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如那日到来,你可愿做一条狗?

摘要: 如果有一天,每一个人体内都被植入一块芯片,所有的这些芯片都跟一台中央电脑相联,人类社会在这台中央电脑的照拂和安排下,安定平和井井有条。如果真有这么一天,你愿意让渡你作为一个个体的人自由自在的随性生活,去换取一个由理性的电脑掌控的无忧无虑的太平犬的生活么?

被拴住的狗

设想一下,当有一天,这个星球上每个人的身体里都被植入一块芯片,每块芯片都记录着每一个人生活中的每一段信息——来自山东的你在小学时拿过一次作文满分;福建的她喜欢吃甜豆腐脑;四川的张达民则喜欢看王家卫电影里的长镜头;堪萨斯州的杰克上大学时狠狠地踢过数学老师的屁股;开普敦的黑人大叔安吉每次听到香港歌手黄家驹的《光辉岁月》都会泪流满面.....这些芯片所蕴含的信息被反馈到一台中央电脑里,然后由这台电脑来计算,并且计划好每一天、每一季、每一年,这个星球上要准备好多少食物、饮料、医疗、教育资源的配额。

这并非是我个人臆想的未来社会,而是网络小说《间客》里的基础设定。在这部小说里,作者构建了这样一个人类社会背景——

曾经的祖星(地球)因为核战争而成为一颗死亡星球,祖星上有极少一部分人乘坐最先进的宇宙飞船逃离到了遥远的三林星域。劫后余生的人类在三林星域建立了新的联邦,凭借携带而来的高科技,将渡尽劫波后的宇宙飞船的中控系统改装成服务于整个联邦的超级中央电脑,并将此后三林星域内出现的所有电器都与之相联。不仅如此,在每一个人类新生儿出生之时,联邦政府都要往他们的身体内植入一块芯片,同样,这些植入人体的芯片也与中央电脑相联。

当然,由于联邦公民从出生开始的所有信息,都存储在浩翰的联邦电脑监控网络之中,经由他们身体里的芯片,便能获取最全面的资料,所以,联邦的第一宪章以最严格的程度保护着每个公民的个人隐私,除非由相关部门发出申请,这些属于公民的个人隐私,严禁被任何方面知晓。联邦人把这种比太阳光还要慷慨12小时的照拂称作“宪章光辉”。

在这个设定里,那台被改装后深埋于地底里的中央电脑是整个社会的至高存在,它以一个冷冰冰的机械生命的存在,担当着庇护万民的神祗,而整个联邦社会所运行的公共机构都必须遵循并服从它的机械秩序。中央电脑监控着联邦的一切,引导着新生的人类发展,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防止劫后余生的人类社会再次发生祖星上的惨剧——这台机器最初被预设的规则逻辑就是保护新生人类安全地繁衍、发展。

在小说中,每一块芯片就是每一个信息节点,记录着每一个人从生到死的所有信息。比如,某人突发疾病,当其生命体征信息出现危险信号,中央电脑会准确定位TA的所在位置,并发出TA的详细病症症状给最近的医院,医院在最短的时间内予以救援;又或者某人死亡时,身边没有亲友,中央电脑也会根据这个消失了生命体征的芯片信息关联出TA的亲友,并让相关机构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知到该死亡人士的亲友。

很显然,在这样一个布满宪章光辉的社会里,“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成为绝对的客观现实。对犯罪分子而言,唯一的侥幸在于联邦执法机构请示中央电脑调取证据信息时候的时间差。

听上去,这样一个社会是不是很好很强大?事实上,原著里的设定,差不多就是我们现在天天在喊的大数据、物联网——中央电脑连接着联邦社会的一切,它每天都接收和处理着每一块芯片、每一个信息节点传回的海量信息,并对它们作出综合分析,得出各种各样的结论,以指导联邦社会安全、健康、有序发展。联邦人每天每时每刻都享用着宪章的光辉——一切都是那么喜乐安康、安定祥和。

但你有没有觉得这样一个社会其实也挺无趣的,虽然每一块植入联邦人体内的芯片在最大程度上为每一个联邦人的一生提供了最详尽周密的关照和保护——再也不会有飞机失联找不到;也不会有人因进入深山密林而难觅其踪;也不会有一座城市因为潜在的一小撮恐怖分子而惶惶不可终日;也不会有罹受爆发如SARS、禽流感等大规模致命瘟疫的恐惧。但这每一块芯片其实也像一条条狗链一样,拴住了每一个人,每个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中央电脑的监控之下。甚至于,如果你足够敏感的话,当某位联邦男性在和一位美丽可人的姑娘行天地间的大和谐之事时,都会有一种被人窥视的违和感。联邦的人类就像是中央电脑圈养着的直立宠物。

为了物种存续和自然生态和谐,故事里,第一代的联盟政府制定了严峻的律法,联邦人不得吃食任何野生动物,所有从祖星而来的野生动物物种都被划定在一个个的圈养地,并架设好了电子围墙。宪章光辉之下,但凡有敢越雷池偷猎盗食者,自然会迎来宪章的“照拂”。小说里的联邦人,每天都吃着在中央电脑指导下生产出来的合成蛋白肉,寡淡无味。

即便抛开这种口腹小欲来看,这样一个由机器秩序主导的社会似乎依然矛盾多多,机器智慧再伟大理性无私,在完美制度规则架设之后的具体操作层面,还是需要靠人类来具体执行、完成,而人绝对不是无私和理性的。到最终,即便看起来是由一台机器通过植入人体的芯片来圈养着众生,但难道不会变成极少数人通过伟大理性而又无私的技术来控制大多数人。事实上,在原著中,故事情节矛盾冲突的背景便是掌握了更多资源的一小部分人,不断规避着宪章光辉,享受特权;而另一派则卧薪尝胆谋局几十年,试图将特权家族们连根拔起,打落尘埃。故事的最后,这帮疯狂的谋局者们甚至想直接摧毁中央电脑这个联盟社会耐以健康发展的底层逻辑与规则。

原著中,作为极少数能超脱宪章光辉的联邦人之一,机修师封余这样说道:“第一宪章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正常公民的隐私权一向得到最高等级的保护。至少这个社会没有那么多犯罪,这个贫富差距日异扩大的社会,没有太多表面上的不公平。但问题在于,中央电脑依然只是台电脑,它是个工具,而工具……总是被人类操作利用的,一旦哪一天,真的有人能够完全控制住宪章局里那台冰冷的机器,谁知道那个人会用这个工具来做什么事情?”

这个论调与时下一些人对技术与互联网之于社会的作用的看法非常一致,他们认为:互联网的发展与技术的进步虽然有利于普通民众,但其实最大的得利者都是政府——在人类进入信息化时代之前,政府对信息管控的真空大量存在,而当每一个人拥有了一个微博号,一个微信号,一个几乎24小时不离身的智能手机的时候,原则上这种情况之下的每个人都在可掌控之中。

当我们天天呼喊着的大数据时代真的来临,拥有数据并拥有数据处理能力的必然是各个政府与当局。每一个普通民众知道什么,能(想)干什么,他们都知道,但他们知道什么,想(会)干什么,大多数人完全不知道。信息差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而技术并不见得一定会弭平这道鸿沟。

前《连线》(Wired Magazine)杂志主编,《失控》一书的作者凯文·凯利最近在接受《博客天下》采访时,表达过类似观点:

未来5000天中,我们可能会互相监视,政府在监视我们,我们也在监视政府。如果我们真正想要达到的是将这种平等监视文明化,我们必须做到,如果有人在监视我的话,那我也要有监视他的权利。我要知道他掌握了我的什么信息,他所掌握的我的信息都流向了哪里。我还要知道他手上的关于我的信息是否真实,如果不真实的话,我必须得有修改它们的权利。未来理想的状态是,警察可以监视我,我也可以监视警察,我们知道政府所掌握的我们的信息存放在哪里,也能够合理地修改那些信息。

当然,写下这篇文章并不是要表达对技术的悲观与厌弃。工具与技术本身并无善恶,问题出在使用的人身上。那么,我想说明的是,如果社会发展到那一天,你愿意做那条被技术拴住的狗么?

本文系作者 马乔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马乔
马乔

普通一众

评论(1

  • 阿桑奇 阿桑奇 2014-04-22 17:24 via pc

    或许N年后的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走进医院,对医生说,“大夫,帮把我的资料备份一下,换个2T的芯片。”(大兵)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