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承诺!惠特曼要怎么收拾那些“败家子”们的烂摊子

摘要: 惠普经历了卡莉、赫德和李艾科时代,一步一步滑向衰落的深渊。而临危登场的惠特曼最终将如何拯救残局?她给自己和惠普的“五年期限”能否制造“美国商业史上又一个强势复兴的故事”?对惠普和惠特曼最清晰梳理的一篇文章

惠普经历了卡莉时代、赫德时代和李艾科时代,一步一步滑向衰落的深渊。而临危登场的惠特曼最终将如何拯救残局?拿惠普眼下的困境和自己的政治竞选经历相比,惠特曼显得无所畏惧,她还给变革下了一个期限——五年,并且发表了自己的胜利宣言:“惠普来年的目标,就是通过云软件整合其全部业务链上的产品,同时向消费者证实,惠普能够提供满足其外观、安全性需求,同时更智能的计算机系统。”

 

钛媒体注:William Hewlett和David Packard在20世纪60年代亲手栽下了惠普大楼广场中央的那颗著名的橡树。四十多年之后,这颗大树还在生长,而惠普的辉煌已经走到了尽头。

惠普的衰落,至少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从卡莉时代的“监听丑闻”、备受争议的赫德时期、赫德“性丑闻”事件以及李艾科的一通“乱搞”,惠普这个曾经“代表了硅谷精神”的科技巨头,已经一步一步滑向衰落的深渊。自2010年8月以来,惠普股价跌幅已经超过70%,市值蒸发接近680亿美元,在去年年底又深陷会计欺诈的困境而业绩巨亏。

要拯救惠普,首先必须要知道,惠特曼的前任CEO李艾科,和董事会主席——雷·连恩等“败家子”,是怎么把惠普的搞垮的?钛媒体对此总结为:莫名收购无节制、管理无方法、权力欲望太膨胀。惠普也有着一个极其不稳定的管理团队,不仅CEO更替频繁,就连董事会也是。彭博商业周刊举了一个最经典的例子是,雷·连恩在2011年1月策划了董事会改组。在这场洗牌中,惠普任命了五个新董事,遣散了四个赫德时代留下的人。

在李艾科在惠普11个月的短暂任期结束后,惠特曼接过了接力棒,说临危受命一点都不夸张。惠普未来的走向成为从华尔街分析师、投资圈以及各大科技媒体、商业媒体热议的问题,惠普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转型?拆分?还是谋求部分业务出售?这位硅谷圈中公认的“女强人”,曾在eBay担任CEO长达十年,并且功成身退,也曾在政治竞选中披荆斩棘,然而,面对这位女强人的是惠普现在的烂摊子,还有比这更具挑战的吗?“参加州长竞选是我有生以来做过的最艰难的事情了”,用惠普的困境和当初的竞选经历相比,惠特曼显得无所畏惧,她还给惠普的变革下了一个期限——五年,并且已经开始各方面布局:挽救下跌的市场份额、停止大型收购、提升内部员工的凝聚力,同时发表了她的胜利宣言,“惠普来年的目标,就是通过云软件整合其全部业务链上的产品,同时向消费者证实,惠普能够提供满足其外观需求,安全性需求,同时更智能的计算机系统。”

钛媒体从惠普内部员工处了解到,2012年下半年之后,整个惠普的财务状况还是感觉要明显优于此前。

惠特曼的这个五年承诺,能实现惠普的复兴吗?彭博商业周刊近日刊发文章《惠特曼能否拯救惠普的衰落?》,钛媒综合编译全文如下,可供读者参考:

 

本月16号,惠普将在Palo Alto总部为装修一新的客户会议中心召开启动仪式。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翻修,这幢大楼外观给人以十分深刻的印象。上世纪80年代风格的灰白色入口已经被现代感十足的门厅所取代,增加了很多开放区域和蓝色射灯。从落地窗向外一瞥,整装大楼是围绕着一颗广场中央的橡树而建,这颗橡树历史悠久,是由惠普创始人William Hewlett和David Packard在20世纪60年代某天亲手栽种的。“毫不夸张的说,这正象征着惠普的新生仍以这颗橡树为根基。”梅格·惠特曼对记者说,她的办公室就在大楼的某个小隔间里。

作为近两年半内的第四任CEO,惠特曼正在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每天早上都要先在家附近的公园游个泳,之后再来上班。她本人非常幽默,谈论起她那乡村音乐风格的手机铃声时,一边解释一边在座位上手舞足蹈。当然,大部分时间她都在谈论惠普的过去和未来。

硅谷圈外人可能都对惠特曼短暂的从政经历略知一二。在eBay担任了十年CEO且功成名就之后,她在2010年成功竞选成为一名加州政府官员。她同一名前任家庭管家之间的争论被媒体曝光,争论的焦点是她如何对待这位管家的帮助,以及惠特曼到底是否清楚他雇佣的是一名未登记的工人。这场辩论事件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结束了她花费1.5亿美元的艰苦卓绝的选举。但惠特曼说,通过这次经历她更加明白什么是“决心”了。“参加州长竞选是我有生以来做过的最艰难的事情”,她说,“每当在惠普遇到挑战,我就会回想起那段时光。”

惠普的现状的确充满挑战——或许是惠普历史上最具有挑战的时期。购买惠普两款核心产品——电脑和打印机的消费者越来越少,同时,公司负债累累,还白白花掉数十亿美元搞了几宗失败的收购。自2010年8月以来,惠普股价跌幅已经超过70%,市值蒸发接近680亿美元。作为道琼斯指数成分股,惠普的市值目前只有290亿美元,比嘉年华邮轮公司(CCL)差了大约5亿美元,而后者的营收仅有惠普的九分之一。哈佛商学院教授William George(同时也是美孚董事会成员之一)表示,“惠普如此快的衰落真的是不可思议,我常常看着惠普的股价想,‘开玩笑吧!这就是惠普剩下的全部价值了?’ ”

事实就是这样。惠普已经有一箩筐商品化的业务,比如个人电脑、服务器以及打印机等,但它的产品在好多领域已经“过时”了。不过,这些业务中的大多数仍是其现金来源,每年为惠普贡献120亿美元的营业收入。只是从业务结构的顶端来看,过于杂乱无章了。“这向来是摧毁企业的利器之一”,George 说,“除非他们能果断做出几项决定,否则惠普还将继续让它的股东们失望。”

惠特曼表示她能够做到,但真正做出改变,是需要时间的。“我觉得这个期限是五年,”惠特曼说,“不过大家并不喜欢这个答案。”

 

衰落的溯源

从来没人相信在车库里能够鼓捣出发明进而改变世界,直至惠普出现。“一家创业公司通过成长是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大、最重要的企业之一的,惠普就是一个典范”,斯坦福大学硅谷档案研究学者Leslie Berlin说,“这一理念对今天的硅谷来说仍然重要。”

惠普从科学仪器、到计算设备,到PC、打印机最后到数据中心,惠普在其发展历程中进行了多次成功转型,尽管不是每次都足够灵敏。Hewlett和Packard是平衡研发和产品的高手,即进行足够的新产品研发投入,同时通过既有的产品来赚钱。

同时,惠普完成了众多人对于硅谷商业文化的想象,为工程师创造了轻松的办公环境,还创造了员工共享企业业绩的激励模式。“这是一个拥有好的创始人、好的员工以及好的产品的企业”,Berlin说,“惠普堪称硅谷核心精神的代表。”

而惠普的衰落,至少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卡莉·菲奥莉娜(Carly Fiorina)——马克·赫德(Mark Hurd)的前任,是惠普首任外部聘任的CEO。卡莉在任期内主要对惠普DNA中的臃肿管理体系进行了改革——例如,她进行了为人所诟病的大规模裁员——此举已经减速了惠普的发展。1999年,惠普卖掉了安捷伦科技(Agilent Technologies),即最靠近惠普根基业务的电子仪器部门。

两年后,卡莉同Bill Hewlett的儿子之间经历了一场激烈的股权之争,这之后,惠普买下了康柏电脑公司——大型个人电脑生产商。这宗收购让惠普扩大了影响力,但是也削弱了其企业文化,使惠普逐渐从一个执着于发明的企业,变成了供应链上的奴隶。由于公司的业绩屡次低于华尔街预期,卡莉在2005年初被解雇。而正是在卡莉·菲奥莉娜手里,惠普转变成了一个不见起色的大型联合集团,同时高层权斗问题也从此损害了惠普的领军地位。

最臭名昭著的还要属监听丑闻。起因于卡莉董事会成员将内部会议信息泄露给记者,而为了搞清楚谁泄露了信息,公司对其员工及记者采取了监听政策。特拉华州立大学温伯格企业治理研究中心主任Charles Elson表示,惠普“长期以来被誉为企业董事会管理的典范,但当卡莉加入后,一切都变了。”

 

赫德时代

2005年3月,与其说惠普回到了它的最初定位,不如说是采取了一种联合政策。惠普迎来了赫德时代——那个西装革履、满嘴脏话的赫德,还是贝勒的狂热球迷。赫德在加入惠普之前,曾经在NCR工作两年并且干的不错。NCR是一家制造自动柜员机的公司,同时是全球最大的数据存储软件(可以用来跟踪和分析商品、消费者和销售情况的软件)供应商。

除了华尔街的行业分析师,没人知道他是谁。赫德就是一个人肉版的“收银机”:拿一张数据表在他眼前闪一下,他就会记下来全部的数字。惠普有一大堆让人眼花缭乱的业务:利润空间已经压榨到极低的PC业务、打印机——已经基本等同于卖墨盒、高端的巨型计算机,软件业务——每年都得购买一次许可,还有一项服务业务分支——按小时计费。

在短期内,PC和服务器业务这种经常亏损的业务变得非常有利可图。赫德在22个财季中,有21个财季收入超出华尔街预期,连续22个财季保持利润增长。惠普收入增长了63%,股价也翻了一倍。“马克·赫德在削减成本方面干得不错。”Robert W. Baird公司分析师Jayson Noland说,“但你不能永远削减成本,而投资者更想看到增长性。”

根据对十余位前惠普管理层的采访(虽然几乎所有人都拒绝公开谈话内容以免与公司疏远,但他们中大多数是赫德的支持者),赫德几乎以一种“创始人式”的权威来经营公司,他一人几乎扮演了全部的角色,从CEO、CFO、COO到首席销售。“在赫德加入惠普1个月到1个半月时,每个人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赫德的影响。”公司前高级副总裁Sandeep Johri说,“并非每个人都对此感到愉快,但他们已经受到了影响。”

任何涉及外部咨询的申请都必须经过赫德的同意。以往,惠普每年在麦肯锡、贝恩的咨询业务开支都超过1亿美元,最后一分钱都不花了。年度奖金体系被肢解成季度奖金;原来全体员工共同分享奖金池,也改成了按照业绩频繁的、事无巨细的进行排名和奖励。赫德要求每年都要淘汰业绩最差的10%,他还让Heidrick & Struggles (海德思哲)——一家负责招聘和人力资源评估的公司——对公司的管理层进行面谈和分析,然后他私下里浏览评估结果。

如果某一型号的打印机销量下降,该产品的负责人就会很快受到来自赫德的粗鲁的、充满咒骂的训斥。如果越南的房地产价格变化不正常、或者巴西币值波动影响了服务器的利润,他也会知道。一位主管回忆起,赫德发现圣地亚哥有715个员工为上万名打印机司机工作,然后他将团队减少到64个员工和屈指可数的几名司机。“很难相信,在一家员工超过30万的企业里,有人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影响力。但赫德做到了。”Johri说。

无论赫德拥有怎样的影响力,惠普董事会都不认为他是不可或缺的。2010年8月,董事会强迫赫德辞职。原因是董事会收到Jodie Fisher——一名前临时工——的投诉,指控赫德性骚扰。赫德否认了指控并反对将这一指控公之于众,而董事会的一些成员则指责他试图在和Fisher的关系方面混淆视听。“董事会的确意识到,这一领导层的变化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出乎意料的消息,但我们仍拥有强有力的领导人推进公司业务,还有强有力的员工团队来推动业绩。”惠普董事会主席罗伯特·兰恩在事件当时如是说。后来,惠普调查组揭露了赫德和Fisher之间的邮件,否定了她的性骚扰指控,但惠普董事会还是把赫德赶走了。

赫德在董事会的压力下被迫辞任CEO,三天后他收到了来自史蒂夫·乔布斯的邮件。这位苹果的联合创始人想知道赫德是否想要和人聊聊天。乔布斯曾经有过相似的经历——二十年前他被苹果的董事会赶走了。赫德和乔布斯共同的朋友、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很快起草声明,谴责赫德的驱逐者做出了“自从多年前苹果董事会那群白痴解雇乔布斯一来,最愚蠢的人事决定”。

据熟知双方的匿名知情者透露,赫德在乔布斯Palo Alto的家中见到了他。他们俩在一起超过两个小时, 在绿树成行的社区,乔布斯带着赫德进行他惯常的散步。在他们的对话中,乔布斯恳请赫德尽一切所能去说服董事会,一边赫德能够重返公司。乔布斯甚至愿意主动给惠普董事会写一封信,并且给董事会成员逐一打电话。

在离任前的五年中,赫德帮助惠普建成了世界最大的科技公司;2010年惠普的销售额达到1260亿美元。尽管股价居高、利润增长,乔布斯却对赫德和其他朋友说,他认为董事会将疏于惠普发展,让惠普进入混乱的螺旋上升期。

乔布斯主动为赫德提供咨询,不仅仅是出于朋友关系提供精神支持。进一步讲,乔布斯是在为Bill Hewlett和Dave Packard比尔·休莱特和戴夫·帕卡德留下的遗产而战。一个健康的惠普,乔布斯争论到,是健康的硅谷所必不可少的。“惠普是硅谷的开创者。”Intuit董事会主席、苹果董事比尔·坎贝尔说,“你不想看到它消失。”

乔布斯最终无法使赫德和惠普董事会达成一致。他一年多以后就去世了,但他还是在有生之年看到了自己的预言变成现实。在赫德和乔布斯谈话的几个月之后,惠普董事会选择李艾科(Léo Apotheker)作为惠普的新掌门人,选择雷·兰恩(Ray Lane)作为董事会主席。兰恩作为硅谷保守派成员之一,在公司重组中承担了重要角色,成为惠普内爆过程中的稳定因素。

当惠普的财富开始减少,新任CEO们开始怪罪于赫德。他解雇员工,减少办公空间,缩减福利,工作量越做越多、收入季季减少。经过这一轮风波,惠普开始日益衰落。在赫德掌权的末期,惠普内部的科技系统已经过时了,而且公司在高增长领域——例如手机和云计算——毫无建树。此外,严格的等级制度逆淘汰了有才华的员工,员工士气受到伤害。高官们发现赫德很少能接受新想法。当那些批评者知道了事实真相,他们根本无从了解为什么赫德离开后,惠普的前景会立刻变得如此恶劣。

很多人的印象中,惠普销售急剧下跌是因为产品供给不足。事实恰恰相反:惠普在赫德任期的最后一年创造了1260亿美元的收入,在2012年仍有1204亿美元的收入。惠普仍然是世界上商用电脑的主要提供者。私人资本公司环球金融拥有18亿美元的资产,正在买入惠普的股票,“我将惠普视为早期的IBM”,其CIO Chris Bertelsen说,“梅格能做得到。”他强调,惠普最大的挑战并非是其核心业务,而是它的领导力,再加上负债累累的资产负债表。“由于现金问题和股票下跌,现在看起来是惠普最黑暗的时候。”摩托罗拉前CEO Ed Zander说,“我认为它会活下来,但问题是惠普是否还能回到舞台中心。

在乔布斯建议赫德和惠普的董事会重归于好的时候,赫德的朋友兼球友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为他提供了一个可以“复仇”的强有力的平台——在赫德离开惠普一个月以后,埃里森命名他为甲骨文公司的联合总裁,Oracle是惠普在数据中心软硬件业务的竞争(赫德谢绝发表评论,埃里森也没有回应采访的要求)。

李艾科如何搞砸了惠普

赫德离开以后,惠普选择CFO 卡西·雷斯雅克(Cathie Lesjak)作为临时CEO。惠普内部不少部门老大对CEO的位置觊觎已久,卡西却对作CEO没什么兴趣。而在幕后,投资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网景联合创始人)开始以董事会成员的角色施加更多影响力,并开始为公司寻找下一个领导人。雷斯雅克向投资者和媒体保证,公司将延续赫德之前制定的财务制度,同时努力寻找一位既懂软件研发又懂销售、又鼓励研发的继任者。惠普将在高利润领域持续发展的情况下,保持精简节约,并进行更多的创新。然而,惠普接下的一系列动作却又让人摸不着头脑。

首先,雷斯雅克将公司下一季的指导性收入提高至5亿美元,两周后,惠普为了争夺收购仓储公司3PAR同戴尔展开了一场价格战,最终23.5亿美元收场。十天后,惠普董事会通过了价值100亿美元的股份回购协议。在这个匆忙之举之后,李艾科(Apotheker)登上了CEO的宝座,雷·连恩为新任董事会主席。

李艾科曾在SAP(世界最大的软件制造商)供职数十年,最近短暂的做过一段时间的CEO以后被辞退了。连恩是企业计算化领域著名的“实干家”(Mr.Fixit)。20世纪九十年代,在甲骨文的八年中他和埃里森一起工作,协助修复客户关系,为改造甲骨文毫无管束的销售文化而制定相应的纪律。和埃里森闹翻后,连恩又去了凯鹏华盈(KPCB,硅谷著名风投公司)。李艾科和连恩的联合,标志着惠普从硬件领域转向利润更高的商业应用领域。

李艾科在2010年11月正式上任。在做CEO的头一个月,他再一次提升了惠普的销售展望,结果又是未能达到预期,从此以后开始持续让华尔街失望。此外,李艾科还因人都不在美国办公总部、进行遥控管理而被媒体嘲笑。据惠普公司当时的说法,他只是通过“电话听政”同客户以及惠普员工进行联系,并且坚称,李艾科并非是为了躲避来自加州甲骨文和SAP的诉讼。

艾科在公司没交到什么朋友。半数以上的惠普副总裁都在垂涎他的职位,而前总裁们都觉得他水平还不如自己,更别提超越了。当然还有些其他个人因素,比如艾科为人冷漠,外界普遍认为他看上去并不情愿深挖惠普运营方面的细节问题。一位前高级总裁回忆道,在一次披露服务业务内幕的内部会议上,是他和艾科的第一次会面。众人聚集在会议室等待听报告,只有李艾科在不断的打盹,整个团队足足尴尬等待了15分钟。

让所有人吃惊的是,CEO醒来以后就说,他希望报告快一点进行,省略掉有关公司财务细节的部分,以便于讨论一下显然更笼统的客户满意度方案。据李艾科发言人肖恩·希利(Sean Healy)回应,他一周的工作时间有90个小时,一一拜访那些被Palo Alto总部忽略的分公司并进行调研。然后他还参加数以百计为了回顾性报告,这些会议多半是为了找到适应惠普长期焦点的财政数据,比如用户满意度和产品表现。这么满的日程,他难免会打一会儿盹。

前任高管回忆称,惠普迅速恢复到了原先挥霍无度的前“赫德模式”。李艾科开始给全体员工加薪,并请回了咨询顾问。一部分是基于赫德离开的大环境,好像他必须做的比赫德宽松一些。前总裁们还说,艾科常常通过一些在赫德手里必然会遭到否决的提案。

直到2011年3月,李艾科来到惠普的第四个月,终于举办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公布他对公司的未来规划。他宣布,惠普将把Palm WebOS操作系统嵌入到所有的PC和打印机产品、以及所有新开发的移动设备中;另外,公司将大胆进军云计算领域,尽管当时惠普还没有任何相关的产品。

五个月以后,惠普放弃了Palm软件计划,同时还宣布将逐渐放弃智能手机和平板技术。惠普还称,将接受麦肯锡的建议,考虑卖掉每年营收400亿美元的PC业务。之后,调低了下一财季的收入预期。同时惠计划以100亿美元,即十倍于公司原年收益的价格,收购Autonomy(英国第二大软件公司,提供企业合规性搜索服务)。

宣布计划的那周,李艾科和他的团队举办了无休止的会议来讨论这个计划。主管通信业务的Bill Wohl以及一位名为Joele Frank的公关咨询顾问提醒李艾科,他现在所做的这些改动肯定会导致股价大跌,并带来负面评价。李艾科把Wohl从会议室叫出来,回到办公室对着Wohl砸了一把椅子,说他“再也不想在董事会看到弗兰克了”——这是当时同在办公室里的一位人士透露的。艾科的发言人希利则表示,与其说是砸,更不如说椅子是推过去的。他说,“事情过去这么久,媒体明显把事情夸张了。”

一个月后,艾科被炒了,由梅格·怀特曼(Meg Whitman)取代。

 

连恩 :惠普的罪人?

如果说惠普过去混乱的两年有一位主导者,那必然是其董事会主席——雷·连恩。他在2011年1月策划了董事会改组,介绍惠特曼加入了董事会(Lane拒绝回应本文)。在这场洗牌中,惠普任命了五个新董事,遣散了四个赫德时代留下的人。据知情者说,连恩告诉董事罗伯特·莱恩(Robert Ryan)(罗伯特担任花旗董事和通用磨坊董事,康奈尔大学信托人)和露西·萨尔哈尼(Lucie Salhany,福克斯公司Barry Diller的前女门生),说他想要解雇两个反赫德的董事会成员,和两个赫德的忠实追随者,来达到平衡。他还提议举行一个欢送派对——但都没有发生。“我不确定到底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惠普董事会的桑德尔(Zander)说,“当你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手边时,真的很难把一件事做成。”

也有人为连恩辩护。Sun公司前CEO斯科特·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说,“他为人坦率,而且很好相处。”McNealy把连恩评价为一个“经济志愿者”,因为他把自己的黄金退休时间的大部分花在把惠普拉出泥潭上。“他这么做都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声誉。”

几位惠普的前高管则强烈反对这一评价,相反,他们指出连恩有着极强的权力欲望。George说:

“你不能对连恩有任何松懈,因为他在董事会了安排了很多嫡系人员。董事会的作用,就是在制度意义上为企业建立备忘录,随时提醒我们公司代表谁的利益、是如何实现目标的。然而,我觉得我们的董事会已经脱离了它应有的本质。”

自从连恩加入惠普董事会后,已经收购了至少两家与自己有关的公司。惠普花了3.5亿美元收购了数据分析公司Vertica,花15亿美元收购了专业提供安全技术的公司ArcSight。这两家公司都是Kleiner投资的。

批准对Autonomy收购案的也是连恩,最终导致东窗事发。去年11月份,由于软件销售疲软,惠普对这桩100亿美元的收购做出88亿美元的减计,同时对Autonomy公司管理层会计欺诈提出了指控。(Autonomy的创始人和前CEO Mike Lynch否认了所有指控,并建立了一个网站对惠普的指控进行一一回应。)

和连恩一样,惠特曼也试图撇清自己和Autonomy并购案的关系。在11月20号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她把责任归结到李艾科、前收购及兼并总裁以及公司CTO 谢恩·罗宾逊(Shane Robinson)头上。她说“主导这场收购的CEO和策略主管都已经走了——就是李艾科和谢恩。”

谢恩·罗宾逊拒绝就此事接受采访。但李艾科在给彭博社的邮件回复中,直接将责任推给连恩及和其他董事会成员,他回击说:“没有一个CEO可以单独主导一桩大型的收购,特别是在像惠普这么大的公司里——当然也缺不了董事会主席的支持。”

 

惠特曼的雄心

“我们这里并没有像传说的那样糟糕。”惠特曼说。对内,她提倡节俭和谦卑。在一个有150多名高管参加的会议上,她宣称:“我们是一个像万豪一样的公司,而不是四季酒店。”当工作到很晚时,她会叫匹萨外卖或者Chipotle的墨西哥饭。“这不是一个娘娘腔的公司”她说。为了以身做责,她还把副总裁们从豪华办公室搬到小隔间里。

惠特曼同时也尝试着团结员工和外在力量进行革新。目前,公司已经开始着手解决PC市场份额下降的问题:新开发了平板产品和高端可分离式笔记本电脑。重组后的企业服务业务也有望继续增长。惠特曼还表示,未来将改革打印机业务,通过为新产品开发多项基于网络的新功能使其产品更具有吸引力。

惠普也可能重拾智能手机市场。“最终,我们不得不做,” 惠特曼说,“但我们需要想清楚怎么做,才不至于造成巨大的损失。”

她宣布,目前不允许惠普进行任何大型的收购,同时坚持认为外界过于夸大了现金流紧缩对其公司的威胁。“必需赞许我的前任们的努力,他们成了非常强大的资产组合,打下了基础。” 惠特曼边说边列举了一大堆收购。惠普将用这些专业于储存、安全、网络以及数据分析的公司来提振其数据中心业务,按照长远规划,其中也包括了一系列云计算业务。此外,本着节省成本和设备现代化的目标,惠普也正在借力于Salesforce.com和Workday提供的服务,对其现有的技术体系进行升级。

可能最具挑战的问题是如何应对2010年以来遭遇的人才流失。虽然不必要的流失在惠特曼的领导下开始减缓,但已经有至少120名高管在过去的两年内离职,很多人都到了竞争对手那里。惠普的前CTO、打印主管、首席研究官、公司硬件主管、销售主管、投资主管都相继离职。GM招聘了一大票从惠普技术团队离职的人员。

瑞银投资研究部门在1月4日发布报告称,让很多硅谷人担忧的事情就要来了。而这份报告的开头,就是讨论惠普管理层未来的走向,以及惠普该如何对其业务进行拆分。瑞银更倾向的一个结果是,惠普分拆为企业服务和PC/打印机两大块业务,即数据中心业务成为一家公司,同时PC和打印机业务成为另外一家公司。这份报告似乎印证了早已遍布硅谷的传闻——惠普的竞争对手和私募们已经开始对惠普的不同业务进行估价了。一些硅谷的高管也证实,他们开始着手对收购惠普业务进行研究。

惠特曼说,惠普作为一个整体将会更强大。她把惠普描绘成唯一能提供从设备到数据中心全套企业技术的公司。惠普来年的目标,就是通过云软件整合其全部业务链上的产品,同时向消费者证实,惠普能够提供满足其外观需求,安全性需求,同时更智能的计算机系统。这是一个胜利宣言。当然,如何执行是另外一回事情。“我们看看谁能笑到最后吧,”Whitm说,“我的观点是:这会是美国商业史上又一个强势复兴的故事。”■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24

  • 沈蜜 沈蜜 2013-01-15 21:38 via weibo

    mark

    0
    0
    回复
  • 杨文超_deepin 杨文超_deepin 2013-01-15 10:52 via weibo

    会是下一个柯达,还是诺基亚?新工业革命面前,传统IT巨头面临转身之痛...

    0
    0
    回复
  • ITIL-祝文彬-东方瑞通 ITIL-祝文彬-东方瑞通 2013-01-15 09:12 via weibo

    我觉得“HP是不是像说的这么惨”可以再探讨,但在IBM、Microsoft、HP等这些知名的IT企业中,HP所面临的危机肯定是最大的。

    0
    0
    回复
  • 用户 用户 2013-01-15 05:01 via weibo

    文章里好多错别字哈,是否因为是电子媒体的缘故?

    0
    0
    回复
  • Taylor颖 Taylor颖 2013-01-15 01:15 via weibo

    有点长,但是是一篇有深度好文章,不过有些许错别字啊!

    0
    0
    回复
  • 围脖也能做棉袄 围脖也能做棉袄 2013-01-15 01:00 via weibo

    值得一读,虽然翻译很烂

    0
    0
    回复
  • 极光_Eddie 极光_Eddie 2013-01-14 23:55 via weibo

    真心希望是第二个能跳舞的大象

    0
    0
    回复
  • IT大佬那点事 IT大佬那点事 2013-01-14 23:33 via weibo

    此文对HP衰败史有比较好的认识,推荐给大家以为借鉴。 @惠普那些事 @中国惠普 @甲骨文中国 @SAP中国 @IBM中国 @思科那些事

    0
    0
    回复
  • 清玩子 清玩子 2013-01-14 23:30 via weibo

    Mag真的能力挽狂澜么?个人觉得大病要缓治,用药温和。一步步来,再也不能继续错下去了

    0
    0
    回复
  • 葱葱 葱葱 2013-01-14 22:58 via weibo

    回复@你是个明白人:哈哈洞察人心啊。给文章提提建议吧多谢您了嘿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