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企业家们不要再对骂了

摘要: 最近的商界对骂,表面上体现了一部分企业家轻视用户,蔑视企业价值的庸俗一面,深层上显示出我国企业家在转型上的探索、迷茫和焦虑。

最近的商界对骂,表面上体现了一部分企业家轻视用户,蔑视企业价值的庸俗一面,深层上显示出我国企业家在转型上的探索、迷茫和焦虑。

每次登录微博,都会发现在业界赫赫有名的企业家们又在捉对厮杀,各自的粉丝也冲锋陷阵,污言秽语满天飞。双方都是老板挑头,不是说狠话,就是拼价格,或者直接攻击产品乃至个人,更甚者职员互殴至街头喋血。这既不文明,更是愚弄消费者,破坏企业价值。

骂街斗殴本来就是不文明行为。两个人意有不合,不是单独理论,或是去找警察,而是跑到人多处相互叫阵。一旦有人骂街斗殴,必有众人会团团围将上来,非要看个究竟,看个痛快才行。

企业通过媒体对骂对打的现象,其实就是骂街文化在企业界的翻版。

“你卖100块,我就卖99块,你卖1块,我就白送。”这完全是“你敢给我一刀,我就给你一斧子”的匪理,却还要顶着给消费者让利的名义,更有业者将其称作全新营销模式,这简直让科特勒的经典营销理论瞬间弱爆!

企业为什么会产生呢?那是因为有需求存在。企业为什么能够生存呢?那是因为有利润存在。一个需求,一个利润,这是企业产生和存在的最原始的条件。

不追求利润的经营,不是经营。一个有影响力的企业家,拿出一大堆钱来说要打价格战时,他不是忘了经营,其潜台词是“等我先把扰乱市场价格的混蛋撵走,然后再回头收拾你们消费者”。试想,所谓话语权,不就是定价权吗?

所以,试图用价格战打垮对手的做法,绝不是为了客户,而是为了企业自己。那么企业在什么时候才会拼价格呢?显然是在除了价格之外别无竞争优势时,才不得不拿出价格战这个双刃剑。

价格战的双刃,不但能伤害对手,更能伤害自己,甚至伤及一个市场、一个产业。如果一个企业的发展遭遇瓶颈时,它不应该先把原因归咎于竞争对手,而应该从更深的层面去寻找原因,进而从根本上去解决问题。

最近的商界对骂,表面上体现了一部分企业家轻视用户,蔑视企业价值的庸俗一面,深层上显示出我国企业家在转型上的探索、迷茫和焦虑。

如同人生,企业发展也有起伏。现在,很多企业家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企业经营终于走到了一个他们没有碰到过的拐点,他们焦虑徘徊,不知所措。

很多人从创业的那一天起,就赶上了中国经济高歌猛进的好时代,尽管也有各种各样的挫折,但需求一直是坚挺的,销售额一直是上升的,他们已经习惯了增长,也依赖于增长。他们信服一种真理,那就是“发展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水涨船高。水涨了,即使水底有暗礁和沉船,船队也能依赖充盈的水量,保持航路无阻。但当河浅水瘦时,浅滩尽现,行船便也困难了很多。

让这一代企业家去透彻地理解什么是企业价值不容易,因为长期的硬需求把企业这只船抬得高高的,他们不知浅滩,不懂绕行,不愿改变航向。

我们常说的企业转型,实质就是企业家的转型。这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越成功的企业家,转型时的痛苦就越大。

反过来,越是刚入场的企业家,在转型时越具有优势。这就是为什么京东的估值超过拥有千家门店的苏宁。我不能说市场的评价就一定合理,但一般来说,市场总是比个人更有远见。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真正的市场经济社会。在这个社会里,消费者拥有最大话语权。一个企业可以用价格战压死另一个企业,但消费者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乖乖地跑到胜者的菜板上等其宰割。

我们忘不了电子产品的劣质,忘不了地产商的贪婪,忘不了掺毒奶粉的横行,忘不了地沟油的恶心。我们没能等来企业家的良心恢复,却等来了市场对企业家的拷问。

已经不再是价格主宰的时代了。企业家的社会责任不是去战胜对手,点燃客户的消费热情才是你们的天职。请企业家不要再对骂了,既不文明,又无效果。

本文系作者 宋文洲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宋文洲
宋文洲

宋文洲,28岁创建软脑株式会社,2000年实现公司在东证创业板上市,开创来日外国人创办企业在日上市先例,软脑集团于2005年东证一部上市。是第一个在日本创业上市的中国企业家。 1963年生,山东威海人,1985年作为国费留学生赴日留学,1991年北海道大学博士课程修了。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