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get全球最新科技知识与数据
下载钛媒体客户端

扫描下载App

XCOR已卖出三四百张太空旅行门票,其中15%卖给中国人

摘要: 在XCOR CEO看来,中美之间最大的差异在于时间。他说2000年美国才产生太空旅行的项目,以前也不存在。当时出现了很多并购的案例,而XCOR是幸运的。他同时提到15年前由于之前的公司失败了,才催生了XCOR 的创立,他认为中国未来会有更大的开放度,允许在航空业中有更多创业型公司踊跃进来。

钛媒体注:在钛媒体联合《商业价值》举办的首届钛边缘夏季峰会上,XCOR CEO Andrew Nielson、XCOR 首席试飞员 Richard Hogle 和 Gina Smith 进行了一场高层对话即“T-EDGE巅峰对话”,在对话中,Andrew Nielson分享了一些他建立公司的过程,投资策略,以及对天空飞行的未来展望,并且回答了钛媒体读者的一些问题:

【宋长乐/钛媒编辑】Andrew Nielson 是一位电子工程师,但梦想是成为一个企业家有足够的钱飞上天空,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到一位投资人,想研发出不同的高科技产品和服务,加上有些剩余的钱,于是成立了XCOR这家公司。

创业初期,XCOR 研发了一个类似家庭式飞机的小型火箭并且实现了飞翔,在飞机后面有一个引擎,可以把飞机的推进系统装上小火箭的引擎。 Andrew Nielson 称试飞了26次之后,才让美国宇航局认识到XCOR可以安全的监管这个行业,并且可以让人们花一些钱就能实现飞行汽车开在高速公路上。

但是如今看来监管一些过去不存在的东西是非常困难的, Andrew Nielson 则认为投资人所做的每个项目未来都将衍生出一个行业,只不过每个国家的监管步伐不同,事实上太空遨游也被纳入到个人旅行的监管当中。

Andrew Nielson 提到 XCOR 已经卖出了300到400个太空旅行的门票,未来两年还会持续的增加,他说15%的是卖给中国人,所以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Andrew Nielson 还提到做公司就要考虑盈利,未来可能是10万美金飞一次,这其中包括各种的飞行培训、压力舱的训练等等,而通过这些适应训练,很多人会改变自我审视的方式。

在 Andrew Nielson 看来,中美之间最大的差异在于时间。他说2000年美国才产生太空旅行的项目,以前也不存在。当时出现了很多并购的案例,而XCOR是幸运的。他同时提到15年前由于之前的公司失败了,才催生了XCOR 的创立,他认为中国未来会有更大的开放度,允许在航空业中有更多创业型公司踊跃进来。

Andrew Nielson 提到在XCOR这样的公司并不意味着你自己要去造一个飞机或者火箭,更多的想建造一个应用软件,你不可能一开始就和 iPhone 进行竞争,你是想利用的iOS进行应用,航空领域也一样。由于XCOR有一些平台可以是卫星也可以是其他的具体功能,所以可以在这个基础之上建一些应用,在这个平台上这些应用软件才是真正值得激动的东西。

XCOR 首席试飞员 Richard Hogle的看法是,对于一些企业来说刚开始启动资金1000万美元,可能只有很少的人构成,没有政府的支持。但最终我们看到了像XCOR这样的公司可以实现今天的发展规模。所以即便在开始的时候规模比较小,很多人可能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信心,觉得这样小的资金是做不到的。

但是今天这个世界发生快速的变化,对于企业自身来说也在不断的拓展,有一些企业渗透到其他的领域中,做出一些跨行业的成功企业。今天很多的企业对社会做出了贡献,而我们可以借鉴学习,以促进自身的创新。

以下为对话全文,经钛媒体编辑: 

Gina Smith:希望各位可以讲讲我们的技术,讲讲我们的创新,让我们邀请 Andrew Nielson,他是我们纽约的老同事,也是XCOR的CEO。

Andrew Nielson:非常感谢,讲讲我们的背景吧!我是服务一个创业型的公司,自己的背景是电子工程师,之后想成为一个企业家,可以买一个票让我飞到天上去,当时来说我们有一个国际的宇航监管部门,然后又成为我们风投的投资人,想研发出不同的高科技产品和服务。对于我们来说,投资并不是非常传统的模式,这里面历经了衰退和挑战。很多时候并不是从事传统的投资产业,我现在有一个想法,这个地方有不同的标记,比如说试着筹钱的时候要考虑不同的角度。

Gina Smith:我讲的并不是美国政府资助的投资项目

Andrew Nielson:在信用卡当中他还有一些余额,发现还有钱,就成立了一个公司。

Gina Smith:可以做一个小火箭,在这个地方可以做一个路演,像一个小火箭一样。可以在宴会厅当中做一个路演,大家觉得这个小公司太有意思了。

Richard Searfoss:我们选择的是不同的路径研发推进系统和燃料系统。

Andrew Nielson:特别在过去15年,新的信号表面新的事物会发生。我们有两个投资人,15到16年后他们做了很多,但并没有说要立即收回成本。我们当时非常的激动,在创业的时候有一个小的火箭可以让他飞起来,类似家庭式的飞机,在飞机后面有一个引擎,我们可以把飞机的推进系统拿过来然后装上小火箭的引擎。我们试飞了26次,最后的结果美国宇航局了解到我们可以安全的监管这个行业,让疯狂的人们可以畅所欲言,可以花一些钱让飞行汽车开在高速公路上。

Gina Smith:作为CEO,你参与到项目当中,关于监管和相应的飞行工作中?

Andrew Nielson:是的。

Richard Searfoss:他也受到了一定的赞誉。它不可能非常细节化的进行,这是监管不可能做到的。如果成立一个很好的法律框架,我们可以畅所欲言。

Andrew Nielson:现在来监管一些过去不存在的东西是非常困难的。我们投资的一些项目,可以会聚成一个非常好的行业,也就是我们背水一战。在监管来说,有很多不同的国家的脚步,比如说英国、法国意大利等等。遨游也纳入在个人飞行的监管当中,后面有一个引擎。

Gina Smith:可以自由飞行?

Andrew Nielson:是呀,想要干嘛都可以,有一个前沿阵地创造在天空当中,4到5个人在沙漠当中说有一个小型飞机,加上一个火箭可以停在停车场一样。

提问环节:

Gina Smith:如果有问题可以举手,非常感谢!要问我们的试飞员?

提问者1:我想问两个问题,试飞员您是否相信有外星人?在你飞行中有没有遇到过比较灵异或者神奇的事?

Richard Searfoss:我可以讲讲我们的美国的官方的说法,我也没有见过外星人,在我们的地球的轨道当中,我没有看到这个征兆,包括我们的外星人或者星球以外的人。我们要以更加开放的态度考虑这个情况,人只是浩瀚宇宙中的一部分,在其他的地方可能有生命体现,有一天可能会遇到他们吧!很多人问我说你是否看到了外星人?不是的,我有一个同事跟外星人长的差不多。人讲到我们鬼魅的东西,这是非常令人振奋的,有一些可能跟我们的灵魂相关,这是非常奥妙的道理,像丘比特一样行星的东西,它不是由碳水构成的。这个地方可能在地球和宇宙当中有不同的生命体来存在的,可能穿透行星和海洋的边界,但是我觉得在太阳能系统当中可能有这个体系的存在。

Andrew Nielson:如果这个地方没有生命体的话,机器人是非常好的机会,我觉得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电影,票房不是很高,但是它诠释了我们的鬼魅报告,然后你可以了解到在其他的星球可能有其他的生命体存在。

提问者2:我是湖南卫视的导演,我们希望你们的航天飞机公司与我们的电影或者电视合作,我们有详细的计划,我想问一个问题。我们中国的人什么时候能够乘坐你们的航天飞行去外天空旅行?因为我们有一个节目《我是歌手》那个明星是一个航天代言人,未来10年后是否可以真实的旅行?第二个问题可以透露一下你们具体的发射计划?

Andrew Nielson:我们现在不太了解具体的数字,如今已经卖了300到400个了,未来的两年出货量会进一步的增加。更多的时候15%的飞行器卖给中国的公民,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对于个人体验的飞行器两个中国的明星已经买了票,一个是非常年轻的歌手,还有另外一个刚刚拍了电影,我不太了解他中文名字,我们非常的激动非常的振奋,中国是我们最大的市场。有个人飞行体验的话可以参与,你可以跟我们沟通一下,我们可以给你一张票,我们需要有利润,我们要挣钱,我们在全世界遨游也非常的振奋,票价是多少?可能是10万美金飞一次,包括各种的飞行培训,你可以进入到我们的压力舱当中进行训练,看看我们的脉搏。通过之后可以进行适应训练,这是非常真实的体验,改变自我审视的方式。

Gina Smith:这可能是一个礼物吗?把这个票作为给我们的爸爸或者家人?

Andrew Nielson:不到18岁不行了,18岁要签一个同意书,像做跳伞一样,如果85岁肌体良好也可以进行,取决于你的健康情况,你可以把它作为一个礼物给你的爸爸或者妈妈,我们卖的是双程票不是单程票,要不然你回不来了。

提问者3:我要问Richard Searfoss,在美国创业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在中国创立一个这样的公司比较困难,我们有一些公司叫“翎客航空”,这是早期的公司,但是非常的难,那么中美之间存在哪些差异?对于创业型企业家有什么建议呢?

Richard Searfoss:应该是时间的问题,在美国大概2000年的时候才产生,以前也不存在。当时出现了很多并购的案例,基本上来说我们还是很幸运,像波音和其他的公司然后催生了并购产业,我将自己看作一个喜欢创新的人,我非常喜欢宇航业,我对这个非常的有兴趣。15年前由于之前的公司失败了,然后导致了XCOR这个公司创立起来,利用现有的资源投资,当然信息技术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开始学习流体动力学的时候,当时有很多东西都没有技术支撑,现在我们可以利用计算机了。我们作为一个小公司可以存在,可以有设计团队可以继续工作,我还是非常乐观的,中国也会有更大的开放度,允许在航空业中有更多创业型公司踊跃进来,我祝愿大家好运。我对这个问题并不没有一个决定的答案,但是我还是很乐观的。

Gina Smith:2001年的时候你们还是非常小的企业?

Richard Searfoss:是的,我有幸参与到这个公司当中。当时很多朋友认为它有政府管制太难了,但是我参与进来了。

Andrew Nielson:在这样的公司并不意味着你自己出去造一个飞机或者火箭,我们做业务的时候更多的想建造一个应用软件,你不可能一开始就和iPhone进行竞争,航空领域也一样。我们有一些平台可以是卫星也可以是其他的具体功能,但是我们在这个基础之上建一些应用,在这个平台上这些应用软件是让我们真正激动的东西。我们可以用一二百万的投资可以建立这样的应用,甚至在亚洲和欧洲可以从应用做起而不是从基础设施做起。

Gina Smith:如果我们要做应用的话,就是利用苹果的IOS就好,或者利用Android就好,在航空领域中也是一样的?

Andrew Nielson:是啊,现在已经有了行业的标准,你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里就可以按照相应的标准自己制作,可以让它的成本做的非常低,可以做到几百美元。

Gina Smith:今天美国已经是不同的国家了,今天的世界已经完全的改变了,对于一些公司来说可能没有办法一开始就做到把你的岳母送上天空这样的成就?

Richard Searfoss: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一些营销和销售的公司,对于一些企业来说刚开始启动资金1000万美元,可能只有很少的人构成,没有政府的支持。最终我们看到像XCOR这样的公司可以实现今天的发展规模,我们可以看到在开始的时候规模比较小,很多人可能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信心,觉得这样小的资金是做不到的,但是今天这个世界发生快速的变化,对于企业自身来说也在不断的拓展,有一些企业渗透到其他的领域中,作成一些跨行业的成功企业。今天很多的企业对社会做出了贡献,我们可以借鉴学习,可以促进我们自身做创新。

提问者:您认为对于中国企业家来说,向天空发射可能吗?

Andrew Nielson:你去Google一下新西兰火箭就可以找到相关资料了。

提问者4: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活动,我非常的兴奋能够参与到峰会当中,听到大家在这里谈航空技术和航天技术,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它对全人类对做出了贡献。我成长的时候是看《未来世界》《星球大战》成长起来的,我开始写故事了,四年前我写了一个爱情故事《天空恋爱》但是我没有找到投资者投资我的电影,我把这个故事发给很多人,由香港的一个人注意到了。

在我这个故事里面他的主角是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在中国举办了一场比赛,选出来赢家可以让他去进行天空旅行。我选了两个主角来自于香港他们得了大奖,但是这家公司却拒绝中国的客户,这也是我为什么钦佩XCOR一直做天空上的创新,而且到中国来做宣传。我想说的是我对你们做的努力表示钦佩,谢谢。

Gina Smith:你们会雇佣他吗?

Andrew Nielson:我们一直在招人,我们在香港有一个公司代理,在上海也有公司代理,我相信肯定有机会,大家想加入XCOR可以通过代表机构或者香港的办公室与我们接触。

Gina Smith:这是非常激动的消息,有一个人通过短信问了一个问题,是否考虑过建立一个主题乐园呢?

Andrew Nielson:是呀,主题乐园也在接触我们,他们想做一个像过山车的宇宙飞船的项目,有人提过这个观点。

Richard Searfoss:在这个方面可以做更多的探索,对于科学研究来说我们可以在太空中做科学研究,但是做生物方面的科研可能比较困难,失重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问题。人们考虑到太空旅行的时候,很多人觉得失重的状态让他们感到兴奋。如果你们真正失重的时候可能感到很有趣,但是更有趣的是从太空中看地球,这是改变你一生的时刻。我们可以在主题乐园里面多玩好几次失重的状态。

Gina Smith:从太空看地球的感受只是你进入到太空中才可以感受的,你会感到真的应该为和平而战,这是一个宇宙观,它跨越了文化跨越了鸿沟。

提问者5:我对Richard Searfoss有一个问题,进入到美国,每个孩子都想成为宇航员,我碰到一个真实的宇航员,我想问一下,你如何从一个宇航员成为一个企业家?中国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宇航员杨利伟,你的教育中有什么样的因素使你顺利的转行?能否向年轻的中国人传授一下你的经验?

Richard Searfoss:我的父亲是一个美国军方的飞行员,我也进入到美国军方,还在小孩子的时候发现所有的宇航员都是军队里面的宇航员,我也加入到这样的行业,我们的大多数同事大家都觉得不愿意到台前发言。但是我例外,我喜欢在公共场合发言,我喜欢在美国的企业界做很多的领导力的发言,我很喜欢技术,也很喜欢在台上发言的时候的感受,将我全身的神经调动起来。过去多年当中,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使命,讲我的体验与更多的人分享,从而让更多人感受到我们工作的重要性。我自身有一个分享的使命,我自己也乐得其中。

Gina Smith:我们还有一分钟的时间,是否还有问题?

提问者6:非常感谢给我这个机会,我是一个志愿者,我的梦想是在孩子的时候成为一个宇航员,非常私人的飞行行业参与者非常有钱,只有百万富翁才能参与,你们XCOR能为我这个普通人带来什么?

Andrew Nielson:我们经常被问这样的问题,现在全球这个行业能够坐飞机从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做发言,航空也是这样的,它的成本也会下降的,如果你有航空飞行的成本像丰田车的成本一样,就会有越来越的人愿意感受这样的飞行体验,从北京到纽约飞行只要45分钟的时间,有可能像今天飞机机票的价格。

当这些都发生的时候,我们可以进一步的降低成本,可以想象一下在天空当中可以利用空间太阳能,不用担心在太空中使用燃料导致污染的问题。在太空中失重的状态可以让我们研制出抗癌的药物,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从一公里1万美元降到1千美元,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可以让每个人的生活朝着更美好的方向改变。

Richard Searfoss:我有两个老师是中等收入的人,他可以买得起这个票,觉得非常的值得。我们可以跟我们的学生共享经验,这是非常好的体验,需要一点钱就可以在太空体验,这个价格也会下降。

Gina Smith:你现在开始卖我们的票了,可以把你的岳母送到太空,非常感谢各位的参与!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7

  • titanboss titanboss
    回复
    0

    坐个大炮仗有意思吗?啥时候飞船装曲率引擎再考虑

    2015-05-30 03:30 via android
  • XCOR---成就自己和他人的梦想。点赞!

    2015-05-29 21:27 via pc
  • 祥云 祥云
    回复
    0

    中国人最浪漫

    2015-05-29 19:51 via android
  • 蒋方周 蒋方周
    回复
    0

    人类必将征服太空

    2015-05-29 18:44 via android
  • 伊人流飞 伊人流飞
    回复
    1

    牛叉

    2015-05-29 15:56 via iphone
  • single single
    回复
    3

    中国人是土豪

    2015-05-29 15:52 via android
  • 人傻钱多速来!

    2015-05-29 14:34 via weibo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