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的尊严只能用一个东西来维持

摘要: 在我结束给福冈青年们的讲演时,我讲了3条创业心得。1、放下架子,做别人不愿做的事。2、别奢想赚钱,先保证企业自立于企业之林。3、少谈梦想,保证每一个现实的计划变为现实。

在我结束给福冈青年们的讲演时,我讲了3条创业心得。1、放下架子,做别人不愿做的事。2、别奢想赚钱,先保证企业自立于企业之林。3、少谈梦想,保证每一个现实的计划变为现实。

几个月前,福冈市邀我去给当地的创业青年讲演。这种讲演我早已谢绝了,但考虑福冈市养育了我妻子的城市,我就欣然接受了。

尽管不是很主动,但我还是早早来到会场附近,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下,看着人影稀少的公园,回想起从一个人开始创业的过去,不禁眼眶发热。

创业初始,我也经常一人来到公园发愁。现在看来很小的事情,对一个刚出校门就创业的青年,尤其是在一个人脉不通,文化不同的异国,所有的都是未知,我天天都在不安之中。

我没有感觉过CEO伟大,因为在很长时间里我只有一个职员,我不比他伟大,因为他是我自己。后来我终于雇了第一个职员,他本来不想来我这里,只是他没地方去,为了糊口不得已才来我公司,我没有资格觉得比他伟大。

后来我雇了第2个人、第3个人、第30个人,那我也感觉不到我有什么伟大。员工的薪酬都要给足,还要周到地照顾他们,让他们安心工作。刚起步的小企业,不知能收入多少,却要保证给足职员的薪酬,我的心里好像天天在赌博。

创业之前在学校里接触的人大都是有理想,有上进心的人,可公司草创期的职员要不是进不了大学,要不就是中途辍学,根本就没有上进心。就是他们,还经常看不起我这个年轻的CEO。我只能忍受,因为他们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一个中国留学生,没钱,没人脉,没有在日本的社会经验,更没有在日本的经营经验,人家信我才怪呢。为了证明我很一般,我要加倍付出努力,我哪敢奢想显露一下自己的伟大?

我去大企业销售,那里有很多我的同学们就职,我当然要对他们及他们的上司点头哈腰。里里外外都要低头,这是创业者的宿命,你要尊严和伟大,你就别去创业。

我拿到第一个合同时,我早早回到家里,对着山东的方向磕了好几个头,从心里感谢了我的祖宗,感谢他们保佑了我。坦诚地说,我没有感谢用户,用户对刚创业的小企业是苛刻的。

稻盛和夫曾问我说“你祈祷过了吗?”,我非常理解他的意思。创业初始,我们用尽了所有资源和智慧,那也没有谁保证我们创业成功。所以我们最后是带着祈祷的心情去做事的。你没有功夫和余力去卖乖子,你不可能觉得你伟大。

抱着信念,扛着风险,建立组织,开发产品,让企业活下去,这不过是分配给一个创业者的最初的工作。他对外要尊重客户和股东,对内要安抚职员,这是一个辛苦的工种。CEO的唯一奖赏就是结果。

当我看到那些领着随从,昂首阔步的CEO们,看到那些对朋友张扬,对职员跋扈的高管们,我会暗暗想“这哥们吃的苦还不够”。吃苦多了,磨难长了,我已经习惯朴素,即使现在有再好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我都不习惯昂首阔步了。

在我结束给福冈青年们的讲演时,我讲了3条创业心得。1、放下架子,做别人不愿做的事。2、别奢想赚钱,先保证企业自立于企业之林。3、少谈梦想,保证每一个现实的计划变为现实。

CEO不是伟人,CEO是用组织产生结果的职业人。CEO的尊严只能用一个东西来维持,它就是结果。

本文系作者 宋文洲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宋文洲
宋文洲

宋文洲,28岁创建软脑株式会社,2000年实现公司在东证创业板上市,开创来日外国人创办企业在日上市先例,软脑集团于2005年东证一部上市。是第一个在日本创业上市的中国企业家。 1963年生,山东威海人,1985年作为国费留学生赴日留学,1991年北海道大学博士课程修了。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