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才刚刚开始

摘要: 虽然外部因素,如欧洲债务危机和美国财政悬崖的最终结果将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三国政策和改革的成功至关重要,但最重要的成功因素仍在内部。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最近亚洲主要经济体都产生了新一届领导人。对这一届政治领袖来说,排在决策议程表最上面的不是时而浮出水面的历史遗留问题,不是日益表面化的地区冲突,而是其货币政策、对外贸易和经济增长。

在日本,重新上台的自民党安倍晋三承诺通过大规模的刺激计划来推动经济增长。由于日本债务占其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极高,放松货币政策是不可避免的政策选项。有消息指,日本央行可能被迫将通货膨胀率目标从1%提高至2%。刚刚当选韩国第一任女总统朴槿惠将面对出口增长疲软和经济放缓的不利局面,继续推动自由贸易协议谈判直至取得实质性成果。

在中国,很多人在问新的重大改革何时开始?在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考察了广东并承诺“改革不停顿”后,外界与市场再次充满期望。接受《华尔街日报》调查的12位分析师均预计明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将达到8%,高于今年前三季度的7.7%。中国内地市场基准上证综合指数本月初从1959点反弹至2162点。不过,已经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似乎没有提供具体的新的政策线索。除了再度明确改革必要性,这次会议闭幕后发布的公告幅阐述了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而对政策细节提的不多。从会议公告的措辞看,我的预期是现行政策将延续一段时间不会出现重大调整,至少到明年两会换届。

已经形成共识的一个改革方向是进一步扩大内需,逐步形成推动经济增长又一主要发动机。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1月出口同比增长2.9%,继续明显下滑。应该没人再期望中国出口增速能轻松重拾20%以上。各类成本上升意味着“世界工厂”需要面对更多小型低成本“车间”的有力竞争。目前的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主要靠投资,靠信贷资金注入国有企业。中国人消费在GDP中所占的比重仅35%,而投资在GDP中所占的比重一直在50%左右(美国个人消费所占的比重是中国的两倍)。投资效率问题始终困扰着中国政府,信贷猛增的结果是投资回报率大幅下降。资源集中配置的结果是产能过剩。

据《Market Watch》一篇文章引用里昂证券策略报告的数据,中国上市公司资本回报率已经从2007年的15.6%下降到2012年的10.5%。尽管中国国家统计局发现今年前三个季度的政府和民间消费加在一起,占GDP的比重大大提高。但如果仅靠国有企业员工报销餐饮娱乐消费来拉动内需,而不是真实有效地增加民间消费,只会滋生其他令人质疑的重大问题。正如该文作者Craig Stephen所指出,欲提高中国企业花钱效率,必须引入竞争。电信、银行等以国有巨头为主的垄断行业已经到了迎接新角色的时候。而另一个能够切实提振民间消费的办法是修改税法。比如通过削减多种销售税和奢侈品税鼓励人们把在境外进行的巨额消费转向“内销”,提高国人在国内的消费比例。中国政府最高决策层心知肚明,已经到了必须进行深层次改革的时候,包括下决心让一部分国有企业退出竞争性市场,进一步放宽民营企业准入门槛。

总之,虽然外部因素,如欧洲债务危机和美国财政悬崖的最终结果将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三国政策和改革的成功至关重要,但最重要的成功因素仍在内部。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本文系作者 陈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陈序
陈序

中移动12580生活播报总编辑,首都互联网协会理事。中国经济与公共政策独立观察人士。前《NEWSWEEK》中文版执行主编。北京设计周评委。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