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邦数码张向东:追求“国际化”要有产品信仰,而非战略信仰

摘要: 互联网的产品,首先对用户产生价值,这个用户来自于哪里并不重要。产品信仰和战略信仰驱动力是不一样的,战略信仰来自于一个企业家的野心,产品信仰来自于对互联网用户服务的意识。

【李小年/钛媒体编辑】国内的一线明星,尤其是女明星,总喜欢跑好莱坞大片上客串一把,这样就可名正言顺地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上“国际巨星”四个字,便有了“国际范”。至于电影上映的时候能不能露脸,已经无所谓了,要的就是这个噱头,抬抬身价总是可以的。

对于多数国内企业也大抵如此,只要一只脚迈出国门,便嚷着:我们国际化了。至于去的是埃塞俄比亚还是印度尼西亚,谁管它呢,总之就“国际化”了。

说到国际化,不得不提微信。自2012年4月,微信正式踏上了海外推广之路。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微信在东南亚,南亚,欧洲,南美等陆续斩获了超过1亿海外注册用户——即便这样马化腾也不敢挺直腰板说:我们国际化了,原因正是无法攻破美国市场主流文化领域,这也是目前微信一直试图做到的。

而对于微信在美国市场的前景,久邦数码总裁张向东斩钉截铁地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在极客公园的创新者峰会的演讲中,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因为我认为在产品的竞争里,我们一定要想到文化的障碍是存在的,如果你想用一个中国的主流文化里成功的产品去打一个在美国市场已经占据主流的产品,那个难度太大了。”

在张向东(读者可移步查看张向东在钛媒体的专栏)看来,只有用户国际化和收入国际化了,企业才能真正的谈国际化。张向东(在朋友圈中他更喜欢别人叫他“朝西”)所在的久邦数码,是一家差点儿错过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公司。久邦最辉煌的时候还是智能手机市场未开始火爆,当时久邦的名字知名度并不高,相反其运营的3G门户网。

如今,久邦旗下拥有 GO 桌面、久邦文学、3G 门户三条主要的产品线。GO系列的十款产品在全球拥有3.64亿的用户量。70%的用户来自于中国以外的市场,其中美国、欧洲、韩国等发达国家是用户覆盖的主要国家,而GO系列里80%的收入是来自于海外市场。就是这样一个真正的国际化公司,在去年12月之前,久邦公司在美国只有两个员工。在国内企业全球化一片血泪史的情况下,久邦数码是如何轻轻松松地完成这样的过程?

张向东对此总结为两点经验:

一、国际化的出发点不同。在低调国际化的过程中,“久邦数码的团队所有核心就一件事情,我们相信我们的产品对用户是有价值的”,这和巨头公司如TCL、联想等其它传统企业并不相同,这些公司整体是依赖“战略的信仰”,他们希望在国际市场里去布局。

互联网的产品,首先对用户产生价值,这个用户来自于哪里并不重要。产品信仰和战略信仰驱动力是不一样的,战略信仰来自于一个企业家的野心,产品信仰来自于对互联网用户服务的意识。

二、怎么国际化?在产品完成用户的国际化、收入的国际化之后,企业就进入了国际化的第三个阶段,而在第三个阶段久邦数码有两点重要经验值得分享:

一是手术刀式打击,就是直取核心,也就是直取海外的“核心市场”,否则其它的努力都是徒劳。

二是成为主流。如知名小说《三体》中的理念,对于一个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讲,在国际市场里占据位置,也要“只送大脑”。

 

以下是久邦数码总裁张向东在“奇点 • 极客公园创新者峰会”上发表的主题为《产品信仰·中国企业的国际化之门》的演讲全文(经钛媒体编辑、提纯):

张向东:朋友们下午好。感谢张鹏热情洋溢的介绍,尤其他今天受了这么多委屈之后,还能够这么热情洋溢。我下面做一点小小的分享。最近几年由于工作的原因去硅谷比较多,但每去一次硅谷,就觉得自己被打压的身材低了好多。为什么?也跟今天的大神马斯克有关,我第一次去特斯拉的时候,特斯拉车还没上街呢,尤其我对汽车没那么关心。我进去之后,我听到有人跟我介绍说,这个人除了做汽车以外,还在做火箭,我听了就高山仰止。当我去谷歌的时候,我每次听到谷歌那些远远超过商业概念产品的时候,更觉得人家在仰望宇宙。而在中国,我们还在一个血海的战场上死拼,就觉得非常惭愧。所以,过去几年里,我们也让自己尽可能的向这些公司看一看,往世界的蓝海里走一走。

跟大家分享一点我们过去几年里在国际市场里做的一些小小的成绩。

现在久邦数码有三块业务。像我们的门户业务是在中国的,在国际市场更为重要的业务是GO桌面,我们有十款产品在全球拥有3.64亿的用户量。在全球200多个国家里拥有用户,跟中国大部分互联网公司是不太一样的。我们70%的用户来自于中国以外的市场,而且其中美国、欧洲、韩国,这些发达国家是我们用户覆盖的主要国家。现在根据我们上个季度的财报来看,我们GO系列里80%的收入是来自于海外市场。

我跟大家分享的主要话题,就是国际化。

 

一、产品信仰大于战略信仰

中国是一个我们所熟悉的本土市场,但是互联网开始了,我们希望能够跨越国界,超越空间。所以,这其实是很多人的梦想。前段时间由于张鹏的介绍,我们跟TCL的李东生先生有一些小小的交流,在他们身上,我们听他们谈国际化的时候总是听到很悲壮的词,他们会讲前赴后继、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我听了非常纳闷。因为我们的产品在过去三年的时间全球覆盖3亿用户,到去年12月之前,我们公司在美国只有两个员工。我觉得这条路走出来是自然而然的一件事情。

三年前,我们在安卓市场里布局,秘密开发产品,中国没有人知道DGT后面的缩写是原来中国的3G门户。美国人也不知道,我第一次到谷歌开会的时候,他们一直以为我们是一个美国的团队。我们怎么突然间自然而然就做到这件事情呢?是的,背后来自于我们行业的好处,就是它天然是一个国际化的市场。

如果我们把互联网行业和传统行业做一个对比,你会发现在国际化这件事情上,我们的方式和方法具有很大的差别。最根本的差别是什么?我们认为是信仰的差别。

我们走向全球化的时候,我们团队的所有核心就一件事情,我们相信我们的产品对用户是有价值的。但是,你和TCL、联想等其它传统企业了解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是个战略的信仰,他们希望在国际市场里去布局。但我们不是,互联网的产品,首先对用户产生价值,这个用户来自于哪里并不重要。产品信仰和战略信仰驱动力是不一样的,战略信仰来自于一个企业家的野心,产品信仰来自于对互联网用户服务的意识。所以,今天在互联网的行业里,更有希望跨向全球。

我要冒昧一点,大胆一点说几个对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向全球的小小的看法。在我个人的思想里,我最讨厌好为人师的人,但是作为同行来讲,我们少不了交流。有一次我跟张晓龙聊天,他很好奇久邦在国际化的步骤,说我们全球化做的不错。我问晓龙,你们最近哪个市场发展的不错?他说他在做一件事情,他们的推广团队在北美的推广是先去占领墨西哥,我听了很纳闷。我说我们在英语的用户里用户量挺大的,美国是第二大国。你要占领美国为什么要占领墨西哥?他说因为墨西哥有很多的人,他们会装上卫星之后把产品带到美国去,到了美国之后就发展用户,传播起来。我说是个很有意思的想法,但是微信恐怕在北美的市场里永远不会有机会,说这话是很冒犯人的。但我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我认为在产品的竞争里,我们一定要想到文化的障碍是存在的,如果你想用一个中国的主流文化里成功的产品去打一个在美国市场已经占据主流的产品,那个难度太大了。所以,要想在美国市场主流文化领域成为一个成功的产品,我觉得应该是这个市场里没有主流产品,那时候可以去打。同样的,我不认为搜索引擎这样的产品可以在美国,或者英语类市场里还有机会。

 

二、“农村包围城市”的想法,在国际市场行不通

第二个要说的,我认为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或者企业界里,特别容易受传统的中式思想的影响,说我们要农村包围城市。于是我们看到了中国很多互联网公司去打国际市场的时候,先去占领不发达国家,或者说去占领第三世界国家。

我认为,这个打法是浪费了时间,浪费的金钱,浪费的精力,浪费的机会。因为你占据那些非主流国家的市场时,是因为那些最重要的产品没有到达那里,等到你在那个地方辛辛苦苦建立起一点用户,建立了一点占有率时,那些发达国家里面成为主流的产品打开了它的大门,他们原来建立起来的堤坝很快就会摧毁。所以,像百度,还有一些喜欢在东南亚、印度市场投入很多精力的公司,我要讲农村包围城市的想法,在国际市场里是一个极大的迷途。

国际化市场,我们不要把它理解为一个在PC上已经被耕耘的非常深度成熟的土壤,在移动互联网对它的重新改造过程里,机会仍然很大,空间仍然很多。久邦的GO系列应用,能够在国际市场里占据60%的份额,是因为我们进入的时候,那个市场里还没有桌面的主流产品。而我们所覆盖的用户,在开始的时候就主打发达国家,这使得我们在今天能够在桌面垂直领域里占据绝对垄断的地位。但是,什么是真正的国际化,我们也没有做到。

 

三、如何布局“国际化”的三个阶段

国际化,在我看来,我们把它分为三个步骤:第一阶段,用户的国际化。我们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算是做到了一点点,到今天谷歌超过一个亿的产品只有17款,我们公司超过5000万的产品一共有3款,在这一点上我们做到了用户的国际化。但手机的覆盖率还在提高,我们还需要努力。

第二阶段,收入的国际化。在国际上拥有用户没有收入,或者你的主流收入来自中国市场,不算是国际化。我们80%的收入来自于GO系列应用,上季度我们的财报整个公司50%的收入来自于GO系列应用。所以,我们公司虽然在收入规模上还有很大得空间,但是我们收入的国际化份额上是做到了,可是它的规模还需要几年的时间的扩展。当然真正的国际化是品牌的国际化,你是一个全球的品牌,你不是一个中国的品牌,你是一个好的品牌,你是一个美国人、欧洲人、加拿大人都信赖的品牌,那才是真正的国际化。它确实需要一些时间,我们要有足够的耐心。

第三阶段,怎么国际化?过去的几年里,我们有那么一点点经验。今天我们愿意跟大家分享这么两条:

一是手术刀式打击,就是直取核心。不能够一直在边缘游走,要想进入那个市场必须取核心市场,必须在核心市场里面找到一个制高点。否则其它的努力都是徒劳。

二是成为主流,我引用一个互联网圈很熟悉的一个科幻作品的《三体》中的一句话,叫只送大脑。很多的朋友都看过《三体》这本书,当人类文明面临更高文明的进攻时,他们想出了一个方式要去刺探外星人的秘密,但是地球人的航天技术太差,我们送不了一个完整的过去,后来他们决定送云天明的大脑。

对于一个互联网来讲,对于一个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讲,在国际市场里占据位置,也要只送大脑。送出一个能够在那个市场里真正成为主流的产品,或者说对于那些已经成为千亿美金的公司,他们应该做的是转化为投资的方式,在那个市场里用本土的人在本土的市场里建立起一个新的位置。这条路是很漫长的。但是,我们也不用悲壮到说用前仆後继、赴汤蹈火来形容,我觉得对移动互联网来说,今天就是最好的机会。

在这里我介绍一个小小的产品,不知道朋友们有没有用。这个产品的名字叫锁屏,它也是我们超过5000万用户的一个产品之一。这个产品每天早上会打开,24点的时候你的手机会自动更换一个照片,这个照片来自世界各地。我说它就像手机向你打了一个招呼一样,所以我把它命名叫Hi word,这背后代表的是什么?代表了这些看上去木讷的程序员们内心都有一个情怀,就是我们要为世界去贡献自己一点力量。

全球化或者说国际化,古往今来,每个阶段里都有国际化,有的是一种贪婪,有的是一种好奇,航海家去全世界航行,那些将领们去全世界征战,占领更多的土地。当然也有骑自行车的人跑遍全球。今天,对于互联网来讲,我觉得背后是一种情怀,是一种胸怀,它就像今天的大神一样,我非常喜欢他对自己的评价,他愿意用程序员评价自己,但是他加了一个前缀“疯狂”,疯狂的程序员,我觉得真正的极客都应该是疯狂的程序员,他们应该想用自己的产品让这个世界的流通性变得更加开放,更加好,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

这是我每次在外面演讲的最后一页,我总希望,除了用技术的手段让世界变得更好,我也希望我们人也变得更加克制,更加环保,希望大家尽量的在生活里环保一些,像你们这些极客们,尽量少坐飞机,尽量不浪费食物,减少一些不必要的消费。对于我来讲,更希望大家多骑自行车,少开车,当然电动车是不错的。谢谢大家!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4

  • 葱葱 葱葱 2014-04-22 22:22 via pc

    出海哪有那么容易,出海这个事情,成了就是经验,很难形成普遍经验啊!

    0
    0
    回复
  • vivi____微 vivi____微 2014-04-22 17:07 via weibo

    我们都在忙

    0
    0
    回复
  • GO桌面 GO桌面 2014-04-22 17:07 via weibo

    完整版

    0
    0
    回复
  • 3jia2 3jia2 2014-04-22 15:29 via pc

    (疑问)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