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师生的试验

摘要: 或以为,央行在解决经济问题方面做得不够,当应更进一步;或以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难以帮助经济体,政策效应递减且可能引发又一个金融泡沫。总之,这些大佬实际上在进行一次高风险实验,而最后埋单的自然大有人在。

全球最重要经济体的中央银行行长,每隔两个月会在一个周日晚上到瑞士的巴塞尔聚餐。参加晚宴的人代表的经济体每年创造GDP国内生产总值)之和超过51万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总产出的四分之三。晚宴主办方是成立于1930年的国际清算银行。当然,它已经不再负责处理一战后德国的赔款支付问题。上世纪70年代,该机构成为讨论银行资金规则的核心地方,并在上世纪90年代成为各大央行行长讨论全球经济问题的会场和晚宴地点。周日在巴塞尔举行的晚宴常常会持续三个小时,是为期两天会议的一部分。这种会议每年要在国际清算银行举行6次。出席晚宴的嘉宾包括Fed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欧洲央行、英国央行和日本央行的领导人,以及中国、墨西哥、巴西等其他一些经济体的央行行长。晚宴在一个由设计“鸟巢”的瑞士建筑事务所设计装饰的房间里举行。

受惠于《华尔街日报》Jon Hilsenrath和Brian Blackstone的报道,世人得以窥见上述神秘晚宴的一些消息。而其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有关各国央行依靠货币政策工具进行的大规模刺激措施。有趣的是,两位报人发现世界最有权势的央行行长中的三位是在MIT(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学院)经济系开始职业生涯的。Fed主席伯南克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都于上世纪70年代末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博士学位。英国央行行长金在上世纪80年代在这所学校教书,并与伯南克合用一间办公室。许多MIT出身的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可以帮助经济渡过低迷期,而央行在政府发挥这种作用方面扮演着特别重要的角色,

 

自2007年以来,全球央行已经向世界金融体系注入了超过1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由于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且欧洲债务危机持续,近来各主要经济体央行更是加快了注入流动性的速度。全球最大的几家央行计划以购买政府债券、抵押贷款和商业贷款的形式向经济再注入数十亿美元的流动性。Fed每月购买价值400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并在最近一次会议上决定再斥资数十亿美元购买美国国债。英国央行同意通过银行向实体经济注入数十亿英镑。欧洲央行承诺压低借贷成本,帮助那些财政岌岌可危的政府。日本央行计划购买约1.14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券、公司债券和股票。……

 

这些央行行长责任重大。如果他们正确,全球经济将避免陷入长期停滞。如果错了,通货膨胀当再度抬头,下一次经济衰退和金融危机也为期不远了。通过货币工具来降低借贷成本、刺激股市、鼓励消费和投资并不新鲜,但要以全球经济为样本进行试验,并无先例。

 

值得注意的是,各经济体央行拧开龙头放出的资金能给经济加热、降低利率和失业率,也能带来高通胀率。尽管各位行长保证当全球经济复苏稳固,就会及时政策,以防全面通货膨胀。但要掌握收紧的恰当时机和操作手段并不容易。此外,受迫于政治经济形势,中央银行是不是正在扮演它所不熟悉的最后决策者?而因此全然忘记了自己并不能解决实体经济中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

 

从媒体公开报道看,即使各位央行行行长本人也仍存在不同观点。或以为,央行在解决经济问题方面做得不够,当应更进一步;或以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难以帮助经济体,政策效应递减且可能引发又一个金融泡沫。总之,这些大佬实际上在进行一次高风险实验,而最后埋单的自然大有人在。

本文系作者 陈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陈序
陈序

中移动12580生活播报总编辑,首都互联网协会理事。中国经济与公共政策独立观察人士。前《NEWSWEEK》中文版执行主编。北京设计周评委。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