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钛小说】PE圈内人请进:大清合伙人的土豪2013

摘要: 本系列故事自2011年开始,定期将发生在PE/VC投资圈的部分重大事件做一盘点,并借助金庸小说《鹿鼎记》中男主人公韦小宝的角色,发挥想象力,将有趣的时事热点事件等穿插其中,形成系列娱乐性文章,以给繁忙投资生活带来一些乐趣。

钛媒体注:本系列故事作者为PE圈从业人士,自2011年开始,定期将发生在PE/VC投资圈的部分重大事件做一盘点,并借助金庸小说《鹿鼎记》中男主人公韦小宝的角色,发挥想象力,将有趣的时事热点事件等穿插其中,形成系列娱乐性文章,以给繁忙的投资生活带来一些乐趣(一不小心也写了近2万5千字)。作者提示:本系列文章仅为盘点及部分经验总结,所涉人物和事件纯属虚构,或有反应现实,或有编撰,各位也能看到很多熟悉的场景事件能引起点点回忆。但文章本身所涉人物及事件无必然逻辑相关性,如有雷同,绝无冒犯之意。

 

佛言:“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佛亦有言,“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如是土豪相,则当不可说。

喇嘛就是和尚,和尚就是喇嘛,但土豪是啥?”

 

过去的2013年对PE投资行业及从业人士而言依然并不轻松,正如歌者所唱“吾日行梦街,神恍情惚而不倦,寻转虚空之欢愉乎,吾欲将奔,与无常之命运抗争乎?”几百年时代穿梭之后,有人把它翻译成了白话就是:“每天走在疯狂逐梦的大街上,我们精神褴褛却又毫无倦意,徘徊着寻找着那虚空的欢愉,奔波着抗争着那无常的命运……”

我是韦小宝,英文名Wayne Wei,虽说“人贱不拆、人奸不投”足以描述部分投资机构这过去的一年,但由于我在大清集团的几支产业基金中,陆续完成了几个大单投资和几个退出的交易,业绩和回报仍然非常出色,应该说比去年更“色”。爱新觉罗·玄总则是更加意气风发,蛋上的皱纹依然如过往般地坚硬。

就喜欢玄总这样的作风,大家好兄弟,讲义气,玄总这次直接封了我鹿鼎公爵位主管合伙人的级别,头戴双眼花翎,赐穿黄马褂,就是相当于后来的远比国务院特殊津贴还高的待遇。而某些巨型基金,除了装模作样的“深挖洞,广储粮”,仍然还是只收管理费,真是阿弥陀了你的佛啊。

天地会那边,由于近期扩充了太多滥竽充数的下手,需要精简机构,把原有的十个堂进行了重组改制,我已不再担任青木堂堂主,而改升任高级行政副总裁了,同时兼任6人董事会的核心成员,这年头组织臃肿也得赶个时髦,不然吵起架来也太厉害。

百乐门小艳红就曾劝我说,别老几个地方一起待着了,发生点关联交易、内幕交易啥的被发现咋办?而且天地会待久了,会不会变呆啊?那是容易待的“荣呆会”吗?嘿嘿,她其实不知道我的腚位“远超过你的想象”,那可是狡兔十八窟,藏的那是相当隐蔽,时而身在洗脚城,时而身在荣昌洗浴馆,或者就在海天盛宴、也许还在东海识别区… …就算大数据挖坟也挖不到的,乖乖零丁冬。

神龙岛我还是跑的少,但除了让苏荃代持部分股份外,也挂着名誉专家委员会副主席、非执行董事、驻京代表处常务代表的职务。那边的股份我设置了好几层的BVI、开曼和VIE结构,用以增加迷惑性和各种方便,在业务方面则还得时不时需要微信一下洪安通。

胖头陀和瘦头陀则早已被我纳入旗下做金牌行业分析师了(主管医疗和游戏),不过他俩其实不提也罢,反正也提不起来了,因为虽说他们正统的说法是叫Analyst,但总喜欢自称为ED。ED嘛,是吧,你懂的,要哪位朋友还不懂,我只能笑你太无鞋了。

话说胖头陀和瘦头陀每次逢人见面必说的口头禅是“久仰、久仰,性会、性会”,你要问他俩为何?可否举个原因?他们肯定还是不举。还是我小宝来举一个吧。因为他俩每次都是一起采购天竺国的仿制蓝色小药丸(便宜),但无论龙门镖局还是其他快递送来时外盒上都会写明“品名:蓝色小药丸,主治:不举”,后来没办法,他们只得告诉快递,不要写名字,没想到后来收到的包裹全部变成机打文字,上印显赫文字“买家留言:不要在包装上写明是治疗不举的药”。

此外,上市会那边已经关门快一年了,想想真是感觉再也不会爱了。然而,邻近年关的时候突然开了个铡,不知有人告状还是内部真心有问题,有几个项目被开了个血淋淋的铡。你爷爷的,怎一个“惨”字得以形容,苦叹待君长发及腰,奈何无法上市乎?

不过,上市会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因为你很难理解在突然开铡之后,还有又来刀下留人的项目发生。难道是为了“牺牲小你 , 完成大我”?不过,丫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就跟离开渔村的大黄鸭到了湖北就全身变黑了一样,而且还改姓了周,这丫怎么就这么黑?赐名:周~黑~丫?

除了投资了一个产业园和几个大项目,这一年我主要还是负责了很多个项目的投后管理,包括部分项目的退出,好玩的事依然不少,大家同坐一条船,富贵又团圆哈哈。虽说行业还在寒冬,但小波的投资不曾少见啊,大波的妹子时而闪现,这熊市场的孩子们不甘心朝闻道夕就死啊。

话说去年过节时分还剩下一个锦囊,在刚过守年的时候,给用了,当时情形整一个甄环现身,词是写的百般温馨,然而锦囊却给匆匆打开了,为何?缘由其实也很简单,只因当时听闻千里快递顺风公司的骆驼祥子送到圣旨:“云迪千里家何在,雪拥力宏马不前,钦此。”

令我百思不得其解,遂打开了锦囊,擦掉里边来自京城的含有浓郁PM250(二百五)的味道,但见金箔雾霾缭绕之间刻有五字“马上有项目”,左下又落了一行小字“年底开市,小心大妈”。

虽有圣旨,仍觉不解,倒是骆驼祥子催着我赶紧在快递单上签字。祥子如今真是赶上好时代了,工资涨了不少,除了接圣旨的生意还接各个官员和民间的快递生意,远远超过了龙门镖局那些所谓的高级白领的工资了,不过他们这行太累,据说他差点就跑死在了去龙门客栈的路上。没有买卖,没有杀害啊,各位亲思密达,别以为网上买个东西只需要轻轻点一下,其实或许就是无数个跑死了的骆驼祥子的代价啊。

哦,又扯了,还是说圣旨吧,有趣的是,后来还真的不仅仅是“马上有项目”,而且“马上有钱”、“马上四爷就出现”,“马上恒大就出线”,乃至“马上有包子,还是微信的红包”,真的都有了,太幸福了,太感动了,太有追求了,这锦囊简直太流逼了,今年还得花差花差跟师傅要几个去,顺便把师父的龙门客栈的房卡给充上银子。

那天师父到客栈说要给房卡充钱,小二问他充多少银两,师父从后屁股兜里掏出一大把皱皱巴巴的灰黄色卷纸(依然看不出来哪个年代的银票),气运丹田,幽幽地说了一句“充——满——”!陈总舵主果然豪气十足啊,陈总舵主顶呱呱啊。

不知何时开始,大街小巷传唱的已然不是最炫大清风,而是一个个怒放的生命… … 想来也是,四爷也好,七舅姥爷也好,还是前朝翁太傅,都纷纷走过迷惘,在挣扎中找到了生命中难以平静的真爱,而各地的投资机构却突然与各地的土豪们走的相当之近了,和土豪做朋友的感觉真的很豪,光是过年时点红包就能点到脚底抽筋。

而土豪们除了全世界疯跑之外,也很是乐意与这些所谓的高大上们洽谈着环球国际业务,说实在的,土豪的重点根本就不是土,而是豪,比生蚝还要豪。特别是新生代的土豪们,早已身在天朝,放眼全球,往往从事着光鲜亮丽的投资工作,而且也往往在努力程度上也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投入。

我从来认为只有土豪才能代表新生代的大清未来,只有土豪才能代表新时代的成功方向,也只有土豪才能运天地之精灵,化腐朽为神奇。苦命式的英雄史诗俨然不足以在各行各业成功混迹,虽然也有我韦小宝之般的成功案例,玉树临风,潇洒倜傥。

这一年依旧不曾见到发哥,然则发哥在我心中地位乃至各行英雄心中的地位仍是如此崇高,如此威风;而其他一些门派帮会的大佬们却或有另立新帮,或有新欢;实乃天机不可太过泄露,然几个大的门派的当家代表之所以腾挪地方也无非与人与事,激励所在,抑或是为了更高的理想。据说当年某位南方机构合伙人就是因为一年到手的区区几十万所得愤然北上进京的。

谈到理想,未免有点沉重,现实往往更加丰满,我在京城已然混迹了四五年了,体重也是以年均CAGR20%的速度增长,也应了不知哪天哪个屌丝说的“你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啊”这句话,后来琢磨细想,就茅厕顿开了,那是野火烧不尽的脂肪啊!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肉到肥时方恨多。

回想4年前,下着弘历叉年那第一场雪的时候,我还在扬州洗脚城帮人揉着臭脚,如今已然成为大清投资集团的合伙人,兼国际足疗保健投资部投资总监,注意,这可不是简单的足疗保健,这是国际足疗!花差花差,再多个胼胝的臭脚到了这儿都能变出个纤纤玉脚,从此让你的人生足下生灰! 玄总那次来考察公司具体业务时也跟我建议了一个新的广告语~“你,值得拥有!”

那天,高太傅在太和殿的讲话也说了,自100年前,努尔哈赤入关以来,大清历史上,前后共发生了超过50起比较有名的特大型投资和并购(不包括小型投资、早期风险投资和小规模并购),其中包括山海关的投资、清统一的并购、潼关的JV(合资企业)、清对大西政权的收购、对台湾的要约收购(LBO)和再收购(MBO)等等,其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多民族的统一和产业升级是并购的直接动力,二是政策制度的保障。

太傅用手抚了抚木琴,又提到,最近的酒盅全会其实说白了就是三盅酒的事,第一盅酒皇上要喝,第二盅酒皇上赏赐给大臣喝,第三盅酒皇上赏赐给大家一起喝。

随着未来政策制度的快速发展,高太傅也预测投资型业务长期会有更好的业务,但短期并购重组仍然较多,主要表现为:清朝大集团的进一步并购型投资、海外集团的介入、新兴区域的成长性机会与小型并购等,区域上则表现为东南沿海及西南内陆同时发力。想来也是,去年的并购市场真是火爆。

投资从来是件辛苦的事,当一朵来自遥远极地而未来能成长为霸占天朝各处的小菊花放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未必愿意去呵护,而今市价已逼万亿市值;当身处疯狂抢来大额交易,顺利上市又逢海外阁楼基金等恶意做空的炎热夏天,你与烤肉串的差别只是少了那一撮孜然。要真想取得投资的真经,将必然是一番苦练,无论是齐撸饭店的深夜,还是新发地的农场。

当市场处于最疯狂的蝶来恋花花不恋蝶时,大清朝的大妈们生猛出手了,哪里有机会,哪里就有大妈。客官,您还真别说那光大的股市动荡事件有什么内幕交易,几十亿银两刷刷就不见了,其实那是大清大妈们干的。虽然后来光大被罚了很多钱,但是跟海外大魔被罚的那100多亿个美银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江南的朋友再也不必抱怨没有冬日的炭火,因为你们苦苦要求的烈日骄阳终于也在夏天如愿赐予了你,最是那一晚明媚的忧伤;塞北的朋友也不必抱怨没有水润泽被的福祉,因为你们那滴尿成冰的冬日不能挥之而去,就像金花婆婆说的那样,如果南水北调终将成功之日一定要告诉奶奶,并立下字据~“王师北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奶翁,啊,拈朵微笑的花,想一番人世变换,到头来输赢又何妨,最是那~一夜忘穿的秋裤!”

但投资也有幸福的那天,只要你一不怕死,二不怕苦,酒桌上尽管拼,大不了我喝了吐,吐了再喝呗。扯下胸口的布,把买来的胸毛露出来,谁怕谁啊?虽然说很多机构的Carry实际上是等不着的,但还真有等着的,具有某个机构的威屁(VP)一分分到了上千万银子,可流逼啦!于是终于有能力先把首付给交了,至于其他的嘛,以后慢慢还就是了。

当然,投资也有更稳的,也可以买个1万2万的理财,每天有个零碎银子的利息,用来买个彩,还有再中巨奖的机会,据说这也是今年海外华尔街推出的最富暴增涨潜力的复合理财产品,即使你不给自己带盐也得给自己的钱负责啊。

当然,如果有了小霸王银枪,一切投资将会变得非常简单。其实天天股份压根和小霸王没半点关系,但却又偏偏在银枪事件之后,重组之事,“刷、刷、刷”地来了,可惜后来好像被监管机构给否了。虽然不少金枪银枪们纷纷倒下了,然而定增和私有化之风仍是越刮越烈,既有山东洗衣机兄弟的巨额融资,也有乌篷船旅游的定增,即有飞鸟奶粉的私有化,又有8天连锁的回归,参与的机构们个个收益颇好;所谓的投资经理们也个个感觉良好。

过去这一年,除了继续穿梭在帝都和魔都,继续维护西域、南蛮、罗刹岛、南洋诸岛等的业务,也结识了更多的同道中的更多的投资经理们。也到了去年说的那个海外日月神教的瑶子店上市公司做了调研,看到一群投资经理们装模作样的在那演算着精密的Model。

然后利用这些超级复杂的Model又去渔村上市的那个夜店继续尽职调查。然而阿毛兄弟却道出了实情“这些投资经理们以为自己很流逼,但是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发现这些都跟自己关系不大,反而更像盛宴桌旁的服务生,戴着领结和白手套,尽可能摆出职业的端庄与优雅。” 纵然是青春鸟已飞,千古风流浪里摇,爱恨的百般滋味也已随风飘。

圆通法师最近呻吟少了许多,但顺风镖局却终于归顺朝廷了,坚持了那么多年的江湖中立地位终于引入了朝廷的投资;互联网的金融大大地影响了大批天下屁民们;而清朝的黑米兄弟亦有一股我不成仁谁敢来的气势,直彪百亿估值门槛,小宝也甚是看好他的潜质;于是暗中偷偷买了几支烟台苹果概念的股票(据说黑米产品和模式的灵感来自山东烟台),没想到买到了两个妖股,加上还买了烟台的红酒股,这一单上还真亏了不少。

经历多了,往往会缺年少的一份激情,却能涨很多姿势,什么怡红院啊,秋香阁啊之类的融资难免不被人勘察,然而实际业务确实人丁旺盛。当然,作为平民,能否在激情之下还能保持冷静,那则是另一回事,鼎牛资本的王前辈由于言语不当,落下个文字狱,还好鉴于其以前的丰功伟绩,只是待了很短一段时间,那天他的老下属有要事汇报,王前辈直到送至看守的门口,情不自弃唱到:“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

说到激情,其实最火的当属两人,其一乃天使投资人老顽童,其二乃泰国名门之后包小姐,包小姐的名片多到大街上到处都是。这俩名人的人气之旺,直逼苍老师,差距只有1/3,因为足够:苍~老。苍老归苍老,其实最令人可愤的根本不是苍老,而是拖欠服务人员的合理所得。想那力邀龙泽小姐的公司就从来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为了员工的福利花巨资请来龙泽小姐参加年会,幸运者可以一亲龙泽小姐之芳泽。

话说普天大道那天就发生了一件小三追债的事件,小三带了三个马车的混混,浩浩荡荡前往普天大道找某个江湖人物,引来众人围观,然而该江湖人物不敢出面,让二房全权代表去谈判,经过激烈的讨价还价,以二百万银子达成一致,一次性付款。这是啥精神?契约精神加合法谈判啊。

而人人看好的奔腾兄弟,不知为何,上市之某天天掌门人突然挂了,真是令人可惜啊。想到东坡姥爷的一段话“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 海外著名记者却说,这事背后可能有蹊跷,有可能跟唐师傅的事有关......(以下屏蔽1万字)。

说道温情,这一年最让人感动的莫不是东方姑娘再也不是那个东方教主了,而是有情有义、有血有肉的真正女子了。陪你喝酒、陪你练剑;给你跳舞、给你唱歌;给你送饭、给你治病;孤身范险给你找药;不顾性命替你疗伤;还替你报仇,替你打小三;反倒是令狐兄弟让人简直失望透顶了,到最后只换来一句“东方姑娘永远在我心中”。

虽然说市场并不好做,曾被寄以厚望的各个钱庄的投资机构已然逐渐被边缘化,要么因种种政策限制而无法直接参与股权投资,要么面临人才走空的地步,据说某家钱庄的中高级人才都走了一半以上了。

但在某海外岛国举行的摸根策略会上,各路英豪投资人又再次聚首,畅谈基调,把握根基,畅享未来前景,比如金陵马副市长那样的可都是真真切切响当当的汉纸啊,虽说大腿不长肉小腿不长毛,混迹起来,每周从挖宝上买一打胸毛,每天贴一大撮胸毛贴到翻边的毛领里面,根根如钢针般弩张,再怒放的生命也挡不住青春不再痘还在啊!

师父也说,这几天你在各处留言最多的就是什么横大(横大?树大?)啊、王林啊、PM250啊,啥啥的,我感到很幸运。虽然长期在京城,每天闻者酒一般味道的空气,但是这些醇厚丰满、口味畅悍、古朴十足的PM250(二百五)总是在提醒你,这里是帝都。

这和扬州洗脚城的PM25(二十五)差别还是挺大的,那里的空气细腻、优雅,入口绵甜,留香持久。这和神龙岛的PM2.5(二点五)差别也比较大,那里的比较宁静,口味的入喉畅快感比较强烈,后味怡畅淋漓,特别是在炎炎的夏日,除了清爽还是清爽,芳香浓郁。

下面插播一条广告:说到这一系列的PM,不知大家还是否记得英国的RB公司,最近居然把桂林的一个药材公司给收了,收得安安静静的,这儿再多说一句。其实洗手的滴露和套子公司都是RB控制的,洋人们又打进来了(注:套子产品的天然缝隙在5到70个微米,PM2.5直径在2.5个微米,套子是防不住2.5的)。虽说洋人进来,我大清出海收购其实也不少,就比如去去以色列啊,去去新大陆看看啊都可以,这方面以后单独再写一篇奏章好了。

师父最近做的那单房产生意简直最火了,在渔村交易所成功上市。“人生在这里定格,欲望在这里虚空,牢骚在这里终结,思想在这里升华,历史在这里沉淀,文化在这里凝聚,灵魂在这里净化,福寿在这里延续......” 多么优美和令人向往的一个神圣的地方啊,可是臣妾做不到啊!不知道阿里巴巴叔叔能不能做到?

阿里巴巴叔叔,最近有点搞不清楚怎么个上市法了,去海外呢,万一被做空了咋办?万一被斯诺登了咋办?去渔村呢,万一不知道爸爸是谁了怎么办?不过,此等考虑也只是愚人多虑啦,我一直很佩服阿里巴巴叔叔的,六脉神剑练地出神入化的:“挖宝网,啥都有,板书也能上挖宝哦”。

话说,看一个人的心术,要看他的眼神;看一个人的胸,最好是侧着看;看一个项目的潜力,则要私人定制,必须得是奔放洋气有深度的那种,要是土憋矫情可不行,节操撒一地也不行。那天碰到一项目老总,吹得天花乱坠,完了,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破卡片,说:“我叫易富潮,请多多关照,这是我的名片”,你说我是接呢,还是不接呢,还是不接呢?碍于情面偷偷瞄了一眼,“这不是易高潮吗?什么富潮,骗子!”

2012终究还是没有到来,2013又过了速度与激情的一年。扬子江畔的水已不在清澈、奔腾的种马已不在如此热烈、鼓楼的夜晚依旧行色匆匆着投资经理们的身影。不管会不会唱小星星,随着时间的漂移,他们的青春也终将逝去。

-----------------

“是故......”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 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注:本系列文章仅仅供娱乐,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望各位江湖朋友多多包涵。)

 

【本文作者为肖恩大侠,乃资浅PE从业人士,原本躬耕于太湖,现居帝都,从事PE/VC专业投资,新浪微博@肖恩大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gplpcn】

本文系作者 GPLP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GPLP
GPLP

理性投资 成熟创业 微信公众号gplpc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