,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行业,它的产品是信息,信息无形,因此它是最容易被数字化产品替代的一个行业,信息革命给这个行业所带来的变化也是最快、最彻底的。

媒体这个行业,原来也是由生产商(编辑部)、零售商(发行部)所组成的,和其他行业的生意模式没啥两样,只不过多了一个广告部,但广告部存在的前提是前两者。这个行业现在如何了呢?它几乎被彻底拆接掉了,开始一点点进入"失控"状态。编辑部这个生产商,现在被一大堆个人写手开始取代,比如腾讯"大家"频道就直接向个人购买内容而非向编辑部购买。与此同时,编辑部还发现,"码字"不再是一个专业技术活了,读者现在反过来也开始写稿了,而且写的比记者还好!

而发行部这个零售商,现在越来越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干什么的了,它发现读者依然在消费自己的内容,可是他们或者通过微博看到、或者通过微信看到、或者通过zaker看到,他们自发的还在进行好友之间的传播扩散,但是官方的发行渠道却被使用的越来越少了。

在媒体这个行业里,无论是生产还是销售,界限都模糊了。你的消费者同时也是生产者,你的销售对象同时也是你的代理商,他们每个人自己都是一个中心,而不是像工业文明时代那样,以企业组织为中心。

媒体行业的情况大家很容易理解,如果它蔓延到其他行业呢?有没有这个可能呢?在信息时代,我觉得有可能。如果3D打印技术成熟的话,每台打印机像现在我们用自来水、天然气一样,连接一个传输生产资料的管子,然后想要什么只要在网上买个图纸,用它打印出来就是了。这,不是和现在我们用iPad看电子书一个道理吗?

结语 

如果我上述的判断站得住脚的话,那么现在在各个行业所出现的问题,都有一种合理的解释了,那就是"文明的冲突和社会秩序的重建"。旧的工业文明和新的信息文明在我们的时代交汇,必然泛起无数沉渣。电子商务的这前十几年,可以说是用信息手段来升级工业文明的十几年,但它依然没有超越时代的局限。而从现在开始的几十年,我们将会开始步入信息文明时代,世界将在数据极大丰富的条件下,进入解体状态,每个人、每个组织都是中心(就像我们现在在社交网络上面一样),每个人同时是生产者和消费者。整个世界,在没有一个统治者的情况下,最终走向"失控"的和谐。

 

本文系作者 许 维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许 维
许 维

明道企业社会化协作平台副总裁,原《天下网商经理人》执行主编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