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销 + 工程

摘要: 这些东西说起来没什么了不起,但我看到很多“技术底”的创业者却往往无法做到。或许你比较习惯跟程式语言相处,看着 Google Analytics 的分析帮助你做产品决策。但千万别忘了,每个统计点的背后,都是一个真正的人类。

这些东西说起来没什么了不起,但我看到很多“技术底”的创业者却往往无法做到。或许你比较习惯跟程式语言相处,看着 Google Analytics 的分析帮助你做产品决策。但千万别忘了,每个统计点的背后,都是一个真正的人类。

Pinterest 疯狂成长的背后,与一般所谓“硅谷的玩法”一点关系也没有。Pinterest 靠的完全是推广,草根的推广,而不是更好的算法。

在 2012,Pinterest 上线的三个月后,他们只收集到了 3,000 个会员。但其中有一些是相当活跃的使用者,这些人超爱 Pinterest 的服务,创办人 Ben Silbermann 自己也是。

“与其继续修改产品,我想说或许我可以试着找到更多像我一样的使用者。”Silbermann 说。

因此 Pinterest 开始在精品店举办使用者见面会,然后帮来的人拍有趣的照片。为了让更多部落客邀请人们加入,他们启动了“Pin It Forward”活动,当部落客写跟 Pinterest 相关的文章,(还是邀请制的) Pinterest 就放宽他们的可以邀请的人数限制。

Silbermann 说他知道这个策略开始奏效,是当他在其中一场见面会上听到人们开始讨论他们在 Pinterest 上的创意专案,而不是像 Twitter 使用者见面时那些肤浅的寒暄。

这个 Pinterest 如何把 0 变成 1 的短短故事里面,已经有好多值得其他创业者学习的东西。

首先,Pinterest 的网站刚上线时,如同大多数网站一样,使用者非常的少。但 Silbermann 从那时候就懂得要去分析使用者的“分布”情况,从中找到那群真正的爱好者。当然你处在 0 的阶段,你不仅要知道 100 个来你网站的人里面,有几个人会留下来,你还得知道那些人到底是谁。在这个阶段,你不应该只是像大型网站一样用“大数法则”来分析你的服务,还必须找出那些早期的热爱者 — 或许他们存在,或许他们不存在,但无论如何这样珍贵资讯 Google Analytics 没办法告诉你,你必须要从自己的网站或数据库里面挖掘,

找到这些 Early Adapters 后,Silbermann 不只一个个 Email 给他们,还陆续举办了见面会。为什么?除了可以跟他们交流,了解网站如何改进之外,这样的活动能够把这些人串起来,在 Pinterest 上形成早期的“网络效应”(使用者间的交流)。为了达成这样的目的,他们在活动时帮大家拍有趣的照片,活动后再贴到 Pinterest 供大家领取。

他们还懂得花力气去经营部落客,网络上最被低估的推广通路。他们 Hack 部落客的心态,用小小的特权 (增加邀请数量) 来换取他们的推广,是非常划算而且完全符合推广目的的设计。

这些东西说起来没什么了不起,但我看到很多“技术底”的创业者却往往无法做到。或许你比较习惯跟程式语言相处,看着 Google Analytics 的分析帮助你做产品决策。但千万别忘了,每个统计点的背后,都是一个真正的人类。网络上能够纯粹用算法解决的问题,大概都已经被解的差不多了。接下来的发展,将会是更细腻的服务与经营。所以,或许你该下定决心,好好学习如何跟人相处,从他们的反馈找到 Insight,然后把你的服务经营得更好。

行销,是一场心理战。–蒋美兰

本文系作者 林之晨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林之晨
林之晨

也名Mr.Jamie,appWorks 之初創投合夥人,Android爱好者。Jamie 現居住於台北,育有一子,平常的興趣是打籃球、高爾夫球、電影和閱讀。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