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已死,去中心化永生

摘要: 互联网最初的架构的确是去中心化的典范,但如今,我们不得不悲哀的承认一个事实:政府一直是互联网的实际操控者,无论西方民主当局还是独裁政府,互联网不过是他们一个控制政局新工具罢了。平时允许民众谈情说爱、娱(愚)乐身心,但终究会把断网放在紧急预案里。

互联网

这几年,互联网日益成为政府与民众争夺的重要“战场”。从北非阿拉伯国家到欧亚交界的叙利亚、土耳其,民众借助互联网对政府发起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当局则采用一系列封网断网措施予以应对。

除了政治因素之外,很多偶然事故也会导致互联网灾难。2011年,一名格鲁吉亚拾荒老妇在捡拾废旧金属时,误剪短一个网络电缆,导致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网络被中断长达28小时。一年之后,桑迪飓风席卷美国东海岸,一些位于低地的数据中心受到影响,导致多家网站无法运行。

在最新上映的《美国队长2》中,神盾局秘密推动insight计划——向太空发射三个太空航空母舰,这些太空航母通过数据收集和挖掘,实时监控全球2000万潜在的“恐怖分子”,并随时可以定点清除。剧情不得不让我们想到去年曝光的NSA监听事件,从这个角度来看,NSA的监听仅仅是“insight”项目(如果存在类似项目的话)的初期——收集数据,而随后的分析和挖掘数据则更可怕,到最后有没有可能实现定点清除呢?

其实我们很清楚,技术迟早会让这些变成现实。如果真是这样,作为普通民众的我们,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

去年斯诺登曝光NSA监控之后,美国科技专栏作家Clive Thompson报道了一群希腊人的反互联网尝试。Joseph Bonicioli是住在希腊雅典的年轻人,很多时候,他和我们一样,通过互联网获取新闻资讯,但当和朋友们沟通的时候,他却不是使用诸如Facebook、whatsapp,而是利用自己架设的“私人互联网”——他和朋友在屋顶上搭建了一个无线网状网(mesh)传送数据,其连接速度甚至快于普通宽度,最高传输率可以达到每秒150 Mbs。

Mesh网络即”无线网格网络”,这是一种与传统无线网络完全不同的技术架构。传统的无线接入技术中,主要采用点到点或者点到多点的拓扑结构。这种拓扑结构中一般都存在一个中心节点,例如手机通讯系统中的基站、无线局域网(WLAN)中的接入点(AP)等等。理论上说,当中心点遭到人为或自然破坏之后,接入这个网络的设备都将无法正常联网。而在Mesh中,任何无线设备节点都可以同时作为AP和路由器,网络中的每个节点都可以发送和接收信号,每个节点都可以与一个或者多个对等节点进行直接通信。换句话说,这更像一个真正意义上没有中心化的网络。

这样的点对点网络不经过任何互联网服务,但却替代传统的互联网服务,比如Google、Facebook甚至YouTube、Dropbox等等。这也保证了数据和信息传递的安全性。在雅典,类似的网络平台已经聚集了1000名成员,覆盖了雅典到周围的岛屿。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社交枢纽,产生了博客、论坛等形式的产品。

希腊人并不是孤军奋战。据《纽约客》报道,上月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地区的一个大展厅内,有30人参与了一场行为艺术表演,主题为“当互联网坏掉之后,人类如何交流?” 这项活动来源于两个项目:Guardian Project(他们致力于开发免费的应用软件和程序,以避开政府审查和监控)和Commotion(由New America Foundation’s Open Technology Institute领导的建设“新型”互联网项目)。

他们提供的解决方案也是无线网格网络——通过不断扩展的网络架构,确保任意的两个设备保持无线互联。活动发起者向大家呼吁,不要使用智能手机下载使用所谓的APP,而是利用蓝牙、NFC这样的硬件实现点对点的沟通。比如Kerplapp就是他们研发的APP,这个APP可以允许用户使用NFC进行通信,但很遗憾的是,由于苹果封闭的生态环境,还没有面向ios用户的点对点工具。

Open Technology Institute高级分析师Ryan Gerety说:现有的科技基础设施都是普通民众无法控制的。举个例子来说,即使你在一个屋子里,如果你使用Facebook messager沟通,那么所有数据也还是通过Facebook的服务器进行传输,这无形中就为窃听、监控提供了可能。而点对点的通讯工具,可以直接在两人的设备之间建立专属通道,从而保证信息的安全性。

接下来,他们会将这个“网络”进行扩展。但如何让更多的民众了解并接受这个项目,进而学会使用点对点的工具,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另外,假如这个网络被大规模使用,设备与信息的安全问题、访问速度都会让参与者感到担心。

国外倘若如此,国内的情况更加糟糕。国内用户安全意识还很薄弱,大多数人早已患上免费WiFi综合症,公开场合还无忌惮的使用免费WiFi,不懂得为自己的信息负责;缺乏必要的互联网素养,不会或不愿使用VPN这样的工具,任凭自己的数据被收集甚至监听;第三,或许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假如某一天,电话打不通、微信登陆不了时的情形,这看似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早已在阿拉伯国家屡屡上演,当发生在你我身上的时候,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互联网最初的架构的确是去中心化的典范,但如今,我们不得不悲哀的承认一个事实:政府一直是互联网的实际操控者,无论西方民主当局还是独裁政府,互联网不过是他们一个控制政局新工具罢了。平时允许民众谈情说爱、娱(愚)乐身心,但终究会把断网放在紧急预案里。因此,互联网从精神层面上已经死亡,唯有去中心化的声音还在cyberspace里回荡,未来更多去中心化的工具将成为民众手中的新武器。

本文系作者 赵赛坡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赵赛坡
赵赛坡

数字人的数字化观察

评论(8

  • 钟家大大大大小姐 钟家大大大大小姐 2014-04-17 07:13 via weibo

    天哥,这么晚不睡觉干嘛呢

    0
    0
    回复
  • 阿湘哥说 阿湘哥说 2014-04-16 21:23 via weibo

    互联网去中心化,这是个需要重新思考的观点。排除政治因素,在互联网的世界中,其实每个人每个机构都在试图通过关系与内容,来形成属于自己的中心,从而获得社交影响力与话语权。互联网为每个人成为中心提供了可能,这是草根在互联网成功逆袭的根本原因。

    0
    0
    回复
  • 阳光比特 阳光比特 2014-04-16 20:09 via weibo

    我就想开发一款手机P2P通讯的软件,在自然灾难或ZF断网的情况下能继续使用网络的app.
    在类似茂名事件的情形下是非常需要的。

    0
    0
    回复
  • 阿湘哥说 阿湘哥说 2014-04-16 20:00 via weibo

    互联网去中心化,这是个需要重新思考的观点。排除政治因素,在互联网的世界中,其实每个人每个机构都在试图通过关系与内容,来形成属于自己的中心,从而获得社交影响力与话语权。互联网为每个人成为中心提供了可能,这是草根在互联网成功逆袭的根本原因。

    0
    0
    回复
  • 張勛oo 張勛oo 2014-04-16 16:55 via weibo

    这么说太不给民主面子了

    0
    0
    回复
  • hwc100 hwc100 2014-04-16 16:05 via weibo

    民众隐性自愿地被监控,不被监控的出路不止一条,工具有免费的,却需要经过一段较陡峭的学习曲线,听说过tails吗?自由不是免费,但付出的代价比过去小多了

    0
    0
    回复
  • 飞舞的鱼4028 飞舞的鱼4028 2014-04-16 15:46 via weibo

    这不是废话么[挖鼻屎]

    0
    0
    回复
  • 金麟微笑 金麟微笑 2014-04-16 15:41 via weibo

    小伙伴别错过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