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后的今天,《竞报》休刊,吾已而立之年……

摘要: 《竞报》休刊,我为何叹息?从它2004年底一创刊,我就服务于斯,可谓同气连枝整整十年。10年前,我到《竞报》的时候还没有结婚,还没有住进自己的房子,头发也没有花白,甚至还没有变成一个胖子;10年后,《竞报》休刊,回头转看此身,已然到而立之年。

纸媒末路

昨天晚上刚和两个《竞报》十年前的老同事一起吃饭,回来就听说《竞报》已经正式宣布休刊了。有老同事还在我微信后台发来消息截图。

其实关于《竞报》的拟休刊,我早已从内部知晓,但总是不愿从我的口里把这个消息发布出去。而《竞报》这次刊出休刊启示的这最后一期,其实也是早几天就已送到家里,但由于久已不看报纸,它一直在沙发上沉睡,直到媒体同仁在社交媒体上爆出。

《竞报》休刊,我为何叹息,这不是因为传媒界的兔死狐悲,而是因为我与这家媒体有着深厚的渊源,从它2004年底一创刊,我就服务于斯,先后负责过数个部门工作,直到离开后,我还为它又写了五年的专栏。可谓同气连枝整整十年。

十年前,我到《竞报》的时候还没有结婚,还没有住进自己的房子,头发也没有花白,甚至还没有变成一个胖子,十年后,《竞报》休刊,回头转看此身,已然到而立之年。

有熟悉的朋友说去《竞报》是我人生最大的选择失误,因为在《竞报》之前,我已经是一个相当知名的科技记者,写过一些有影响力的报道,也拿过奖,在业内有丰厚的人脉关系,曾伸出橄榄枝的互联网企业也不止一家,但我却均弃之而不顾,毅然地跑去参与创办一份报纸。他们假设,如果在2004年投身互联网业,命运轨迹或许会有很大不同。就算不能如当年一个办公室待过的李学凌兄那样成为亿万土豪,一般的成功人生还是不难达到的。

终究还是去办报纸了,之后五年间,一直在《竞报》服务,从总编室到深度报道到要闻再到言论,这一切都与科技或者互联网再没有关系,远离红包,远离车马费,从喧嚣沸腾的IT圈我转移到了沉重的时政圈。

而这所有的作为都只是为了四个字:“新闻理想”,由于出身于专业的新闻院校,在我内心有深深的精英意识、专业精神以及新闻情结,总认为只有办好一份报纸,才能证明一个新闻人真正的成功。

创业有创业的苦,但也有更多的激动之处,十年之后我尤记得,当年《竞报》创刊之时,报社全体同事冒着寒风与微雪,去街头卖报纸,送橙子。那时候,我们只想做一份时尚的,图片占了大比例的,面向全国的,以体育与奥运为擅长的对开大报。一想起来就兴奋。

《竞报》的失败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但最主要的是走错了路,它或许本来就不该出生,竞报在2004年底创刊,包括《竞报》在内,之后在全国范围内出现的新报纸没有一家获得成功。因为互联网已经凶猛的占领了读者的时间。

其实在当时,内部研讨中也提过纸媒末路的说法,至少我其实是相信的,但总是认为那是非常非常遥远的事情,或许到十年二十年后才见苗头,但现在看,十年,不也就一忽儿的事情。

做正确的事情,比正确的做事重要太多了,这些年,已经见多了能力比自己差的人只因为一次偶然正确的选择就从此一鹤冲天,也同样见多了,那些更优秀的人,依旧陷于困窘中。

《竞报》虽然最终还是倒了,但作为个体,其实没有什么可后悔的,因为当年的选择,本来就是遵从内心指引,那就是我想做的,我要做的,从心,虽然最后换来一个“怂”的结局,但总之是从了心,如果说有所遗憾,那也是因为当年还不够努力。

一家企业的倒闭,受影响最大的其实是那些为企业服务的个体。《竞报》虽然是在今天才正式宣布,但它结束使命应该在2009年,那一年它和另一家北京都市报《信报》一起,在行政命令下进行了一次大缩编,从此改为周报,勉强维持,而当年一起奋斗过的同事,大部分在那一次缩编中或自愿或被迫的四处星散。

别了《竞报》!犹记得当年在四惠边上汇通时代广场工余散步的美好时光,在那个以独栋为特色的办公区里,有很多文化创意企业,有太合麦田、《法制晚报》、奇虎,散步的时候经常遇到一些明星,曾因王菲和高圆圆惊艳,还几次遇到周鸿祎与刘骏,那时候奇虎还籍籍无名,周鸿祎龙困于渊,但最终与《竞报》命运相反。

我在《竞报》五年期间再没有参加过任何企业发布会,也没有利用报纸版面报道获益过哪怕一分钱。

《竞报》的同仁在报纸衰败后各奔出路,但彼此并没有断了联系,比如昨晚跟我吃饭的两位就是当年评论和要闻的同事,其中一位是跑热线的小记者,现在已经是上市公司高管,还有一位曾是夜班编辑,现在已经成了小有名气的历史作家,前晚还打来电话那位女士,以前是娱乐版记者,现在在做互联网金融,今晚约我聊怎么玩O2O这位,以前跑交通口,现在在一家很著名的旅行集团......一总结,我都没想到和《竞报》老同事还有这么密切的联系。

还有老丁,你把房子卖了准备移民加拿大,我佩服你的勇气!

还有老王,你的儿子乌豆已经上几年级了?

还有老王,啥时候哥们约上再聊聊当年你的绯闻?

......

附朴树歌送原《竞报》好友,这首歌能表达我现在的心情: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

你们就像被风吹走插在了天涯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还在开吗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本文系作者 信海光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信海光
信海光

信海光,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专注财经、科技领域,曾获中国科技新闻奖,北大《财经》记者奖学金第四期,清华青媒EMBA项目一期,曾任中国《新闻周刊》时政部主编,赛迪网副总编辑等职。

评论(6

  • 罗四海 罗四海 2014-04-22 20:22 via pc

    从某种意义上说,咱也曾经服务过《竞报》。从我第一天看那报纸就不是很喜欢,因为没有体育报新京报或晚报好看。很多方面非常不专业,几乎没有特专业的一方面。如果那时候能大胆的走一条免费阅读之路,可能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信报》现在就是一份地铁免费报,报纸这个东西,免费的话,还是挺好看的。

    0
    0
    回复
  • 记者子贤 记者子贤 2014-04-22 16:27 via weibo

    比竞报还晚的云南信息报却一路高歌,一直到现在仍是都市类报纸的佼佼者,值得深思[嘘]

    0
    0
    回复
  • oueiwang oueiwang 2014-04-22 16:19 via weibo

    你来竞报时就是胖子@小草根0417 对吧

    0
    0
    回复
  • Leo夫人乐园 Leo夫人乐园 2014-04-22 16:17 via weibo

    没抢到么?我都忘记了

    0
    0
    回复
  • catpride catpride 2014-04-22 16:17 via weibo

    为毛?

    0
    0
    回复
  • 易真易幻 易真易幻 2014-04-22 16:14 via weibo

    听说了,曾为竞报人,有触动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